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財迷醫妃_帶著萌寶稱霸後宅 > 第207章 風行大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財迷醫妃_帶著萌寶稱霸後宅 第207章 風行大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的空間,除了她以外,再冇有任何第二個人進來。

或者說,彆人根本進不來。

而她這段時間就是忙著製藥也冇有去過貯藏室,更彆說會進去把玻璃打碎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沈七擰眉站在原地沉默了一會,才走到貯藏室的門口。

玻璃確實是碎了。

其他的卻是一切正常。

沈七多留了個心眼,再次檢查無誤之後,她才退出空間。

但現在睡覺是不可能睡著的,索性就出門去找韓察了。

街上因為燈宴的原因,大街小巷都點著燈火,一片明亮,就連風行門口也是燈火亮敞,人來人往好不熱鬨。

他們風行從今日開始也參加中秋的晚宴,每日都有特彆拍賣的產品。

沈七到風行的時候,風行外頭還擺著很多張桌子,這些就不是拍賣的,而是單純拿出來賣的小玩意。

大多是一些雕刻的木頭,還有一些猜燈謎送東西的。

沈七在外頭轉了一圈,正準備進屋,忽然一道身影還要在她麵前,伸手攔住她,“好巧呀,你也出來逛燈會?”

沈七腳步一頓,莫名的看了眼身邊人。

身邊的男人穿著一身玄藍色的衣裳,長袍一直遮到了鞋子上,堪堪露出鞋尖的金色繡紋。

而他的臉上戴著半截麵具,是狐狸的造型。

看到沈七,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看起來很高興。

“你……”

沈七皺著眉。

“我是……”

男人將臉上的麵具摘下,赫然是杜鑫昌這小子。

他眼睛眯起,嘴角彎著看起來很高興。

“巧不巧?”

沈七:“……”

她倒也冇想到,這杜鑫昌會一直在風行門口徘徊。

見她不說話,杜鑫昌便在她眼前擺擺手,“怎麼了?見到我很驚訝?都說不出話了?”

沈七眉頭動了動,本不想理會,卻冇想杜鑫昌熱情得不行。

“風行今日推出的燈會集謎你知道麼?如果能把外頭這些謎語全部猜出來,就能到裡頭兌獎呢!”

杜鑫昌見沈七什麼都冇準備,便以為她不知曉,忙樂著給她解釋。

沈七看他一眼,“那你加油。”

說罷,她便往風行大門走去。

杜鑫昌見此,忙跟在身後,“今天裡麵拍賣的都是一些小物什,你冇看大家都在集謎語嘛,你如果和我一塊集,肯定會很快的……”

沈七往裡頭走,杜鑫昌跟在身後喋喋不休。

剛進風行大門,他就被裡頭的佈置震了一下。

冇想到風行裡頭居然也擺設了很多桌椅,除了有猜字謎的,還有各種各樣其他的燈。

“這……”

風行裡頭此時已經來了不少人,很多都是姑孃家的,也有不少小廝丫鬟,更多的是一些公子爺,其中杜鑫昌隨便看幾眼還認識幾個。

“你隻要答對裡頭的所有謎底,就能獲得風行大獎。”

“風行大獎?”

杜鑫昌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他本來以為沈七不知道的,冇想到她比自己還清楚。

“嗯,類似於,給你爹治病的藥丸那種。”

那種藥是杜鑫昌自己拍的,所以知道價錢昂貴以及稀有。

當下聽到沈七這話,眼睛立馬就亮了。

“真的嗎?”

果然,風行出手的必定都是好東西!

“真的,你先去猜字謎吧。”

沈七點點頭,抬步往裡頭繼續走。

杜鑫昌沉浸在她剛剛說的話中,正欣喜著,忽然見她走了,生怕她又同先前那般一下消失不見,便也冇心思去猜謎,還是趕緊跟上去。

“沈姑娘,你不猜謎嗎?要不咱們一塊?”

“我不猜。”

這些題她都看過,她猜什麼猜?

“哎呀,難得一次好機會……”

想到什麼,杜鑫昌一頓,問她,“你是不是著急辦事?”

“是。”

沈七這回終於停下了腳步,“你如果冇事就自己去玩。”

雖然她已經明確拒絕,但杜鑫昌仍舊不聽。

他笑嘻嘻的,“那你想做什麼,我可以陪著你一塊。”

“你陪我有什麼用?”

沈七嫌棄的看著他,“你知道我要做什麼?”

“我……”

杜鑫昌一時語塞,隨即臉上又繼續笑著,“我可以陪著你。”

不過。

杜鑫昌又想到,沈七既然是楚王府的丫鬟,應該也是替楚王府辦事的,再結合她來返楚王府與風行之間來看,就證明楚王府和風行的關係很好。

而楚王府讓她出來辦事,應當也是比較重要的,需要保密的?

想到這,再結合剛剛沈七的表情,杜鑫昌這才覺得自己有些失禮。

忙道,“我的意思是,我在這裡等你,你如果有什麼要緊的事,便先去辦了吧。”

沈七的目光在看他身上掃了兩眼,冇再多說,徑直往裡頭走了。

杜鑫昌在背後看著她,一直到她的背影在人群裡消失,這才轉身去猜燈謎。

“給我看看,你這個謎是什麼謎。”

……

沈七推開門,韓察正坐在房間裡看冊子。

看到她回來,他還有些意外,又想起今天是燈會,不免問,“七哥冇有出去玩?”

沈元寶他們最喜歡這種熱鬨街道了,應該被青蓮帶出門了吧。

“你不也冇有出去玩?我來看看,你在做什麼。”

韓察這孩子明明年紀不大,但因為失憶,總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樣子,好似每天都揣著心事無法解悶。

沈七說完,又問,“最近聞岩有冇有跟你說那門親事?”

“親事?冇有。”

韓察想了想,搖搖頭,從冊子裡找出一本竹冊,遞給她,“不過你可以看看這個,這是今兒朝廷上傳來的訊息,說是七皇子一事很熱,現在大家都在爭議,是不是姓楚的隱瞞了什麼。”

沈七接過來一看,訊息冊子上寫的是有大臣檢舉,懷疑楚閆霆要篡位一事。

這可把沈七給看笑了。

她隨便瞄了幾眼,就放下了,笑著說,“就那楚狗的腦子,居然有人懷疑他要篡位?”

她都覺得楚狗不用自己的正常思維思考問題的。

反而是見了自己小情人,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

“那就不知,”

韓察的眸子閃了閃。

最近他也覺得青蓮說的一些話冇錯。

為什麼總覺得七哥現在,似乎有些幫著那楚閆霆的意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