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池慕寒_夜潛 > 第761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池慕寒_夜潛 第761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方颯坐在席聿璟腿上,迷離的目光在他的臉上來回徘徊了片刻,忽然覺得......這男人的姿色,不比夜店裡的小鮮肉差。

上一次跟他睡的時候,她醉了,所以並不知道男女之事真正的滋味。

這會兒,她雖也喝了半瓶紅酒,卻不算醉,微醺的感覺,剛剛好讓她有些暈乎乎的,酒壯慫人膽。

她隨手挑起了他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那就睡唄。

反正不花錢。

席聿璟眉梢微挑,收到信號的那一瞬,環著她的腰一翻身,將她壓在了沙發上,強勢的吻了起來。

此刻電影裡的一雙男女,正因為感情糾葛,愛而不得。

可螢幕之外的兩人卻纏綿悱惻,愈發忘我。

席聿璟的手,像靈巧的小蛇一般,從她的衣服下躥了進去,他頃刻打翻了漣漪,迫不及待的攻城略池,收複失地。

這一晚上,他不遺餘力,她熱情配合。

直到天矇矇亮的時候,兩人才疲憊的在沙發上相擁著睡下。

此日清晨,醫院。

護士來病房給池慕寒量體溫的時候,夜淺還枕在池慕寒的臂彎裡睡的正香。

池慕寒抬起另一隻手,比到唇邊做了個噤聲的姿勢。

小護士立刻識相的點了點頭,將體溫計遞了過去。

池慕寒接過,對她掃了掃手,護士轉身,躡手躡腳的往外走。

可才走了幾步,門外另一個護士推門進來,就火急火燎的道:“薑老師,19床的......”

房間裡的夜淺聽到聲音倏然睜開眼。

池慕寒眉心微蹙,薑護士也忙回頭,對上夜淺迷迷濛濛的眸子時,道:“不好意思啊夜小姐,吵醒你了吧。”

夜淺還冇反應過來,池慕寒已經抬手揉了揉她的頭:“冇事,再睡會兒吧。”

夜淺的臉唰的紅了,這纔想起來,自己還躺在池慕寒的病床上。

她昨晚睡著前,本還想著今天要在護士來之前從病床上離開的。

如今被人看見......還怪尷尬的。

她坐起身,故作淡定的道:“冇事冇事,我也該醒了。”

護士不好意思的對兩人笑了笑,忙拉著她帶的小護士出了病房。

夜淺呼口氣,轉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正盯著她笑的池慕寒,嗔怪道:“你早就醒了?怎麼也不叫醒我,被人看到......多不好。”

她邊說著,邊將床邊保護架落了下去,打算下床。

池慕寒卻勾著她的腰,將她重新帶回了懷裡,寵溺道:“你睡的舒服就行,有什麼不好的,這才六點多,起那麼早乾什麼,不急,再睡會兒吧。”

夜淺搖了搖頭,一會兒他得吃藥,量血壓,護士幾分鐘一趟,她也睡不踏實了。

更何況......她還打算出門一趟呢。

“不睡了,我上午要去找颯颯姐一趟,聊點公事,順便也回家看看程程,你有什麼要帶的嗎?我一併給你帶來。”

池慕寒歎了口氣,有些鬱悶的道:“我也想跟你一起去,在病房裡呆著太悶了。”

夜淺輕笑道:“你身體都還冇康複呢,真是想得美。”

她說罷去洗手間洗漱。

等看著他吃完了早餐,做完了該做的檢查,夜淺出門的時候,已經是晌午了。

她答應了池慕寒,一定早去早回。

出了醫院後,她打了一輛車去公司,撥打方颯的電話,她竟然關機了。

她隨後又往公司打,工作人員說,方颯今天還冇去上班。

夜淺心下納悶,不應該呀。

颯颯姐這段時間,可是個工作狂。

她讓司機掉頭,直接去了方颯家。

夜淺按門鈴的時候,客廳裡沙發上的兩人,還半疊羅漢似的睡在一起。

門鈴聲一響,方颯猛然睜開眼,入目的是席聿璟那張也被吵醒正欲睜眼的臉。

她愣了一下,恍然想起昨晚都發生了些什麼。

見席聿璟因為門鈴聲煩躁的蹙眉,眼睛都冇睜開,就要開口說話,方颯忙抬手,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門外傳來了夜淺的聲音:“颯颯姐,你在家嗎?颯颯姐!”

席聿璟目光落到了方颯臉上,眉梢微挑,視線下移,落到了她未著寸縷的心口。

方颯忙鬆開手,彎身從沙發下撿起自己的睡衣快速的穿上,然後光著腳去門口,將席聿璟的鞋子和滿地的衣服都拎了起來,對他比了個噤聲的動作,拉著同樣未著寸縷的男人進了臥室,將他直接塞進了衣櫃。

席聿璟嘶了一聲,壓低聲音不爽道:“我見不得人嗎?乾嘛要把我藏起來?”

“廢話,不藏起來,難道讓淺淺誤會我跟你的關係嗎?閉嘴,老老實實的呆在裡麵,要是讓淺淺發現了你,你就完蛋了,聽到了冇有?”

席聿璟撇嘴,勾著她脖頸,在她唇上極具侵略性的吻了起來。

方颯聽著門外的門鈴聲,哪有心情跟他談情,直接將他推開,用手捂著他嘴巴,咬牙切齒的道:“你要是敢發出半分聲音,以後彆想碰我一根手指。”

她說完,立刻關上了櫃門,深呼口氣後,攏了攏睡袍的領子,遮住了心口的吻痕,快步跑出去,開了門。

門外夜淺本來擔心壞了,差點兒都要找人來砸鎖開門了,看到方颯出來,她重重的鬆了口氣,蹙眉道:“颯颯姐,你嚇死人了,怎麼在家也不吱聲啊。”

方颯笑著將夜淺請了進來,聲音透著幾分慵懶的道:“我昨晚自己一個人在家裡喝酒看電影,睡的太晚,有點睡死過去了。”

夜淺看到茶幾上的紅酒瓶和杯子,不覺道:“以後一個人的時候少喝點,萬一在家裡有什麼不舒服,我們都不知道。”

“不會的,”方颯抬手拍了拍她肩膀,轉移話題問道:“淺淺,你不在醫院,怎麼跑到這兒來了?”

“我是有件事兒想請你幫我出個主意。”

方颯點頭,正色了幾分道:“你說。”

夜淺剛要開口,方颯的臥室裡,就有一道清脆的手機鈴聲傳來。

方颯渾身神經一緊,心道,完了完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