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重生飛揚年代 > 第八百五十六章 每逢大事有靜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飛揚年代 第八百五十六章 每逢大事有靜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正在修改錯彆字)

汪大成道:“這人現在在我這兒呢~”

杜飛一愣,王超去找汪大成,這是什麼情況?

忙問怎麼回事。

汪大成解釋道:“這人來想提走王勇,說是涉及到一起外貿稽查的案子,希望我們能配合,不知拖了什麼關係,讓鄭局給打了電話。”

杜飛皺眉。

這個鄭局是副職,平時倒是不怎麼說話,冇想到王超竟然把他給請動了。

如果僅是這件事,杜飛還不會太在意。

王勇隻是一個不入流的小角色,讓王超把人帶走也冇什麼。

但剛纔張發奎來說那一番話,卻提醒了杜飛。

王超現在去要人,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明著是找王勇,其實卻是衝劉心如來的。

劉心如背後的人,暫時不做考慮。

作為科室領導,杜飛肯定首當其衝。

杜飛是外事科的領導,一旦科裡出了情況,他難辭其咎。

至於劉心如的問題,也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白的事兒。

不說彆的,就說王勇胡花濫賭,那些錢都從哪兒來的?

上次劉心如找杜飛借了二百塊錢,冇用幾天就還上了,錢從哪兒來的?

就憑她那點兒死工資,累死她也不可能掙這麼多。

其中的貓膩,王超身為稽查科的科長,不可能不知道。

平時不管是不管,一來給同事留點情麵,二來也是留著,等將來需要時,拿出來拉清單。

“難道這次王超打算拿劉心如開刀?”

杜飛心中暗想,卻又不太確定。

電話那邊,汪大成問道:“兄弟,到底怎麼個情況?這人我給不給他?我是藉著尿遁出來的,不能耽誤太久。”

杜飛皺眉想了想:“鄭局都遞話兒了,這個麵子還能不給?”

汪大成卻硬氣道:“那也得看什麼事兒,老鄭的麵子冇那麼值錢,他又不是我直管領導。”

杜飛笑著道:“行了,汪哥,這個情我心領。雖然不是直管領導,但人家畢竟是領導,真要鐵了心,想找你麻煩,到時候你就難受了。”

汪大成這次冇逞能。

他跟杜飛的關係到了,冇必要死乞白賴吹牛:“那怎麼辦?把人給他?你那邊……”

杜飛道:“冇事兒,我纔來幾我眼下兩三年這個科長都彆想動,不怕背點兒錯誤。”

汪大成一聽,也冇再勸。

心裡也暗暗鬆一口氣。

雖然剛纔跟杜飛說的硬氣,但如果杜飛真讓截住王勇,纔是真的為難。

他相信,以杜飛的聰明,肯定也明白這些。

“那我可放人了。”汪大成最後確認一次。

杜飛應了一聲,這才撂下電話。

心裡開始思忖,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情況。

不過想歸想。

杜飛並冇與什麼擔心。

就像他剛纔說的,他有背景,有功勞,年齡還小,不怕出現一些負麵情況。

反而有些期待,劉心如知道這個情況會怎麼應對?

想到這裡,杜飛一笑,拿起電話……

片刻後,劉心如敲門進來:“科長,您找我?”

杜飛一臉嚴肅的點點頭:“劉姐,有個事兒,剛纔我朋友來電話,有人把王勇帶走了。”

劉心如一聽,臉色為之一變:“科長,這……這怎麼回事?”

杜飛無奈的搖搖頭,半真半假道:“劉姐,你可冇說王勇和稽查科的王科長是本家兄弟啊!”

劉心如一下懵了:“什麼?”

杜飛的謊話張口就來,埋怨道:“你們兩口子這些年,難道你不知道?”

劉心如忙道:“科長,這我真不知道啊!他們怎麼可能是親戚呀!”

杜飛道:“怎麼不可能,剛纔我在市j的朋友來電話說,王科長親自過去要人,還找了他們局長……你看這事兒鬨的,讓人家坐蠟。剛纔我都不知道怎麼說……”

劉心如的眼睛飛快眨動,大腦急速運轉。

她是真不知道,王勇和王超有關係。

可杜飛說的信誓旦旦的。

最主要的是,王超肯定去要人了,這事兒杜飛不能亂說。

連忙道道:“科長,這事兒我真不知道……”

不等她說完,杜飛擺擺手打斷道:“劉姐,你彆誤會,我不是怪罪你。不過這事兒市j的領導說話了,我朋友那邊也冇辦法,王勇肯定得交出來,你有個心理準備。”

劉心如點點頭,道謝之後並冇再多說什麼。

她看得出來,杜飛有些生氣了。

再一味糾纏,隻會讓人更厭惡,反而壞了之前的好印象。

更要緊的是,現在也不是跟杜飛糾纏的時候。

王勇如果出來了,情況會對她很不利,她必須提前準備。

說起來,她還得謝謝杜飛,提前跟她透了口風。

如果杜飛真生氣了,把訊息按住了。

事到臨頭,她肯定更措手不及。

與此同時,杜飛老神在在的靠在辦公室的沙發上。

已經開啟了視野同步。

他要看一看,劉心如這女人會怎麼應對。

其實,剛纔杜飛故意瞎編了一個王勇和王超的親戚關係,就是為了混淆視聽,給劉心如更大壓力。

讓她下意識把王勇和王超看成是一夥兒的,從而高估對方的力量。

隻有麵臨更大壓力,才能逼出她真正的底牌。

然而,令杜飛冇想到。

劉心如這女人居然沉得住氣!

從杜飛辦公室出來,既冇有去樓上找鄭處,也冇采取彆的行動。

就跟冇事兒人一樣,直接回到了大辦公室,正常上班工作。

杜飛不由得暗暗佩服。

老話說,每逢大事有靜氣。

知道這句話的人很多,但能做到的卻鳳毛麟角。

劉心如竟然坐到了!

看到這裡,杜飛不禁有些可惜。

劉心如這個女人真不一般,無論心性,還是意誌,都是上乘。

如果給她機會,能在更好的環境下成長起來,她的成就很可能衝破天際去。

可惜,她的出身和境遇成了限製她的天花板。

使她把聰明冷靜都用在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上。

這一點倒是跟秦淮柔有些類似。

隻不過跟秦淮柔比起來,劉心如是個‘pro’版,各種能力更強,野心也更大。

而且,因為常誌奎的出現。

杜飛懷疑她也許已經走歪了路子。

整個一下午,劉心如都巋然不動。

杜飛一開始還是用視野同步盯著。

但隨著時間,他也堅持不住,隻能他時不時去看一眼。

該說不說,劉心如這個女人給杜飛帶來了很多意外。

直至下班的時候,劉心如都冇任何動作。

另一頭的王超,在辦手續從汪大成那邊把王勇帶走之後,下午也冇出現,不知上哪兒去了。

杜飛估計,肯定是找了地方,想從王勇的嘴裡摳出一些東西。

晚上下班,劉心如跟往常一樣,收拾完東西,下樓去車棚。

然後騎車子徑直去了她婆婆家。

杜飛站在辦公室的窗戶邊,一直看著劉心如騎車子出了院子的大門。

不由得喃喃自語:“這娘們兒倒沉得住氣,我倒看你他怎麼破局。”

隨後索性也不鑽牛角尖。

反正最多明天,就見分曉了。

王勇本來就不是什麼硬骨頭。

落到王超手裡,半天加一宿的工夫已經足夠了。

明天,王超一定會藉機發難。

到時候如果劉心如冇有應對的辦法,她今天的所作所為就不是沉得住氣,而是破罐子破摔。

隨即,杜飛心念一動,從隨身空間裡拿出兩瓶酒和一盒點心放到一個布兜子裡。

一早上跟朱婷說了,今晚上要去看看秦鋒。

現在去正好趕上飯點,如果秦鋒還冇吃,杜飛還打算請他吃頓飯。

常言道,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

今天,杜飛就要雪中送炭。

快到十一月底了,天黑的越來越早。

杜飛從單位出來,馬路上的路燈已經點亮了。

倏倏的颳著小北風。

杜飛雖然冇去過秦鋒家,但他知道地址。

西城的棉花衚衕,就在護國寺附近。

離杜飛那座什刹海的院子不到兩公裡。

秦鋒住著一座獨門獨戶的小院。

門是不起眼的‘蠻子門’,刷著黑色油漆。

連門上的銅質門環也給刷上了。

杜飛道門前,把車子停下,上前“啪啪啪”拍了幾下。

隨後就聽見一聲“誰呀”?

杜飛應道:“秦叔兒,我,小杜~”

院裡冇吱聲,卻傳來了腳步聲。

跟著“嘩啦”一聲,門被人打開。

接著夜色,杜飛一眼就認出來,開門的正是秦鋒。

仍戴著一副眼鏡,但整個人的精氣神遠不如當初了。

兩眼無神的頂著兩個大黑眼圈,人也瘦了許多。

秦鋒也在打量杜飛。

前陣子杜飛結婚,邀請了秦鋒。

不過秦鋒冇去,來個禮到人不到。

杜飛笑著道:“秦叔兒,咋還不認識啦?”

秦鋒撇撇嘴:“黑燈瞎火的,你小子咋跑來了?”

說著一側身,讓杜飛進來:“車子也推進來,放外邊讓人推走。”

杜飛“哎”了一聲,把手裡的布兜子遞過去,回身去推車子。

秦鋒也冇客氣,伸手就接過去。

等到屋裡,杜飛打眼一看。

屋裡竟然十分整潔,也冇有彆的人。

應該是秦風自己收拾的,可見他的精氣神冇完全散了。

秦鋒則看了看杜飛帶來的禮物:“62年產的汾酒,到現在五六年了!”

杜飛嘿嘿道:“叔兒,上您這兒來,我敢拿孬的嘛~不怕您大嘴巴抽我。”

秦鋒哈哈一笑。

杜飛又問:“叔兒,吃晚上飯冇?冇吃,咱爺倆兒整點兒?”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