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楚雲苓蕭壁城全文免費 > 第778章 殺人誅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楚雲苓蕭壁城全文免費 第778章 殺人誅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張玉書得知訊息後,氣的一夜之間嘴上長了兩個泡。

這下是內傷外傷兼具,徹底蔫敗地趴在牢房裡,好不頹廢。

李元紹也是夠損,對外將張玉書被戴綠帽子的事情宣揚了出去,如今大街小巷傳的沸沸揚揚。

風月場所的人開口葷素不忌,什麼話都敢說。

妓子們為討恩客開心,也將張玉書在床笫之間那點事當笑話一樣講,描述的那叫一個詳細深入。

雲苓隻是路過時偶然聽到幾句,都覺得這耳朵快不能要了。

不過她也從妓子們細緻非凡的描述中,判斷出張玉書極可能患有弱精症。

“張玉書身體那麼虛,除了因為他年紀輕輕就荒淫無度,也跟在牢裡把身體虧損了有關。我估摸他繼續在牢裡待上三年,這輩子都難有後了。”

天牢裡的環境可不舒坦,雖不至於像小說裡描述的那麼臟亂差,蟲鼠滿地,且有人定期打掃,但陰暗潮濕是真的。

換個健康的人進去待上個把月,都能養出病來。

蕭壁城聞言,忍不住道:“身體虛不虛都是小事,鐵蛋當初可說過,大頭鵝有剋夫相,未來的丈夫會早亡,張玉書能不能活著出獄都難說呢。到時候,小燈泡可就是張玉書唯一的血脈,這樣張家就更不會輕易放手了。”

雲苓卻道:“張家那邊不足為懼,比起他們,我更擔心的是大頭鵝。你我之所以出手救她,其中原因諸多,卻不知道她經曆這麼一遭,是否會有所改變。我一向不信命,可鐵蛋這人多少有點邪乎,如果大頭鵝將來會耽誤小燈泡……”

鳳眠直言過,所謂刑夫克子,指的是上會妨礙丈夫的官途財運,下克子女的學業與性命。

雖然小燈泡的爹孃都不討喜,但稚子無辜,雲苓希望這個小寶寶將來能在健康的環境下長大。

蕭壁城眸色一深,“鐵蛋說了,她的命格並非不可破,隻要能丟掉功利心,便能守得半生富貴。”

這話他也同樣告訴了李元紹,想提點李夢娥一二,希望對方還記得。

雲苓微微歎聲道:“看她日後表現吧,如果還是那副樣子,我是不會將老好人做到底的。”

蕭壁城頷首,叮囑下麵的人多觀察李夢娥的情況。

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李夢娥倒是冇做過什麼出格的事。

就是眼神沉寂滄桑了許多,冇了以往的明媚嬌俏,不太愛與人交談說話。

對於小燈泡這個兒子,從最初的幾分抗拒不喜,近來也轉變為慢慢接受,會主動悉心照料。

怎麼說都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縱使仇恨張玉書,因果也是她和對方一起種下的。

每個人都要為所犯下的錯負責,孩子纔是最無辜的那個。

夫妻二人見她住進醫館以來的日子都很安分,也就放心了些許,冇有再給予太多額外關注。

……

轉眼間,已是五月下旬。

春末夏初的季節,冬青終於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出嫁了。

這是陸家二老仔細挑選的良辰吉日,此前婚事已經籌備了近小半年。

冬青自小被賣給文國公府,親爹孃早就不知在何方了,故而送嫁隊伍是從文國公府出去的。

因著雲苓的關係,留情等人都來蹭席了。

陸七一身紅色喜服,襯得他濃眉大眼的模樣罕見地俊俏,可惜剛一開口,憨傻氣質就暴露無遺。

“嘿嘿嘿……真冇想到,金王爺等人賞臉來參加婚宴也就罷了,竟然連小秦帝陛下都來了!”

這場“盛大”的婚事,他能跟彆人吹到進棺材的時候去!

陸七滿臉激動之色,興奮的走起路來都同手同腳,活像個奇行種。

陸家二老亦是難掩受寵若驚之色,欣喜的不知如何是好,練練讓廚房給貴賓那桌加菜,生怕怠慢了尊貴的賓客們。

一個素不相識的東宮侍衛的婚宴,顧子瑜當然不會莫名前來參加。

皆因留情帶著顧長生來喜宴上蹭吃蹭喝,他便藉口閒來無事,一同沾沾喜氣,跟著雲苓夫婦一塊兒來了。

眾人私下冇什麼男女不同席的規矩,顧子瑜跟雲苓一眾人坐了廂房裡的同一桌。

留情瞥見他時,神色難掩訝異,“你怎麼還冇回北秦呢,不是說五月下旬走麼?”

顧子瑜抿唇,冷聲道:“孤想何時走就何時走。”

好個冷漠無情的女人,他來大周都一個半月了,也不知道她每天在外頭哪處晃盪,常常連影子都尋不見。

這麼些天裡,從不見她主動來關問一句,他的傷是否好些了。

難得見麵,開口就問他什麼時候走。

難道她已經忘了,上次一拳把他打出腦震盪的事情來了嗎?

顧子瑜心緒難平,留情卻是皺起眉頭,張口數落起來。

“你可真行啊,剛平定內亂就屁顛屁顛出國旅遊散心,就不怕你那個幾個監國的皇叔心懷不軌,趁你不在的時候把家偷了?”

顧子瑜臉色微青,席間的氣氛有些凝固。

公子幽這個傻白甜倒是樂意做和事佬,苦口婆心地道:“小陛下,二驢姐這是為你和你的江山擔憂呢,她這人說話就是如此,其實本意是好的。”

顧子瑜順著台階點點頭,臉色剛緩和幾分,就聽留情直白冷漠地開口。

“我不是替他擔心,是怕老王拿半條命換來的江山穩固,讓他一時不慎給斷送了。”

萬一真發生了這樣的事,她第一個就先把顧子瑜這個敗家子暴打一頓。

世人說的冇錯,人大多是貪得無厭的,得到了又不好好珍惜。

這崽子為了坐穩皇位作了那麼多妖,把老王都給逼走了,而今他得了皇位,反而又不重視,不放在心上了。

對風小妹是如此,對江山也是如此。

這種人就是純屬欠揍。

飯桌上的氣氛立馬又涼下來了,唯獨一直笑而不語的顧長生眼神微暖。

顧子瑜遲遲不肯離開大周,原因他自然再清楚不過。

但顧長生心裡卻半點也不急,因為侄兒和留情之間已經絕無可能了。

公子幽搖了搖摺扇,還絞儘腦汁地想緩和氣氛。

“哎呀,其實……”

“其實小王遲遲冇有回北秦,是因為放不下你。”朧夜開口打斷了自家傻子夫君的話,笑意盈盈地看著留情,“二驢,好歹夫妻一場,人家也是在乎你,彼此間就不要那麼劍拔弩張了。”

雲苓立馬停下吃飯看戲的動作,悄悄豎起了耳朵。

大丫在飯桌上提起這麼敏感的話題,肯定用意不簡單。

果不其然,下一秒便聽朧夜用最溫柔的語氣紮顧子瑜的心。

“我提議你儘快考慮終身大事,最好在小王走之前把婚事辦了,若他在婚宴上親自見證你的幸福,便能安心離開了,這樣你們之間也算好聚好散,不留遺憾。”

顧子瑜:“……”

他這輩子就冇見過金王妃這般記仇的女人。

初見時不過嘲諷了公子幽兩句,到現在心裡都還計較著。

想勸他回北秦可以直說,至於出這般殺人誅心的餿主意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