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從神探李元芳開始 > 第九百九十三章 章??杭?そ鴯?鶩觶?講潘藍?蘚叮? href=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從神探李元芳開始 第九百九十三章 章??杭?そ鴯?鶩觶?講潘藍?蘚叮? href=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大金使節團在此,請開城關!”

來到山海關前,完顏渾黜策馬上前,用苦練的漢話高聲喊道。

梁世傑俯視下方,落在那隊列整齊的金人騎兵上,吩咐道:“去告訴這群金人,到達此處就可以止步了,接下來是我燕境,自有燕軍將士護送。”

禮部官員很快傳令,但完顏渾黜卻不理會,再度靠近城牆,仰首朝上喝道:“我等奉大金皇帝之命,護送趙宋宗室歸祖,定要確保前朝宗室平安抵達,才能返回!”

城樓上的人頓時變色,這話豈不是暗指燕廷會謀害前朝宗室?

梁世傑也不讓麾下傳達了,直接朝著下方開口道:“閣下不必危言聳聽,使節團入燕,自會安全抵京,我大燕至尊仁德愛民,爾等弑殺他國君王的金人,不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完顏渾黜臉色沉下:“你是誰?擔任何職?”

梁世傑道:“在下禮部侍郎梁世傑,奉命前來迎接使節團,閣下是何人?”

完顏渾黜道:“我是使節團副使完顏渾黜。”

梁世傑冷聲道:“閣下既為副使,請正使出麵說話!”

完顏渾黜指著不遠處端坐在馬上的完顏構道:“這位趙宋皇子,就是此行正使!”

完顏構早就準備多時,從小在馬匹上長大的他控製著馬匹,也來到城關下麵,稚嫩的聲音響起,姓氏又適當地變了回去:“吾乃趙構,金人武士保護我趙氏宗族安全,讓他們一起入城!”

梁世傑皺起眉頭,喝問道:“荒唐!如此年紀的稚子,豈能為正使?”

“有誌不在年高,我金人願意認這位小郎君為使者,難道還要經過燕人允許?”

完顏渾黜大聲道:“梁侍郎,你口口聲聲說確保趙宋宗室安全,可有詔令文書?”

梁世傑抿了抿嘴,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寫下來,再說這群宗室許久不歸國,車馬勞頓,一個不慎病倒幾個,那還說不清楚了……

他不再理會完顏渾黜,對著那馬匹上的小孩子道:“趙小郎君不必擔心,今康國公正是前朝簡王殿下,你的嫡親叔叔,這位國公爺生活在燕京多年,安定自在,趙氏宗族來此也有妥善待遇,你不必擔憂!”

在梁世傑看來,這孩子顯然是被金人推到台前,特意教授了幾句話,隻要不與金人糾纏,專門說服,自能占據主動。

不料完顏構一心為金,可不好糊弄:“既有我的叔叔在此,請他出來相見!”

梁世傑微微凝眉,看向身側一人:“張俊,你將康國公的書信,去交予趙氏宗室辨認。”

自從知道趙宋皇室要迴歸,那位康國公就閉府不出,連最喜歡的賽馬都不看了,更不願意前來迎接,顯然不希望與趙佶的家人扯上關係。

朝廷也不強迫,隻是讓他寫一封書信,再派侍從隨行,此時正好用上。

張俊正是靠著點評賽馬,得到趙似青睞的親隨,此番前來正尋求立功的機會,聞言心頭大喜:“遵命!”

他下了城樓,從小道出了城關,大踏步地來到使節團前,昂然道:“康國公書信在此,請趙氏宗室過目!”

完顏渾黜冷笑:“隻有書信,未見其人,怎麼知道不是假的?”

張俊不慌不忙:“請趙氏族人辨認便是。”

完顏構伸手想要接,張俊卻冇有給:“這位少郎年歲尚小,恐怕北至金地時,還在繈褓之中吧?康國公筆跡如何認得?還是請彆的趙氏子弟來此!”

完顏構瞪起眼睛,露出怒意,完顏渾黜更是握住了腰刀:“你說什麼?”

看著這一個個凶神惡煞的金人,張俊心中有些驚懼,但想到背靠大燕強國,腰桿又挺直起來:“請年長的趙氏子弟,辨認康國公書信!”

雙方對峙片刻,完顏渾黜鬆開刀柄,擺了擺手:“帶人過來!”

被擄到北地的,還有衛王趙俁和定王趙偲兩家,後者水土不服,病死在遼東,此時衛王趙俁上前,展開書信,看著看著淚水就滾滾而落:“是十三哥的字跡,他過得很好,過得很好……新君仁德啊!”

完顏渾黜陰聲道:“恐怕不見得吧,我大金皇帝令趙宋宗室歸國,以表達善意,結果燕廷卻因使節團護衛兵力,阻擋在城關之外,我等區區數百人,難道還會在出使時奪關不成?如此膽怯行徑,令各國恥笑!”

完顏構立刻幫腔,用童真的聲音道:“是啊!燕國怎麼這般膽小,不是男子漢大丈夫所為!”

張俊麵無表情地聽著,回到城樓上,將話語原封不動地轉達,並且附上自己簡短的評價:“依屬下之見,金人有詐,不可輕信,那趙氏小郎君更是一心認金,來者不善!”

“前朝末帝死於金人手中,冇想到其子居然認賊作父,當真是笑話!”

梁世傑不屑地搖搖頭,謹記擔當二字:“我大燕強盛,靠的是文治武功,四海賓服,而不是妄自尊大,一己虛名,告訴部將,國事為重,天職所在,若金軍不撤,這群趙宋宗室便不可入關,出了何事,我一力承擔!”

眾人領命:“是!”

眼見如此激將,山海關還是巋然不動,完顏構鼻翼皺起,小臉上浮現出幾分猙獰:“射死燕賊!破關之後,定要拿箭射死這些燕賊!”

完顏渾黜眼神陰沉下來,卻是驚駭於燕廷官員的堅持,也明白趙宋是真的不成了,亡國纔多久,皇族宗室的名頭就冇什麼影響力了……

不過完顏阿骨打也關照過他,如果不能以使節團的名義,讓金兵不受阻礙地入關,那就退而求其次,以護衛的名義將少部分強兵悍將送入便可。

所以完顏渾黜做了個手勢,讓手下稟告不遠處等待的先鋒軍,準備硬攻,同時對著完顏構低聲道:“小王爺,八百騎兵不可入,一百護衛由你提出,如果燕國再不肯,那就威嚴掃地了!”

完顏構點頭,上前高聲叫了起來:“燕國官員,你們若是擔心數百金人,一百侍衛如何?這樣的護送,總歸無礙了吧?”

完顏渾黜也下令:“退後!”

隨著一聲令下,八百騎兵中的絕大部分往後撤去,隻留下百人左右,護衛在身邊。

城樓之上,燕廷官員麵色舒緩。

正常情況下,即便是敵對的國家,若有使節團出訪,帶領侍衛數百也是正常,但金人精銳強悍,擅長以少敵眾,梁世傑才如此謹慎。

實際上他也不認為金國會發動戰爭,對於此次出使,朝堂之上大部分官員的見解,是金國在朝鮮半島的失陷和國內動盪的亂局下,期望於外交罷手言和。

如何不亢不卑地將前朝宗室接回安置,以展示大燕仁德寬宏,纔是此行的要務。

“既然這群蠻夷知進退,放他們進來便是……”

梁世傑點了點頭,視線又落在下方:“金人推出一個稚子作為代表,手段卑劣,然我泱泱大國,豈能容不下一個孩子?接下來要盯住此子,詳細教導,引回正途!”

“此子已無藥可救,若不除之,整個宗室都要被其葬送!”

然而相比起城牆上的梁世傑還抱有奢望,趙宋宗室的人群裡,作婢女打扮的孫二孃來到王皇後身邊:“還請聖人早作決斷!”

王氏低聲道:“我已非皇後,不必稱我為聖人……”

孫二孃聲音同樣極輕,但語氣淩厲,那股凶狠戾氣,是養尊處優的宮人如何也具備不了的:“皇後還在意這個?你莫非不知,接下裡跟著我們入山海關的一百金人侍衛,都是精銳中的精銳,章公斷定,他們是假借使節團之名,想要裡應外合,奪取邊關,再入侵中原大地,到那個時候,你們都是罪人!到底做不做?”

王皇後聞言歎了口氣,緩緩地道:“那就按照章公之言,誅殺金賊!”

孫二孃點頭:“得罪了!”

話音剛落,一把匕首就抵在王皇後的脖子上,同時另一隻手將站在邊上的趙桓也給帶了過來,孫二孃厲聲道:“統統停下!”

“怎麼回事?”

這一下爆發的太過突然,所有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尤其是四周的金人武士。

完顏渾黜都從完顏構身邊離開,怒聲嗬斥道:“你做什麼?快快放下她們!”

有了完顏構,其他趙氏宗族人員對於金人來說,其實已經可有可無。

但再不關心,這個皇後和嫡長子也是宗族裡麵的核心人物,不容有失,尤其是山海關即將開啟城門的關鍵時刻。

“金賊,你們想要利用我等奪關,做夢去吧!”

然而就在孫二孃一句話,說得完顏渾黜等金軍將領勃然變色之際,真正致命的襲擊來了。

“拿來吧!”

一個黑炭般的大漢陡然撲到馬匹上,探手奪過一位金兵手中的大斧。

慣用的雙板斧冇辦法帶到使節團中,但李逵早早盯上這柄雙手大斧,此時有心算無心之下,瞬間奪下武器,然後順手一劈。

淩厲的寒光閃過,金人的頭顱騰空飛起,在天空中舞出一片血雨,飄灑在眾人頭上。

即便是身經百戰的金軍,都不免有了一瞬間的愣神,然而李逵已經在血雨中,大踏步地朝著目標衝出。

“不好!保護小王爺!”

反應最快的還是完顏渾黜,從馬鞍側麵拔出長槍,拍馬迎上。

“死吧!”

李逵乾脆了當,斧頭劈下。

作為能成為金國開國功臣的完顏阿骨打親衛,他的武藝不俗,一槍似緩實急,正好刺在斧背上,將力道巧妙地卸下。

李逵根本不知何為收力,大斧順勢下擊,為地麵平添了一條猙獰可怖的傷口,濺起的碎石飛打在完顏渾黜臉上,如燒灼般疼痛。

這位金將眯了眯眼睛,就知道不好,條件反射似的舉槍一迎,就感到一股凶狠至極的勁道轟了過來。

“嘭!!”

這一下強強碰撞,平地裡渦卷出一股氣流,奔騰狂野。

完顏渾黜痛哼一聲,虎口開裂,李逵餘威不減,斧刃劃了一道圓弧,向其胸口斬去。

“呲啦——!!”

伴隨著令人牙酸的聲響,完顏渾黜的盔甲被斬得碎裂,狂噴出一口鮮血,當場被這記重斧打得飛了開去。

“你們比之金陵時,弱得太多了!”

李逵哈哈大笑,發了狂性,大踏步地衝向完顏構,途中也不管是誰,看人就砍。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眼見一個個金兵被他砍倒在地,杜充瘋狂逃竄,卻哪裡避得開這位黑旋風,斧影閃過,腦袋被劈成兩半,都直接砍到了胸腔。

“皇伯伯救我!!皇伯伯救我!!”

而看著這一股漆黑的旋風颳到麵前,完顏構更是嚇得魂飛魄散,之前的猙獰消失得乾乾淨淨,隻剩下滿臉的淚水。

可那蒲團般的黝黑大手,依舊捏住他小小的腦袋,冇有片刻遲疑,向著地上狠狠摜去。

啪嘰!!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