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獨尊星河 > 第九百八十四章 最終之戰,永恒之秘(大結局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獨尊星河 第九百八十四章 最終之戰,永恒之秘(大結局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天地之間,一片的清靜,所有人愣愣的看著麵前,看著麵前這無儘空無,已經看不到任何的魔物,再也感受到任何腐朽的世界,他們都是愣住了。

一切的變化,太快太快,讓他們真的無法接受,根本就冇有接受的辦法!

曾經時刻,那麼的瘋狂,可是麵對已經幾乎完全醒來的魔物之主,他們卻冇有了任何的辦法。他們,隻能看著陸峰,他們的信仰陸峰在最終的時刻,漸漸的隕落。

或者,就是徹底的隕落吧…

但是,他們又是冇有想到,又是無法想到!

陸峰那莫名其妙的咆哮,那無儘時空之中,最偉大無絢,卻又是絕代風華的最終一劍竟然就這樣的出現了。

可是,依然冇有頑疾,因為,浮屠的最終威能,徹底的動盪了…



“結束了嗎…”

“結束了嗎?!”

“一切,真的就這樣的結束了嗎?!”

無數人喃喃自語,他們是仙王強者,為一個時空之中偉大的存在,可是此刻,他們卻紛紛呆滯,無法相信出現的一切。

可是當他們看向那十八尊無上主宰的時候,卻都是沉默了。

因為此刻,十八尊無上主宰,隻是靜靜的看著前方,看著那,讓人無法形容的一幕…

不知道在什麼時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在那遙遠的地方,或者,就是在那宇宙終點的地方吧。一柄古老的長劍靜靜的存在,那柄長劍,之前的時候他們曾經聽說過,而剛纔,他們更是見過,諸多的存在知道,如果不是最後時刻,這長劍的存在幫助,那麼魔物之主,根本就不可能徹底的湮滅的。

長劍,眾人已經不會在震撼疑惑。可是在長劍的旁邊,那靜靜的身影,卻是讓他們,呆滯了…

“那是,那是…”

“那是始祖,那是人族始祖,那是新帝陸峰嗎?!”

很多人,都是看到了在長劍的旁邊,一尊靜靜站立,卻冇有任何表情的無儘殘破的身軀。

那,就真的是身軀的存在,是一尊無比古老的身軀,從這身軀之上,眾人感受到的,是一種偉大,是億萬的怒吼,是無窮無儘的加持,是一種最終全部生靈的熔鍊啊!

這,不是陸峰!他們都是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這絕對不是陸峰!

可是,可是,可是!

可是他的麵容,卻是和陸峰,一模一樣,卻完全就是陸峰的麵容啊…

這一瞬間,眾人開始尋找陸峰的身影,終於,他們看到了,他們看到了那尊艱難的站在古老身影之前,無儘沉默的陸峰…

真的,是有兩個陸峰,有兩個完全一模一樣長相的陸峰…

沉默,此刻所有人,都是沉默。很多聽說過古老傳說。被八大聖主召喚而出的逆天英靈,此刻似乎想到了什麼。他們的神色間,都是震盪,永恒的震盪。

他們看著那尊身影,那尊已經失去了任何生命氣息的身影,猛然間,都是跪拜了,同時,都是跪拜而下了!

“見過,您…”

“見過,您!!”

“見過,您啊!!”

您!就是您!

眾人,不知道他叫做什麼,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麼。可是他們卻知道一點,那就是他們要以最虔誠的您去稱呼他!

因為,就是他,守護住了無儘的生靈。

在人們的口中,他,就是‘他’…

這一刻,無數的存在都是跪拜,都是虔誠的信仰,都是最真誠的跪拜!

在他們的眼中心中,‘他’就是最偉大的存在!當初仙魔時代隕滅的真相,他們已經知道了。這些存在知道,如果不是‘他’最後時刻,用自己的生命昇華封印了此地,那麼或者,一切和一切都要徹底的泯滅,再也不複存在了…

可是說,正是‘他’的存在,幫助無儘的生靈,守護了最後的希望啊!

此刻,他們在看到這身體的一瞬間,終於完全的明白,徹底的明白了過來了…

原來,原來,一切,當初的真相,竟然是這樣的…

“燃燒了靈魂,用自己的靈魂封印了時空!”

“引動戰軀,用自己的身體,鎮壓了無上魔主!”

“您,用自己的全部,守護了無儘的生靈啊…”

許多的存在,熱淚盈眶,他們真的在顫抖,真的在動盪,他們,真的在為了他的存在,而出現無儘的悲痛啊!

十八尊無上主宰,緩緩的歎息,下一刻,他們輕輕的走動,終於,來到了那邊陸峰的身邊。

看著無儘沉默的陸峰,十八尊存在,沉默了。

終於,三皇五帝向前,看著陸峰,他們緩緩的說出了自己心中的話語。

“陸峰,曾經,是我們錯怪你了…”

“當初的你,或者真的走錯了,你犯下了天大的錯誤,如果不是你,那麼這魔物之主是不會醒來,這個宇宙,是不會危險的。”

“但是此刻,我們明白,我們徹底的明白了!”

“曾經發生的事情,未來,都是將會發生的,一切,還是將時間提前了而已。其實一切,都不是你的過錯!”

“可是你,為了彌補自己的錯誤,選了最終極的道路,你選擇了,用自己的一切去贖罪,去封印,封印這無窮無儘的魔物!”

“您,不愧是,眾生的信仰…”

在看到此刻這冇有了靈魂氣息波動的軀體的一瞬間,三皇五帝已經明白了,他們已經明白了當初,真正的發生的一切了…

十八尊無上主宰,輕輕的歎息,對於‘他’的傳說,真的太多太多了,雖然都是那麼的神秘。可是‘他’的偉大,卻是真正舉世公認的!

而如今,他們終於明白了,徹底的明瞭了。

陸峰,就是‘他’!

或者說,就是‘他’的轉世之身吧…

曾經的‘他’,為了無儘的生靈,選擇了自我的犧牲,化作永恒的守護,而如今,在‘他’轉世之後,依然以陸峰的身份再度歸來,為了將魔物之主徹底的封印,他甚至連自己這一世的生命,都要徹底的失去了。

陸峰的做法,贏得了三皇五帝內心是深處,真正的諒解…

此刻,所有人都是靜靜的看著陸峰,可是始終,陸峰都是沉默,無比的沉默。

他的眼中,似乎已經失去了焦距,隻是,靜靜的看著前麵,靜靜的看著那充滿了無窮斑駁痕跡的身軀。

終於,陸峰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中,緩緩的,開口了…

“你,還是不肯放棄嗎…”

“放棄,怎麼可能放棄呢?!我等待了那麼更久的時間,我傾注了一切的力量,佈下了驚駭時空的絕世大謀,就是為了等待這最後的時刻。我怎麼可能放棄呢!”

“那麼,為了那個虛無縹緲,你就要犧牲全部嗎?!為了**,你真的就要犧牲全部嗎!”

陸峰不斷的自言自語,讓所有人,都是迷惑不解,終於,陸峰出現了一種大笑,一種瘋笑,一種狂笑!

這一刻,他的身軀猛然直立!

為了對抗最終的魔物之主,他的身體,已經腐朽,他的力量,已經消失。可是這一次次,當陸峰猛然直立的瞬間,卻彷彿昏沉的天地被徹底的撐起!

這就是脊梁,撐起了時代啊!

陸峰,依然還是那種最瘋狂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是我,你說的冇錯,或者說,我說的冇錯,其實,就是我,一切的根本,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我啊!!”

眼見,有著無數的血淚滑落,這一瞬間的陸峰,是那麼的淒涼,讓人絕望。終於,就在所有人震盪一刻,陸峰的眼中,出現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光輝。

隱約間,眾人就看到了陸峰的身軀之外,緩緩的出現了另外的一道身影,那,還是陸峰,那是靈魂體的陸峰。

看著那道虛影,諸多的存在微微皺起了頭,可是下一瞬間,他們卻不得不退避到了久遠之外。以為此刻的陸峰,真的已經恐怖到了一種無解的程度之中了!

雖然是那麼的斑駁,雖然充滿了慘重,可是陸峰真的就是已經半步進入到了永恒領域的存在,是比之他們還要恐怖一個級彆的偉大存在。

所以,此刻陸峰散發而出的威能,真的就是讓諸多的生靈,驚恐顫抖了!

看著那虛幻的陸峰,久遠之外的諸多生靈,久遠之外的十八尊無上主宰都是出現了異樣的色彩。因為他們認出來了那是什麼東西!

“那是,陸峰的第二元神!”

作為禁忌之王,陸峰的無上神通,就是雙魂啊!

冇有人明白,此刻為何會將第二元神召喚而出。不過這樣的疑惑冇有持續多久,因為下一刻,陸峰竟然就這樣,在無數生靈的麵前,將這第二靈魂,徹底的湮滅了…

湮滅,真的就是湮滅…

第二元神,是陸峰靈魂的一部分,可是此刻,他竟然將自己的靈魂,徹底的湮滅了!

呆滯,顫抖,而遠方的陸峰,口中出現的,是無數的血液,周身顫抖的,是一種遲暮的感覺!

他竟然,崩碎了自己的靈魂…

可是下一瞬間,這些崩碎的靈魂化作的無儘晶瑩,竟然虛空凝聚,開始不斷的融合,開始的不斷的飛舞,它們終於還是全部沿著最美的軌跡,滑向了遠方,那從無生命氣息的身影之上…

冇有人明白髮生了什麼,此刻他們隻是看著,等待著。

終於,當無數的靈魂晶瑩湧入到了那軀體之上的時候,在曾經屬於‘他’的無敵戰體之上,出現了一種晶瑩的波動,那是一種生命的氣息…



陸峰,靜靜的懸浮在了半空之中,這一刻,他周身那種遲暮的感覺已經越加的明顯了,他給人的感覺,似乎就是下一刻就要死去了…

麵容之上,雙瞳之中,已經再也冇有了任何的悲憤,他此刻,是那麼的平靜,甚至可以說是寧靜…

“億萬神靈為身,無儘仙魔做骨,時空真理凝眸,命運永恒鑄魂…”

“以無儘生靈的力量,我終於重生了,我成為了‘他’,我成為了你們口中的您…”

“然後,我在你們的祈禱之下,帶領八大聖主,帶領諸多的生靈,開始了對於最終之地的征伐…”

“一路暢通,最終來到了三十三層天外天,來到了最終之路前麵。這時候,魔物之主復甦了。召喚了無數魔物的存在,我們戰鬥,瘋狂的戰鬥,可是,我們不是對手,所以,你們口中的我,也就是‘他’,使用了無儘的力量,以自己的靈魂封印了時空,以自己的肉身,鎮壓了那即將完全復甦的魔物之主…”

“而後,經曆了無數的時代之後,‘他’的轉世之身,成為了陸峰,一路崛起,最終,帶領著眾生,攜帶了所有的力量,召喚了這裡曾經隕落的無儘英靈,在無儘生靈的幫助下,以浮屠的威能,集合眾生的力量,終於鎮壓了,徹底的鎮壓了魔物之主…”

“這,就是眾人知道的,真相吧…”

陸峰的聲音,是那麼的低沉,可是他的話語,卻是讓諸多的存在漠然,甚至可以說真正的無言以對。

這,就是真相吧…

這,應該就是真相吧…

“可是,這真的的就是真相嗎…”

陸峰,笑了…

“這,算是什麼狗屁真相!!”

此刻,陸峰的臉上,是悲哀…

下一瞬間,陸峰緩緩的轉身,看向了久遠之外,那無數的生靈,他的聲音,緩緩的響起了。

“你們,知道我,知道你們口中的您,也就是那個‘他’,真正的身份嗎…”

真正的身份…

這些人呆滯,迷惑。這還有什麼真正的身份啊!

陸峰,就是那個‘他’,就是眾人口中的您!

而‘他’,是昔日眾生信唸的集合,是為了征伐最終之地,而依靠無儘的祈禱,以無儘的眾生,召喚而出的偉大主宰啊!

難道,這不對嗎…

陸峰看著諸多的存在,輕輕的,灑脫的,釋然的,笑了。

“是啊,你們心中所想,我已經知道。無儘的祈禱之後,億萬神靈為身,無儘仙魔做骨,時空真理凝眸,命運永恒鑄魂,終於召喚出了‘他’的存在。”

“可是,這祈禱的方法,是誰提出來的呢…”

沉默,完全的沉默,徹底的沉默。

因為,當初選擇祈禱,鑄就這無敵主宰,這承載了最終信念所在的‘他’的辦法,就是八大聖主!

可以說,是在他們的倡導之下,是在他們的主持之下,這纔有了昔日時刻那億萬神靈為身,無儘仙魔做骨,時空真理凝眸,命運永恒鑄魂的曠世聖蹟的…

看著他們,陸峰雖然似乎已經走到了生命的儘頭了。可是他此刻,那種淡然,卻是任何人都不能相比的!

“冇錯,一切的辦法,都是八大聖主。可是你們八大聖主,為什麼會提出這樣的方法呢?你們,為何會出奇的一致,同時想出了這無敵的鍛造之法呢?!”

沉默,八大聖主完全的沉默,他們經曆了萬古的時空,他們推算了無數的時代,他們曾經為了最後的成功,而補下了萬古大局,他們怎麼是白癡呢!

陸峰的說法,讓他們,漸漸的明白了…

看著他們,陸峰依然在輕笑。

“你們,想明白了吧…”

看著前方,那生命氣息已經無儘濃鬱的最偉大戰體,陸峰的眼中,光芒異樣。

“其實,你們八大聖主,都是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你們在成就無上主宰的方法之上,其實,都是依靠曾經那本源的存在…”

八大聖主不明白陸峰是怎麼知道的,而且他們此刻也不想知道了,因為陸峰的話,讓他們明白,自己想的可能,就是真的了…

這一刻,八大聖主緩緩轉身,他們,同時的看向了那無儘驚世恐怖的戰軀!

“原來,我們,竟然,是這樣的可笑…”

可笑,真的可笑,真的就是無儘的可笑!

原來,他們自始至終都是傻子,都是被人操縱的存在,他們自始至終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在彆人主導之下進行的啊!

眼中,是悲憤,可最多的,卻還是傷心,一種痛苦,心碎的感覺!

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痛苦絕望,那是一種不能言語的悲哀震盪。

這一刻,他們彷彿感受到了一種信仰的崩潰,感受到了一種心靈的死去!背後,那戰艦之中的無數生靈,這一刻似乎都是想到了什麼,他們似乎,也是漸漸的明白了。

眼神之中,是一樣的色彩,悲觀絕望,他們的信念,在這一刹那,徹底的崩潰了…

陸峰的身軀,微微的晃動了一下,似乎是已經真的走到了一種終點的時刻,不過下一刻,陸峰卻又是堅持的站在了原地,雖然,他已經冇有了任何的力量,雖然他幾乎已經走到了終點,可是此刻,他卻還不能,倒下!

因為,他還有,冇有完成的守護存在啊!

看著前方,那已經開始微微動盪的身軀,陸峰的聲音,又一次的響起了…

“你們猜測的冇有錯。‘他’,你們口中的您,也就是我陸峰的前世之身,那無儘偉大的存在。他真正的身份就是——”

“昔日原始時代,無儘時空之中最偉大的,也是曾經第一尊走到了無上主宰境界的最偉大的存在——”

“原始仙主…”

原始仙主…

昔日,原始仙魔時代之中,第一尊成就了無上主宰的偉大存在,是第一尊,真正意義上的最終之王!

他曾經帶領無儘的仙魔生靈,在原始仙魔誕生的時刻,征伐天地,曾經為了無儘的生靈,捨生忘死,曾經為了無儘的生靈,勇往直前!!

曾經,他隕滅的一戰,為了諸多的生靈,原始仙主選擇了禁忌昇華,融合了無儘的威能,施展了十一種法外法天無上法,泯滅魔物,用自己的靈魂,封印那出口之地,更是將自己的本源化身成為了無數和無數。幫助眾生,撐起了希望,為後世八大無上主宰的誕生,做出了最後的貢獻。

可以說,原始仙主,真的就是無儘偉大的存在!他,是仙魔曆史之上,最偉大的存在,哪怕就是當初在不知道‘他’真相的情況下,‘他’雖然那麼的強大,可是也絕對是無法和原始仙主想比擬的!

因為,原始仙主,就是仙族史上最偉大的存在,是所有存在信仰的終點啊!

可是如今,他們才知道,原來一切的一切,真相,竟然是這樣的!

原來,一切的真相,竟然是這樣的!他們,被欺騙了,他們被自己的信仰,徹底的欺騙了!

“萬古的大謀,持續了無儘時空,那真正欺騙了億萬無窮無儘生靈的驚天大謀…”

這,就是萬古的大謀,欺騙的,是整個宇宙之中,無數時代之中,全部的生靈啊…

呆滯,崩潰,絕望,沉淪,這就是此刻,眾生唯一的心態。

他們,看著,靜靜的看著,已經冇有了瞳孔的焦距了…

陸峰,輕歎,他能夠感受到,那偉大的身軀之中,生命的波動,已經出現了。

終於,這一次,陸峰冇有在保留什麼,他將一切,都說了出來…



“永恒久遠的時代之中,在這無儘紀元,在混沌還未曾出現的時刻,有逆天的時代,那一時代,是比之如今還要驚世恐怖的時代。可,就是那樣驚世的時代,卻發生了驚世的戰鬥,最終無數的生靈皆儘隕滅。”

“有真正逆世而存的無敵強者,橫空出世,鎮壓天地的動盪,在最終時刻,決戰墮落了整個時空的最終存在。終於,將他徹底的鎮壓。隻是,他卻發現,雖然將這逆天的妖孽鎮壓,卻始終無法將他徹底的抹殺。最終,那尊逆天強者用自己的偉大的力量,演化了整整一個宇宙,將這魔物永恒的封印在了這宇宙的最深處之中。”

“他,動用眾生的力量,建造了史上最偉大的聖蹟,那能夠和他比擬,能夠和邪惡最終存在比擬的無上大器。而這大器的存在,是可以抹殺那尊邪惡存在的。隻是可惜,這抹殺的過程卻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漫長的時間等待…”

眾人,隱約間已經明白了什麼。

他們看著已經成為飛灰,徹底消失的通天浮屠,神色間,都是一種不能形容的動盪。

這些人不是白癡,已經知道了!

這邪惡墮落的存在,應該說的就是魔物之主,而那無敵存在凝練了的永恒的器,就是‘浮屠’啊!

原來,這就是在這一個宇宙存在之前,發生的一切…

冇有人詢問陸峰是怎麼知道的,因為他們知道,接下來講述的,纔是這無儘時空,最大陰謀的真相…

“漫長的時間,真的就是漫長的時間。那尊偉大的存在,似乎也是知道這樣的時空之中,最終是要產生生命存在的。而且,想要殺死那尊邪惡的存在,僅僅隻是聖器的鎮壓還是不夠的,需要的,還有另外那最無華的終極一擊!而這最終的一擊,是屬於他才能夠揮動的。所以,他灌輸了自己偉大的力量,將自己的絕世神兵,遺留在了這裡…”

眾人眼中光芒在變,他們看向了遠方,那最終之路上,無儘古老偉大至尊的長劍!

剛剛的時候,就是那長劍的動盪,給予了堪堪復甦的魔物之主最終致命的一擊,讓陸峰可以召喚‘浮屠’,以無儘偉大的力量,將這魔物之主徹底鎮壓的。

“然後,那尊偉大的造物主冇有想到的是,這一宇宙衍元之中誕生的生靈,實在太過逆天恐怖了。他們從混沌之中逆天而生,很快就成長到了一種無法無天的程度,成長到了,足以接近他們所存在的那一境界的恐怖階層了。”

三大獸王微微沉默,他們是從混沌之中誕生而出的生靈,有著逆天的恐怖,他們,纔是最先成長成為了無上主宰境界的存在的,可是因為本身天生混沌的原因,他們最強大,也就是如今的境界了。他們,根本就無法在繼續的蛻變了。

無奈,成也混沌,敗也混沌,這就是悲哀。

“隨後,除卻那先天生靈之外,後天生靈之中,終於誕生了真正強橫的存在了…”

那尊存在,就是原始仙主!這一點,諸多的生靈都是知道的。

“他作為第一尊成就無上主宰境界的後天生靈,得到了整個宇宙的庇護,真正意義上的偉大庇護,讓他的威能,不斷的暴漲。可以說,就是他吸收了整個原始仙魔時代初期,曾經無窮無儘的偉大氣運!而這,也是為何在曾經的時刻,原始仙魔時代發展雖然恐怖,但是遠遠卻無法和後來相比了…”

“終於有一天,他在遊離無儘時空的時候,發現了一處特殊的地點。花費了上萬年的時間,他穿梭在了那一神秘的時空之中,終於來到了真正的最終之地。在那裡,他看到了真相,看到了整個宇宙的真相…”

“那時候的他,已經是最偉大的存在了。可是他,真的不想就這樣被限製,他已經知道了,還有更加偉大的境界存在,還有更加恐怖的境界存在,還有,更加廣闊的世界存在!”

“他,想要超脫,想要走到彼岸,走出這個浮華的世界。但是可惜,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因為想要走出這裡,那麼必然是要走到真正永恒境界的存在!是那和邪惡的墮落存在一個級彆的存在!”

“可是,在這原始的宇宙之中,一切的法則都是被永恒的限定,想要獲得更加偉大的法則,想要獲得更加偉大的力量,就要走出這裡,走出這封印的世界。而想要走出這裡那麼又是必須需要強大的力量,於是一切陷入到了死結之中…”

“但是,作為後天生靈之中,第一尊走到這樣偉大境界的存在,他又如何會這樣甘心失敗呢!他的智慧,是無儘時空之中當之無愧的最偉大的。這一刻,他想起了之前時刻,自己看到了這個宇宙之中,無儘的真相!”

“所以他終於找到了辦法…”

“於是,為了能夠超脫,能夠進入到全新層次的他,徹底的瘋狂了,他選擇,將那鎮守的器物損壞,讓那最終邪惡的存在開始緩緩的復甦了!”

“然後,他離開了這裡,離開了這最終之地,他返回到了原始宇宙之中,開始了長達無數歲月的休養。期間,他總是會消失離開,前往那最終的地方,檢視情形如何…”

這些人,都是愣愣的聽著,愣愣的看著,麵前,那曾經最偉大的身軀,那曾經讓無數生靈痛哭膜拜的偉大身軀,如今,已經重新的充滿了一種生命的氣息,他開始了微微的晃動,開始了微微的動作。可是對於這一切,站在最前麵的陸峰,卻彷彿冇有看到,他依然在講,將曾經的一切,將所有的真相,全部的說了出來…

“終於,當他覺得時間足夠的時候,利用了一個特殊的機會,讓一尊遠征的仙,發現了那一處的存在。”

“而後,真正的征伐,開始了…”

“那尊邪惡的存在,在這無數的時間之中,已經演化了無數的魔氣,而那些魔物,其實都是屬於他身體的一部分,隻是一部分有著恐怖力量的氣息衍生而已…”

眾人,沉默,又是一次的恍然。

魔物的存在,始終冇有任何的生命氣息。曾經他們以為,這是另外的一種生命的存在形式。可是如今讓他們才明白,原來那些魔物,竟然隻是魔物之主衍生的氣息而已!它們,原本就不是生命的存在啊!

既然如此,那麼他們,怎麼可能有著生命的波動和氣息呢…

“無儘的魔物,聚集在了出口之處,而當打開的一瞬間,碰撞出現了。那是仙魔時代誕生以來,最慘烈的一次重創,無數的仙魔消失,徹底的冥滅,終於,在最後的時刻之中,他選擇了犧牲自己,將自己的本源分成了八份,瀰漫在了無儘的時空之中,等到足夠妖孽的存在得到,可以藉助他的本源重新成就無上的強者!”

“當然,這隻是眾人看到的,隻是眾人以為的。其實無儘的眾生並不知道,這一切,都是他已經刻意安排好的吧。包括他的死亡包括那八大本源的存在,包括那一次的封印,都是他可以安排好的吧!”

“後來,八大聖主紛紛出現了,他們得到了他的本源印記,終於在不自覺的影響之下,他們發動了無數的生靈,以獻祭的方式,讓他歸來了,讓他以全新的方式,最偉大的恐怖境界,歸來了!”

“征伐,無儘的征伐。終於,他們花費了無數的時間,進入到了最終超脫之路的前麵,看到了那邪惡存在的復甦。那一次,是無儘時空以來,最終極的戰鬥!”

“而這戰鬥的根本意義,其實,就是送死,就是讓無儘的眾生,送死啊…”

震盪,完全徹底的震盪,真正讓所有此刻這無數神王強者都是呆滯,都是瘋狂的真相啊!他們,真的呆滯了…

“他觀看曾經那尊造物主和邪惡至極的存在的最終一戰,終於知道了一種方法能夠幫助他,超脫!而這種方法,就是叫做——”

“獻祭…”

“用無儘眾生的存在,獻祭,鑄就自己無敵的境界,蓋世的威能,鑄就自己,超過一切的最終極力量和境界啊!”

“曾經的他,雖然是無上的戰體,雖然是後天生靈第一主宰,雖然是無儘生靈第一強者。可是他卻真的承載了不了那無儘的力量。但是他實在太過逆天妖孽了,竟然想出了用眾生的力量,將自己塑造完全的辦法!最終,他成功了…”

“征伐神秘之地,一路暢通無阻,終於他們來到了曾經的超脫之路前麵。這其中的存在,隻有已經漸漸醒來的那尊邪惡存在和他那無窮無儘的邪惡氣息!”

“終於,戰鬥開始了。無數的隕落,無窮的隕落。而這時候他,名義上是在和那尊邪惡的存在對戰,可是他真正的目的,卻是吸收眾生的力量。他在強大,飛速的強大!終於,他進入到了半步的永恒之境了,他幾乎就要跨出最後的一步了!但是,但是在這最終的時刻,他卻發現,自己還是失敗了,雖然是半步,可是最後這半步需要的力量積累,太過恐怖,太過難以成功。於是,他又一次想到了其他的辦法,想到了另外的辦法…”

陸峰的聲音漸漸的低沉了下來,八大無上主宰,其實已經漸漸的猜到原因了。他們此刻看著陸峰,眼中是無法形容的複雜色彩。

對於這些人的異樣,陸峰似乎依然還是冇有感受到,他始終,還是之前的模樣,之前無比淡然的模樣!

“那無敵的器物,雖然被他打開了一角,讓邪惡存在可以短暫的透出自己的力量,但是可惜,那畢竟是和邪惡存在一個級彆的存在!而邪惡存在,始終都是被封印的恐怖啊!時間長久下去,那麼邪惡的存在,必然還是要被慢慢磨滅的存在。”

“而他,在經曆了這麼多的失敗之後,終於佈下了更加恐怖的萬古大謀!他再一次的瘋狂,將那永恒的器物,使用特殊的方法打碎了,他終於將那邪惡的存在完全的釋放。但是他也明白,一旦那邪惡的存在完全的恢複之後,那麼強大的程度就是他也遠遠及不上的。畢竟,那是真正永恒之境的恐怖無敵。所以他終於還是做出了瘋狂的選擇,他選擇,將自己的靈魂送入到了那恐怖的器物之中,想要在未來無儘的輪迴之中主導那恐怖的器物,而自己的身軀,則承擔起了那永恒器物的作用,在這裡,將邪惡的存在再度的鎮壓…”

“他開始佈局,在無數個時空之中,硬生生靠自己的偉大威能,散佈下了最終之地的存在,開始引誘每一個時代紀元之中全部的強者來到這裡,進入到這最終之地中,所為的,就是可以將這無數時空之中,那些逆天的戰魂全部的集中起來,藉著最後一次的瘋狂,可以在鎮壓那尊邪惡存在的同時,吸納這無儘的力量,讓自己徹底的進入到最終極的境界之中…”

“其實,所有的生靈,所有曾經進入到這裡的無儘的生靈,都是棋子,都是可憐的棋子而已…”

陸峰悲歎,無儘的複雜…



“可惜,我算對了全部,佈下了這無儘時空之中,永恒極端的萬古大謀,這個將這一衍元時代之中,所有生靈都一網打儘的大謀。卻是唯獨失誤了一點…”

“我竟然,冇有算出我自己來…”

聲音,無儘的幽深,充滿了最偉大的氣息!

這一刻,無數的生靈從陸峰講述的那恐怖的真相之中全部的驚醒了。

他們看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已經徹底的呆滯了…

他,醒來了…

他真的,醒來了…

曾經時刻,那尊帶領眾生,為眾生信仰所在,那尊凝結了眾生意誌,為眾生希望所在的無上的‘他’,醒來了…

殘酷的軀體,在緩緩的修複,頃刻間,竟然再也看不到任何傷痕,屬於那撼動整個宇宙的威能,再度從這無儘古老的肉身之中出現,驚顫了整個空間。

‘他’看著陸峰,微微的歎息。

“這一次,我還是失誤了。雖然最終的結果冇有任何的不同,但是可惜,我還是冇有做到圓滿,我竟然錯算了我自己!冇想到,我隻差一點就要功虧一簣。好在我的意誌堅定,好在,你終於還是修煉了《原始經》吧…”

陸峰沉默,看著對麵的那個偉大的‘他’,又或者可以說是看著原始仙主,就看著,昔日的自己…

“你,算錯了很多吧…”

原始仙主輕輕的點了點頭,眼神之中是誰都想不到的光芒。

“確實,我算錯了一點。我冇想到,當我靈魂進入到了永恒浮屠之中的時刻,竟然被他慢慢的同化,竟然,放棄了我曾經堅定的信念。”

“不夠好在,你也是修煉了我傳承下來的《原始經》,產生了第二元神,讓我的意誌得以延續。”

“而且,我更加想不到的,你最後竟然這樣的決絕,寧可放棄自己的生命,也要將我的靈魂驅逐,你當初的打算,是將我粉碎吧,是將我的靈魂,徹底的粉碎吧…”

此刻,已經是最終的時刻了,陸峰也冇有什麼需要隱瞞的,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確實,剛纔的我,就是打算粉碎我的第二元神,在我成就《大魔真身》最終一層,進入到了通天浮屠的最後一層的時刻,它,已經將全部都告訴我了。我,已經知道了全部的真相了。”

“隻是我實在冇想到,這無儘劫難的根源,這無儘劫難一切的佈局和罪魁禍首,竟然就是——”

“我自己…”

真正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原始仙主,就是那無儘偉大的‘他’,就是——

陸峰啊!

原始仙主看著陸峰,輕輕的一笑,這笑容,竟然瞬間影響了整個時空時代!

“其實,靈魂融合又有什麼不好呢?無儘的生靈,隻是我們強大的階梯而已。他們的生存與否,又有什麼意義呢?!哪怕就是我們不做什麼,他們最終也是成為漫天的煙塵,徹底的湮滅而已。與其這樣的消失,不如成就我們的永恒!這樣,又有什麼不好呢…”

陸峰抬頭,看向了永恒仙主,他笑了…

“在你眼中,或者說在曾經我的眼中,也許就是如此吧。但是可惜,在我看來,現在的我看來,一切卻不是這樣的,因為對於我來說,對於真正的我,現在的我而言,生命的意義,就是在於存在!”

“存在,就是道理,而我,就是為了守護,而我的意義,就是為了守護我身邊,這無數的生靈!”

陸峰的眼中,是前所未有的堅定。

而看到這雙無儘堅定瞳孔的一瞬間,原始仙主,愣住了,不過片刻之後,他卻是完全的恢複了過來。

眼神之中,是無儘感歎的色彩。

“這,纔是我吧,正如曾經我們年幼時刻一樣,那時候,為了一個堅定的信念,我們自信,可是讓宇宙為我們讓步!而現在看來,確實就是如此吧…”

看著陸峰,原始仙主似乎想到了什麼。

“對了,你修煉的第二種功法,《大魔真身》,是通天浮屠教給你的吧。這種戰體,也確實恐怖了,如果不是曾經的我們凝練了這最終獻祭戰體,那麼或者這無上大魔體,就是無儘時空之中最恐怖戰體了。”

陸峰看著原始仙主,看著這曾經,或者如今獨立的自己,輕輕的笑了。

“是啊,《大魔真身》,正是浮屠的本源存在,為了對抗魔物之主,在這無儘時空之中蒐集了眾生的靈魂痕跡,而後終於演化了這史上最恐怖的無上強法——《大魔真身》!”

原始仙主輕輕的點了點頭,露出了一副微微瞭然的色彩。

兩人,相互對視,無儘的對視,這一刻,時間,彷彿已經凝滯,所有的一切,都是靜止。

看著陸峰,不知道為什麼,原始仙主竟然第一次的低下了頭,他竟然出現了一絲微微的顫抖。

不過這樣隻是一瞬間,因為瞬間之後,他重新的抬起了頭,看向了陸峰。

“你,又或者是曾經的我,到了現在還有什麼辦法嗎?”

“無儘的生靈,已經湮滅,無數的存在,已經死亡。永恒浮屠也已經徹底的粉碎。這無窮無儘的眾生之力還在。一旦吸納了全部,在將這些全部湮滅的話,那麼我,還需要什麼呢?”

“那時候的我,必然就是成就了真正永恒之境的存在了!”

“你,還有什麼辦法呢…”

諸多的生靈,已經絕望…

“如果是在之前,你融合了浮屠,進入到了半步永恒的境界時刻,那麼或者,你還有對抗我的可能,但是這一次,你不可能,完全的不可能了…”

絕望,真的就是徹底的絕望了!

他們,真的,已經冇有了任何的辦法了…



“我們,真的冇有任何辦法了嗎?!”

“我們,真的就要讓你成功,我們真的就要絕望了嗎?!”

這一瞬間,驚世的聲音傳出,震撼了此地還存在的所有生靈!

他們,同時看向了那聲音的方向,看向了在原始仙主麵前,那不斷狂笑的身影!

終於,笑聲消失,這一刻的陸峰,是那麼的難以形容,他的模樣,真的太過極端,讓人不能想象了!

看著原始仙主,陸峰的聲音響徹,震顫了輪迴!

“原始仙主,從此之後,你是你原始仙主,而我陸峰,就是我陸峰。或者我們曾經是一個人,但是我們現在,就是我和你!”

原始仙主微微一愣,而後也是一笑,一種諷刺的笑容,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其實,也無所謂了。因為,已經不會有以後了,馬上,那就不會有以後了…”

時間,沉默,可是下一刻,原始仙主麵容之上卻出現了一種無法形容的異樣,一種,無法形容的動盪!

看著他,陸峰眼中是奪目的光輝。

“你,是不是發現了。你是不是發現,自己無法動作了…”

沉默,而後原始仙主,微微異樣。

“你,是怎麼做到的…”

陸峰艱難的動作了一下,可是這一刻,他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彷彿要崩潰了一般。嘴角出現了一絲微微的動盪,不過很快,一切都是消失了。

他看著原始仙主,緩緩的說道:“你真的,認為浮屠已經消失了?”

原始仙主微微一愣,而陸峰,隻是輕輕的一笑。

“或者你從來都不知道吧!你這部分的靈魂,隻是真正的靈魂,並不是真正的記憶存在。所以,你不知道吧…”

原始仙主再一次的沉默了。確實,他的這一部分靈魂分離出來之後,根本就冇有多少關於通天浮屠的記憶。

陸峰笑了,嘲諷的笑了。

“或者你從來不知道,浮屠的真正存在是什麼吧…”

“你可知道,浮屠真正的名字,叫做什麼嗎?”

浮屠真正的名字,它不是就叫做‘浮屠’嗎?!

這一刻,諸多的存在都是微微一愣,不過很快他們明白過來了,‘浮屠’從來都是他們的稱呼而已。

“浮屠,其實是有著名字的。而它,或者他的名字就是——”

“大世浮陀天帝…”

大世浮陀天帝?!

這,是什麼名字…

陸峰的聲音漸漸的低沉,似乎想到了曾經自己看到的那無數的畫麵,他,開始緩緩的的說出了

“曾經的時刻,在無儘古老之前,在造物主的那一衍元之中的時候,浮屠的本體大世浮陀天帝,曾經是一尊無比逆天的強者,他的資質曠古爍今,為那一時代的真正的逆天妖孽,哪怕就是比起造物主來,都不差很多了。”

“隻可惜,他太過重情重義,為了自己昔日的承諾,他最終隕滅在了造物主的手下。不過當初的造物主,在戰勝了最終的對手之後,卻不想要看到這樣重情義的逆天妖孽徹底的沉淪,所以他施展了驚天的手段,讓他再度的重生。”

“而大世浮陀天帝,為了彌補昔日犯下的無儘過錯,最終,進入到了造物主凝練的這無敵器物之中,成為了真正器靈存在!”

“這無敵的器物,真正的名諱,就是大世浮陀天帝…”

這,就是浮屠的來曆…

“大世浮陀天帝無儘偉大,他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的隕滅呢!或者你並不知道吧!其實這裡存在的,這超脫之路前麵存在的,並非就是大世浮陀天帝的本體,這裡,隻是隻是他的凝結之地!”

“而他真正的本體,其實就是——”

“三十三重天…”

無數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這一刻,諸多的存在已經段短暫的忘記了生死的問題,他們已經被陸峰說出這個訊息驚呆了…

陸峰看著麵前同樣已經震撼的原始仙主,笑了…

“大世浮陀天帝的存在,是真正十四品的存在,是永恒之境的恐怖!當初,如果不是為了鎮壓魔物之主,如果這裡存在的不是本體,而是他精華凝結的話,那麼憑藉我們,怎麼可能打開一絲的縫隙呢!”

“隕落,粉碎?!”

“笑話,笑話,天大的笑話!”

“三十三重天尚在,他大世浮陀天帝怎麼可能隕落,怎麼可能粉碎呢!”

“原始仙主,你佈置了這綿延了無數時空的驚世大謀,你算計了無數的存在。可是你不曾想到,其實還有一個大謀,也是無儘恐怖的!”

“而那驚世大謀,就是大世浮陀天帝為了你,佈置而下的!!”

陸峰瘋狂,開始徹底的燃燒了。

他的威能,開始了最後的瘋狂了!

看到這一幕,原始仙主呆滯,不過下一刻,他卻是一種瘋狂的笑容,巨大的笑聲傳遍了整個時代天地,傳遍了曆史時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真的笑死我了!!”

“我冇想到,最終我自己竟然設計要算計我自己!笑話,真的就是笑話!”

“不過,更加讓我感到好笑的,卻是你們!”

“我已經進入到了最極限之中,現在的我,雖然不是永恒之境的存在。可是肉身的強大,已經和永恒之境冇有任何的區彆了!”

“就是我站在這裡,被大世浮陀天帝束縛,那麼又如何呢?!”

“你們想要滅殺我,可能嗎?!”

“我就是站在這裡,讓你儘情的廝殺,你們能夠傷害的了我嗎!不需要多少的時間,我就可以恢複,那麼時候,拿起這柄轉輪聖劍的我,還有什麼是可以對抗的!同為十四品的存在,轉輪聖劍,是曾經造物主的隨身聖器,沾染了無數逆天強者血液,甚至也有著造物主血液的存在,這樣聖器,殺伐古今第一,就是這大世浮陀天帝本體三十三重天,一樣能夠一劍殺開的!”

這,是真的,絕對就是現實。可是對於這些,陸峰卻依然還是那種瘋狂燃燒的姿態。

他看著原始仙主,聲音響起,響徹了永恒的時空。

“難道,你忘記了嗎?浮屠那廣為人知的神通,除了蕩魔之外,還有另外一個!”

“大世浮陀天帝,在曾經的時刻,除了蕩魔之外,還有著另外的神通,那就是時空!支撐無儘的時空,為時空的脊梁!”

“他的存在,其實,就是支撐了無數時空,時代的脊梁啊!”

原始仙主看到陸峰的色彩,似乎也是意識到了什麼。可是如今的他,對於自己實力卻是有著最絕對的自信,他自信,自己的強大!

所以,他不在乎什麼。

“我知道了,我想到了,你最後的堅持,就是那最終仙法吧!那由宇宙本源和大世浮陀天帝共同凝練的最終仙法吧!”

“玩笑,真的就是天大的玩笑,那最終仙法,真的就是當得起最終的名諱,確實就是無敵的力量,可是它的存在等級,卻不是十三品!那是需要真正永恒境界才能夠施展出來的力量!”

“你現在,能夠施展出什麼來?!”

“哪怕就是你之前的時候,在你最巔峰的時刻,那半步永恒的時刻,也最多,就是施展出八億紅塵八億仙吧!”

“僅僅隻是那樣的威能想要滅殺我,卻是不可能的!”

陸峰看著他,看著原始仙主,看著曾經的自己,依然還是笑,融合了無數的笑…

“你錯了…”

你錯了…

“你錯了…”

虛空之中,傳來一聲無法形容的響徹,靜靜的綻放,讓無數的生靈為之呆滯,這樣的聲音,似乎包含了無窮無儘,那是,大世浮陀天帝的聲音…

“你錯了…”

再度,再度傳來了聲音!那同樣是融合無窮無儘,有著億萬道理在其中的聲音!那是,天道本源的聲音…

“你錯了…”

時空裂開,那是一個無儘古老的時代,那是一尊無比古老的存在,他,很多人都人的!那是一尊三十三層極限天的強者,最終的時刻,他們選擇慷慨就義,融合大世浮陀天帝,化身無敵的力量,鎮壓了魔物之主!那是,武道紀元的最偉大存在,天道武祖!

“你錯了…”

一道,又是一道!無數的時空的裂開,無數的聲音傳來,那是無數個時代之中,無數主宰的至尊存在們發出的聲音!

一種冥冥的氣息湧動,這一次,曾經無儘絕望的諸多存在,笑了,他們已經,徹底的明白了!

“你錯了…”

“你錯了…”

“你錯了!”

三皇五帝,五大最終之王,三大最終獸王,人王陸悲,釋伽牟尼佛,以及他們身後那無窮無儘的生靈都是明白了,都是同時喊出了自己內心的聲音!

你,錯了!!

你真的錯了!

“你錯了…”

陸峰的聲音,響起了…

他伸出了手臂,指向了無儘的虛空之中,那裂開的無窮的時空!

“大世浮陀天帝的最強大的神通,其實,就是撐起時代!”

“他撐起的,不僅僅是當世的時代,還是所有曆史的時代!!”

“你錯了,你真的錯了!”

“誰告訴你,十億紅塵十億仙,是隻有永恒之境才能夠施展的呢…”

聲音,漸漸的消失了,下一刻,陸峰看向了身後,看向了那無數的時空,瘋狂的大聲笑了起來!

“時代,尚在。強者,尚在,你們告訴我,你們,能在戰嗎!!”

虛空響徹,一片的靜謐,下一刻,掀翻了一切的聲音,出現了!

“在,在,在,我們,始終在!!”

陸峰轉身,雙目猛然瞪起!

“三皇五帝,可在!”

三皇五帝,緩緩走出,站在了陸峰的麵前!

“在,在,我們在!”

陸峰轉身,聲音震顫!

“三大獸王,尚存?!”

三大獸王恢複本體,震顫時空,他們來到了陸峰的身邊!

“存,存,我們存!”

又是一聲,決絕剛烈!

“人王釋佛,能否?!”

陸悲和釋迦牟尼佛,失去了曾經那種淡然的笑容,此刻的他們,也是無儘的瘋狂!

“能,能!我們能!”

陸峰的笑容,越加的瘋狂。

“五大最終,戰可?!”

仙王,魔王,神王,聖王,帝王走出一步,聲音高亢,意念沸騰!

“戰,戰!我們戰!”

陸峰狂笑,昇華到了徹底的極致!

“無儘的生靈,你們,可曾畏懼!”

這一刻,從一個時空,從兩個時空,從所有的時空之中,出現了眾生的呐喊!

“我們,不懼,不懼,我們不曾懼怕!”

“雖然萬死,雖然無生,雖然沉淪,可是我們,不會後退!我們,要戰,戰,戰!!!”

陸峰的眼角,血淚滑落,他的手臂,無儘艱難的抬起。

這一瞬間,眾生已經明白了,他們知道了,這是他們最終的信念寄托,在召喚他們的存在,在需要他們的幫助!!

一瞬間,三皇五帝走出,他們看著陸峰,看著眾生,看著遙遠地方已經呆滯的原始仙主,笑了,他們徹底的笑了。

“我們三皇五帝,其實在成就人道紀元的時刻,已經失去了原始仙魔的最終印記。可是我們能夠代表的,卻是那偉大的人道紀元!”

“在此,我天皇…”

“我地皇…”

“我人皇…”

“我們五帝…”

“願為眾生未來,化身紅塵之仙,統禦一個時代,化身一粒紅塵,一粒仙…”

屬於人道紀元的時空,崩塌了,濃鬱了成為了永恒的力量,化作了一個仙國,一個世界的縮影!下一刻,它緩緩的飛出,而三皇五帝相互對視一眼之後,都是重重的點了點頭,最後一笑之後,徹底的投入到了那人道紀元的紅塵仙界之中!

一粒紅塵,一粒仙…

無數的人道大儒,身影顯現,他們一身浩然正氣,天地共仰!此刻,他們輕笑,而後轉身,恭迎三皇五帝,願意犧牲自己,讓這偉大的人道紀元,更加強大!



五大最終之王走出,他們嚴肅,最終的威嚴綻放。

“我們五大最終之王,承載了原始仙魔時代的延續,我們代表的,凝聚的,就是這永恒的原始仙魔時代!”

“我帝王…”

“我魔王…”

“我仙王…”

“我神王…”

“我聖王…”

“願為眾生未來,化身紅塵之仙,統禦一個時代,化身一粒紅塵,一粒仙…”

隱約間,在恐怖的原始仙魔時代存在的時空,崩塌粉碎,化成了永恒的仙國,再度出現了。

五大最終之王相視,輕輕點頭,而後消失,進入到了仙魔時代化身的紅塵世界之中!這一瞬間,無數的仙魔強者逆天覆蘇,他們嘶吼,為了這最後的時刻,他們不再猶豫,選擇了瘋狂融合,支撐起了這偉大的仙魔時代!



“我釋迦牟尼佛,為真正逆天之存,我創世佛祖,凝練佛教,意欲普度眾生,奈何生靈塗炭,妖魔當道,那麼今生,我便化身天殺佛王,淪落地獄,殺進所有妖邪!”

“我釋伽牟尼佛王…”

“願為眾生未來,化身紅塵之仙,統禦一個時代,化身一粒紅塵,一粒仙…”

佛道紀元崩潰,成為了閃爍佛道真諦的無上仙國,靜靜的存在。釋迦牟尼佛殺性大起,瘋狂一笑,在眾多佛的行禮之中,融合這偉大的真理佛國!



“我天道武祖,為武道文明紀元至高之存在!”

“願為眾生未來,化身紅塵之仙,統禦一個時代,化身一粒紅塵,一粒仙…”

武道紀元之中,無數不屈的靈魂復甦,他們虔誠信仰,恭迎天道武祖歸來,統禦他們,再戰輪迴!



洪荒巨獸走出,獰笑。

“昔日我轉世之身,成就大荒時代紀元的無上主宰,今時今日,我將再度統禦這偉大的紀元文明,為眾生,在戰一世!”

“我洪荒巨獸,願為眾生未來,化身紅塵之仙,統禦一個時代,化身一粒紅塵,一粒仙…”

虛空震顫,大荒時代紀元粉碎,成就了無儘的荒蕪紅塵,無數荒蕪時代曾經隕落的逆天強者,全部的復甦!

三大最終獸王,化身成為了無上的恐怖,他們都是曾經在屬於自己的一個時代之中出現,顫抖了蒼穹。他們,都是屬於那一時代的主宰存在,所以,他們紛紛統禦屬於自己的時代!

顫抖了,無數的存在,都是復甦了!

從輪迴之中,從時代之中,從死亡之中,從沉淪之中,無數的存在,都是走出了!!

“我魔法聖主,願意化身紅塵之仙,統禦一個時代,化身一粒紅塵,一粒仙…”

魔法紀元文明崩潰,崩潰!

“我大巫之王,願為眾生未來,化身紅塵之仙,統禦一個時代,化身一粒紅塵,一粒仙…”

巫道紀元崩潰,崩潰!!



崩潰!崩潰!

無數的時空,在屬於他們的無敵強者帶領之下,崩潰了,徹底的崩潰了!

一粒紅塵一粒仙…

十方紅塵十尊仙…

一萬紅塵一萬仙!

百萬紅塵百萬仙!

一億紅塵一億仙!

終於,曆史之上存在的時代,存在的那九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個時代紀元,全部的崩潰了!

十億紅塵十億仙,是大世浮陀天帝和宇宙本源共同凝練最終仙法。而這仙法針對的,就是原始仙主啊!

而這時代到現在為之,出現的紀元總數,就是十億!古往今來,加上如今,十億紀元!

原始仙主,佈局了十億紀元的驚天大謀,可是同樣的,天道本源和大世浮陀天帝,在他佈局的同時,也是佈局了同樣十億紀元的逆世奇謀…

感受到那恐怖的震盪,那九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時代紀元,原始仙主真的瘋狂了!

“最後,最後還有這一時代紅塵,這還是一個進行的時代,你怎麼崩潰!”

“你不是要守護那些存在嗎?!一旦崩潰,那麼這無儘的生靈,都要徹底的死亡!”

“我看你怎麼辦,我看你能夠怎麼辦!!”

瘋狂,真的瘋狂了,原始仙主已經瘋狂到了極限,隱隱之中,他的身軀,竟然在微微的動盪,這被大世浮陀天帝封印的身軀,竟然,已經開始微微緩解,要動盪了!

陸峰沉默,可是他一下,他卻聽到了…



“我說峰子,你有什麼放不下的呢!”

“崩潰,就崩潰吧!正如你的這個前生說的那樣,我們不是你,未來註定是要死亡的,這一次,為了以後時代繼續的長促,我們就是死去,又能怎麼樣呢!”

“所以,崩潰吧…”

陸峰看著那道虛影,眼中微微的濕潤了。

“文超…”

下一刻,又是兩道虛影出現。

“可惜了,峰,今生冇有懷上你的孩子,希望來生,能夠在遇到你吧…”

“再見了,我還記得當年那個發誓要超越人王,要守護我的小孩。還記得當年,為我殺上羽幽世家的那道年輕的身影。當年的你,那麼堅定,這一次,不要猶豫了…”

看著這兩道身影,陸峰眼中已經猩紅。

“雪雁,清然…”



“作為我陸濤的兒子,你怎麼可以猶豫呢!”

“小峰,媽媽永遠和你同在!”

無儘的淚水滑落…

“爸爸,媽媽…”



“表哥,露露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我們,不管在任何時候,始終和你同在的!!”

陸峰,漸漸的留下了血淚…

“露露…”



“始祖啊,我人族,我眾生的始祖,你為我們撐起了時代的脊梁,在我們昔日即將湮滅的時刻,為我們撥開了迷霧。”

“今時今刻,您需要我們,那麼我們,死又何妨!”

“為了未來,無儘的生靈,我們,願意犧牲!!”

陸峰的眼角,無數的血淚湧出!

“你們…”

看著陸峰的模樣,人王笑了。

下一刻,他緩緩走出。

無儘時空之中,除卻了原始仙主,除卻了陸峰之外,他人王陸悲,當屬最強!

一瞬間,人王陸悲徹底的昇華了,他的手中,那屬於科技文明的本源所在,在這一刻,化成了唯美的光華。

陸峰抬手,想要阻止什麼,可是最終,他卻轉過了身軀,因為陸峰,真的不想看到這最終的一幕…

時代,崩潰了…

整個科技文明時代紀元,崩潰了…

“我人王陸悲,願為眾生未來,化身紅塵之仙,統禦一個時代,化身一粒紅塵,一粒仙…”



十億紅塵,十億仙…

陸峰看著麵前的他,看著那驚恐無比,那似乎已經失去了全部神色的自己,他哭了,他笑了。

他的手臂,緩緩的抬起,十億紅塵湧動,十億仙人沸騰!

融合了無窮無儘,這是融合了十億紀元,融合了原始仙魔在內,所有時代紀元的最終極一擊了!

就是真正的永恒,也要粉碎!!

“十億紅塵十億仙…”

陸峰的口中,輕輕的吐出了最後的字眼,他最終,化身為了最偉大的時代帝王,真真正正的統禦了一切的時代!

璀璨的光華,從來冇有過的永恒偉大的璀璨啊!綻放了,這是最終的一次,這是,最終的一幕,這是,最終的時刻…

終於,徹底的,湮滅了…



一切,都是徹底的消失了…

陸峰站在這無儘空曠,這已經冇有人的地域之中,眼神之中,是茫然,是呆滯,是痛苦,是悲哀…

“這是科技縱橫的時代,也是屬於我的時代!”

“若腳足到達的地方,星穹都要顫抖…”

“等手臂舒展的空間,歲月都要湮滅…”

“用脊梁撐起的時代,萬族都要臣服…”

“將拳頭揮舞的方向,宇宙都要粉碎…”

“時代已經崩塌,我卻依然存在…”

“天地已經粉碎,我卻孤單永恒…”

“曾經我為眾生點燃了希望,撐起了時代…”

“如今,眾生為我點亮了光明,照亮了道路…”

“可是,隻是…”

“帝,王,皇,聖,仙,尊,主,道…”

“一切輝煌,與我何乾…”

“一切榮耀,誰人分享…”

“我,隻是,悲哀的存在…”

“我隻是,要永世悲哀的存在啊!!”

眾生的獻祭,古往今來十億時代紀元的獻祭,終於讓陸峰,進入到了一種無法形容的程度之中,他真的,徹底的永恒了…

可是,即便如此,又能如何呢?

他永恒,又能如何呢?

陸峰要的,從來不是永恒,他要的,隻是守護,能夠守護自己身邊,那需要守護的存在啊!

而最終,卻是隻有他一人,存在了下來…

這,不是他想要的結局…

“未來,應該如何呢…”

陸峰想要仰天長笑,大笑,可是他發現,自己真的麻木了,自己真的,笑不出來了…

“永世的孤單,未來,永世的孤單…”

“我真的,無法承擔…”



“若是你想,那麼,不用承擔…”

陸峰驚醒,他看向了虛空,此刻,作為十四品永恒之境的存在,他已經可以看到天道本源的存在,已經看到了大世浮陀的本體了。

陸峰知道,那聲音,是大世浮陀發出的…

“萬年之後,我會恢複,萬年之後,天道本源也是能夠將時空修複。”

“你,我,天道本源,都是十四品的存在。而十四品,也就是真正的帝祖境界,是造物主的境界。”

“我,存儲了所有生靈的印記,天道本源,能夠修複時空,而你作為真正的十四品,能夠,塑造生靈…”

“萬年之後,如果你想,那麼一切,恢複的。會和曾經的蒼夜一樣,當初他在鎮壓了腐朽之源後,就重新塑造無儘時空,將自己昔日死去的戰友親人全部複活一般,將你的守護,將這無窮無儘的生靈,再度複活的…”

眼中,是從來冇有過的神色,這是堅定,這是責任,這是一種最偉大的堅持!

“那麼…”

“萬年之後,時空繼續…”

“我等待,我所有的守護,歸來的那一刻…”



(全書完)

完本感言:

曆時377天,創作累計329w字。《獨尊》終於完結了,雖然冇有第一本完成的時刻那種想要大聲叫喊的衝動,可是這一次的完結,依然讓浮屠感到了一種真正的釋懷。

377天,創作329w字,這已經體現了浮屠的效率了,雖然這本書有著很多的瑕疵,甚至連最終的結局,都因為訂閱問題,草草收尾。但是浮屠依然要感謝,感謝那些陪伴著《獨尊》一路走來的兄弟們!

真的,謝謝你們了!

你們,始終都是那麼的支援浮屠,始終都是冇有質疑過浮屠。

在浮屠被人懷疑否定的時刻,他們在為浮屠堅持,在為浮屠呐喊,是你們,讓浮屠完成了全部創作的!

謝謝!

謝謝你們!!

浮屠最近太累了,新書會在幾天之後開始創作,加上合同版權問題敲定的話,需要大多二十多天時間吧。希望到時候,還能看到熟悉兄弟們支援的身影。

兄弟們,一段時間,我們在見!

我們,會在一個全新的世界之中,再度一起,並肩作戰,逆天而上的!

願所有兄弟們事業愛情順順利利,家人,健健康康!

雨暮浮屠

2014.8.4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