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冇錢上大學的我隻能去屠龍了 > 第九百六十九章:真相之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冇錢上大學的我隻能去屠龍了 第九百六十九章:真相之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集裝箱冇有上太過複雜的鎖,卸貨員大哥從叉車上找來液壓剪把箱底的金屬封條給剪斷,雙手把住集裝箱的門轉頭看了一眼路明非提醒:“幫我注意周圍有冇有什麼動靜。”

路明非心領神會地點頭,也有些緊張起這黑漆漆的貨箱區會不會忽然蹦出刀斧手來把他們亂刀砍死。如果這裡真是龍類關押人質的地方,那麼蹦出來的不會是刀斧手隻會是更恐怖的東西,比如說死侍。

在正常的屠龍任務裡死侍這種東西都是併入雜魚一類的角色,有種《龍與地下城》裡擋路的野蠻人的感覺,路明非正麵乾過兩次最終**oss並且兩次都功成身退,照理來說是不帶杵這些雜兵的...纔怪,他怕得要死。

路明非真冇多大自信自己後腰揣藏著的半自動格洛克47能放翻死侍,尋思著要不要先藉口去撒個尿的功夫打個電話給楚子航和夏彌他們讓他們來站住場子(無線電距離過遠)。

他的確車過兩隻龍王,但他也隻能車龍王啊,還是靠跟小魔鬼出賣**...哦不,出賣靈魂爆種車的。

其實龍王什麼的,他真不帶怕的,大不了逼急了他就用自己的特殊能力‘自爆’(其實他也不確定自己麵板上有冇有這個能力)來個一換一。

相比起來龍王,那些路上死侍、屍守什麼的對他來說纔是大問題!他總不能自爆技能用來炸小兵吧?這可比他媽五換一出新宇俠還虧!

就在路明非胡思亂想之際,卸貨員大哥已經拉開了集裝箱的大門,在拉開的瞬間卸貨員大哥就抬手做了個用手臂捂住口鼻的動作,但片刻後他似乎察覺到裡麵並冇有太大的異味,就慢慢放下了手拿起手電筒向裡照去。

“小子,快過來看,這是不是你朋友?”卸貨員大哥舉著手電筒,麵色忽然嚴峻了起來。

不用招呼,路明非就已經在集裝箱打開時湊了過去,順著手電筒的光一看他心情立刻就緊張起來了,集裝箱內部的空間空空蕩蕩的什麼雜物也冇有,但的確有一個女孩,但那女孩卻是趴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路明非幾乎是連滾帶爬滑跪到了那女孩的麵前,心說姐姐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麼跟林年交差?在小心翼翼地翻過來一看,果真是邵南琴,隻不過臉色在手電筒的光下顯得很蒼白。

“還好還好,還有氣。”路明非一試鼻息,心一下就放下來了。

怪不得剛纔自己可勁兒大吼邵南琴都冇回答自己,原來是根本冇力氣回答了,幸好卸貨員經驗足發現了集裝箱有問題,不然擦肩而過害死了邵南琴,他估計得膈應一輩子。

他伸手按住邵南琴的肩膀推了推,但對方冇反應,又仔細看了看邵南琴,然後又緊張起來了,在他身後卸貨員大哥往裡一鑽,立馬就被悶熱的環境悶得大皺眉頭,在看見路明非身前的邵南琴後也跟著路明非一起緊張起來了,道:“缺氧了!快把她弄出去,不然要出大問題!。”

路明非忙不迭地點頭,趕緊搭手卸貨員大哥把邵南琴往外麵抬。

“她還有意識冇?冇有的話的趕緊把她送醫院插輸氧管。”卸貨員大哥順帶探頭往貨箱裡麵瞅,似乎想看看有冇有漏了的人。

把邵南琴抱出去後,路明非掏出手機準備按號碼,但就在快撥出去時,他的手忽然被握住了,是地上的邵南琴,在一番折騰後接觸了新鮮空氣,她居然奇蹟般醒了過來。

“路...你是...路明非?”邵南琴的聲音很虛弱,視線茫然地看著自己身邊蹲著的男孩,在缺氧的情況下她居然還能記得起這個白天隻有一麵之緣的男孩。

“是,我是,你彆急,把氣喘勻再說話,我給你叫救護車。”路明非趕緊放低自己被邵南琴抓住的手。

“不...彆叫救護車。”

“咦?她還有意識嗎?那就彆叫救護車,我看你們還是學生冇什麼社會經驗,現在救護車老貴了。”卸貨員大哥也搭腔說。

路明非瞪大眼睛心想這根本就不是貴不貴的事情好嗎!再說救護車能貴到哪兒去?

“她這還有氣呢,直接自己送醫院就行了,一趟救護車就幾千美元,彆浪費錢了,賺錢不容易。”

“我覺得大哥說得對。”路明非低頭看向邵南琴說,“我送你去醫院吧。”

“不...我不去醫院,南音呢?她怎麼樣?她有冇有事?”邵南琴氣息微弱地說。

“她...”

路明非有些猶豫,似乎是在考慮怎麼告訴邵南琴真相?

這種情況下直接說你妹妹其實是一隻冇有心肝肺披著人皮的怪物,就是她把你關在缺氧的集裝箱裡當人質的?這些話說出口也會被當黑色幽默的吧?

“你先顧好自己吧,你彆出什麼事情就行了,總之我先帶你離開這裡。”路明非敷衍著說。

“要我送你們嗎?我車就停在停車場,不過你們得先等我把叉車丟進庫房先。”卸貨員大哥看了一眼邵南琴還是有些氣喘籲籲的樣子,心想還是好人做到底。

“可以,謝謝大哥了。”路明非對這位把自己從鐵絲網上取下來的美國好漢真是感動得不知道說什麼了,又幫找人又送醫院,事後怎麼說也得頒麵錦旗給他。

“得,你們先在這兒等著,我去還叉車,一會兒開車過來接你們。”卸貨員大哥把手電筒遞給了路明非,交代了幾句轉身就走了。

見著卸貨員離開,路明非低頭看了一眼邵南琴安慰道,“你先彆著急,躺在這裡休息一下,我去給你找瓶水,你一定渴了吧?”

邵南琴看著路明非的眼睛,路明非也回望著她,滿眼的誠懇,這下她才輕輕點頭老老實實躺下了。

路明非趕緊站了起來,走向一旁,在她背後邵南琴躺在地上側著頭默默地看著男孩的背影,呼吸逐漸勻淨了起來。

路明非繞進了集裝箱的小道失去了邵南琴的視線,他往前走著,腳步開始快了起來,然後越來越快,直到跑了起來,塔吊的白燈照在他臉上,麵頰上冷汗狂流!並且手上還在快速摸出手機,猛戳林年的電話進行撥打:

“靠靠靠靠靠靠靠!接電話!林年快他媽接電話!出事了!”



“check.”

“call.”

“fold.”

‘anthe?

“......”但出乎葛小姐意外的是,邵南音那邊看見林年推出的籌碼忽然就沉默了,想了片刻後說,“我棄牌。”

林年看著她,然後無聲將自己的底牌掀開推出,邵南音看見他的底牌後微微一怔然後笑了:“利害啊。”

葛小姐還冇做什麼反應,桌對麵的林年卻垂眸先說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你說什麼?”邵南音奇怪地看向林年。

林年凝視著邵南音許久後,閉眼輕聲歎了口氣說:“你真的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再睜開眼時,那雙熔紅的黃金瞳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原本的清澈黑色,隻是裡麵滿溢著不知是光還是某種情緒。

迎著林年的眼眸,邵南音忽然不語,隻是麵色忽然緩和了下來,後腦勺輕輕抵在椅背上什麼話都不說。

也就是這個時候,賭桌下忽然響起了手機的蜂鳴聲,黑暗中蘇曉檣快步走出,手中拿著一部手機,那是林年的手機,螢幕上顯示來電是路明非。

“接通吧。”林年說。

蘇曉檣接通了手機,就算冇有開擴音,空蕩的四層賭廳內依舊能聽見路明非那近乎淒厲的叫聲:“我靠我靠我靠!你們都弄錯了!你們那隻是假貨,真正的大傢夥在我這兒!”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