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秦雲_蕭淑妃 > 第1760章 他怎麼不逃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秦雲_蕭淑妃 第1760章 他怎麼不逃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眨眼的時間,穆樂便已經率領著神機營衝殺而至!

諾曼帶領的重騎兵需要距離才能發揮出優勢,可為了繞開左雲烈的精鐵壁壘,不得已放緩了速度。

麵對全速奔馳而來神機營,西方騎兵根本組織不起來有效的防禦陣型,當場就被衝得人仰馬翻!

砰!

兩軍對撞,宛如兩股洪流轟然碰撞,無數的西方重騎從戰馬上跌落,隨即被馬蹄活生生地踩死。

“穩住陣型!穩住陣型!”

諾曼怒聲咆哮,揮舞巨斧作戰,試圖以一己之力拉回己方的頹勢。

然而,神機營的騎兵們卻宛如勾魂使者,殺氣騰騰,一波又一波地對他們發起衝鋒!

砰砰砰!

大量西方騎兵被硬生生地撞得飛起,落在地上,鮮血狂噴,變成滿地的肉泥,連屍體都未必能找到。

“陛下有旨,此戰不留活口!”穆樂揚起長槍,怒聲嘶吼,手中長槍橫掃四方,頃刻間便有大片的騎兵倒下。

在全速衝鋒的騎兵麵前,這些行動不便的西方騎兵,幾乎是捱打的活靶子。

峽穀上方,巴瑞正帶著眾將,眺望著戰場。

“天啊!怎麼會這樣?”

“諾曼將軍落入下風了!那些夏國人太卑鄙了!”

巴瑞遠遠地望著這一幕,臉色鐵青,牙關緊咬,目眥欲裂:“該死的!這是一場埋伏!一場早就有所預謀的陷阱!”

他本來以為隻要自己提前做好的安排,就能夠給大俠皇帝一次迎頭痛擊。

不曾想,事與願違,遭到迎頭痛擊的竟然是自己!

“啊!”巴瑞一拳頭砸在地上,金色瞳孔中血絲密佈:“夏國皇帝實在是太卑鄙了!居然用佯敗引誘諾曼主動出擊!”

他咬牙切齒,心中無比憤怒。

西方眾將更是麵色陰沉,痛罵秦雲的卑鄙無恥,全然忘了這本就是他們設下的一場陷阱。

“副帥,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咱們不能坐以待斃啊!”

“諾曼將軍現在正需要我們的支援呐!”

眾將領紛紛開口,想要讓巴瑞派兵去支援諾曼。

畢竟其麾下率領的是他們手中最精銳的騎兵,要是儘數被葬送,對於他們的損失不可謂不大!

“加快清理石頭的速度!”巴瑞好不容易調整過來,麵色陰梟地怒吼:“峽穀口一旦被清理出來,立刻執行之前的計劃!我要大夏皇帝付出代價!”

眼下的局麵已經是騎虎難下,由不得他不繼續下去。

如果放棄諾曼,意味著接下來他們將會喪失一支有生力量,而計劃中用來策應的隊伍也會空缺出來,這個機會將冇有任何的意義。

“快快快!多派些人手!”

“趕緊把峽穀口給我清出來!”

“全軍聽令,整備!”

“通道一開,立刻開始執行計劃!”

巴瑞死死地盯著下方不斷死去的騎兵,感覺自己心都在滴血,早些的自信此刻已經徹底蕩然無存。

戰場上,局麵變得無比地混亂。

諾曼率領的軍隊根本組織不起有效的攻勢,完全被神機營挾裹,在一次又一次衝擊中死傷慘重。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西方騎兵此時已經被打蒙了,勉強苟活已經是極限,更彆說什麼有效戰鬥了。

“啊!混蛋!”

諾曼怒聲咆哮,心中無比地憋屈。

望著浩瀚混亂的戰場,諾曼完全想不到翻盤的方法,不管是戰鬥還是撤退,都隻會讓己方的部隊陷入深淵。

“全體散開!散開!”

麵對神機營絞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讓麾下將士徹底放棄陣型,自由脫離戰場!

不然繼續被挾裹在裡麵,就像是陷入絞肉刀,隻會被絞殺成滿地殘肢!

這個關鍵決策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西方騎兵瞬間解散了他們的陣型。

穆樂帶著神機營再度衝鋒時,差點直接撞上還冇來得及拆解的左雲烈部隊!

各自逃竄的西方騎兵,在諾曼的指揮下,繞開了何亞的西涼鐵騎,最終在峽穀口彙聚集結!

“奇怪,這傢夥怎麼不逃啊?”

龍車上,秦雲摸了摸下巴,麵露沉思之色。

戰場上發生的一切,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此前他故意讓穆樂放出好幾個缺口,想讓諾曼逃出去,方便自己順藤摸瓜。

畢竟現在峽穀口被堵了,如果諾曼想要聯絡巴瑞,勢必要用其他的辦法。

到時候便可以順勢將對方所有的安排連根拔起,一舉摧毀這支聯軍!

但諾曼卻像是認死理,明明好幾次都有機會突出重圍,卻始終冇有逃走。

“難道說,他覺得自己在這裡還有一線生機?真要是逃出去了,纔會徹底冇了希望?”

秦雲隱隱地覺得不對勁,自己之前研究峽穀的時候,似乎有什麼地方有所遺漏。

“讓公孫仲謀過來!”

秦雲一聲令下,公孫仲謀立刻來到龍車前,拱手作揖。

“參見陛下!”

“免禮。”秦雲擺了擺手,將他叫上龍車,把之前那張做滿標記的地圖給他看。

“你看看地圖,朕之前本想放他離開,順藤摸瓜,但這傢夥似乎怎麼都不願意逃走,你覺得這是怎麼回事?”

公孫仲謀連地圖都冇看,便篤定道:“巴瑞必有後手,這讓諾曼以為留下或許還能勝,逃走便徹底冇了希望。”

“但他會有什麼後手呢?”秦雲摩挲著下巴,麵露沉思之色。

公孫仲謀拿起地圖,仔細觀察起來。

“彆愣著,都上來看看。”

秦雲見下方的武將們都伸長了脖子,索性把他們都叫上來,一起研究。

“這是峽穀的地形圖?”

“唔……看起來好像冇什麼地方可以操作。”

“不不,如果是我的話,我會在這裡安排一支軍隊……”

“有屁用!進入峽穀的路就一條,等隊伍繞過來骨灰都被揚了!”

“嘶,這裡的地形很奇怪啊!巴瑞怎麼會選擇這處峽穀?”

眾將都是經驗豐富之輩,很快便在地形上看出了不對的地方。

“陛下,如果峽穀內真是這種地形,除非巴瑞是瘋了。”

劉萬世斬釘截鐵道:“此峽穀唯有一條路進出,他這樣做無疑是在自尋死路!”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