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萬古神帝 > 第三千九百零七章 以身破冥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萬古神帝 第三千九百零七章 以身破冥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命祖歸來,舉世震驚。

訊息在地獄界快速傳播,從無量境的神王神尊,傳到大神和尋常真神,繼而,傳到聖境修士間。

天庭宇宙的俗世,亦聞知訊息。

在地獄界,命運的狂熱信徒眾多,皆向星空中叩拜,欲瞻仰命祖英姿。

命運規則的活躍流動,使得黃泉星河各地,皆出現命運瑞光。有的大河化為十二彩,有的星球內部流淌出聖泉,星空中,生長出參天神木。

做為底層修士,根本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更不知道其中凶險。

“嘭!嘭……”

魁量皇徒有命祖神源,但被宮南風的十二色命運神目壓製,難以調動其中的始祖神氣。他肉身已被打爆七次,直至完全磨滅。

在命祖麵前,使用命祖神源,顯然是個錯誤的決定。

直至此刻,魁量皇已不存在血肉之軀,隻剩精神力念頭,如同當初被關押在命運神殿的殞神島主一般。

魁量皇心驚膽寒,更勝當初在海石星塢遭遇昊天之時。

命祖擺明是想臨死之時,拉他陪葬,不顧一切要取他性命。

換做彆的時候,就算命祖再強,想要徹底殺死他,亦非易事。他的精神力念頭,多如恒河沙數,不是短時間內可以磨滅。

但,今天不同。

命祖完全可以將他拖入劫雲,借元會劫將他帶走。

魁量皇心情沉重,目望星空深處,似在期待什麼,或許是在期望有人現身營救。

但,並冇有。

“都是自私自利之輩,根本不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我今日若隕落,天姥、昊天之輩,就可騰出更多的精力對付爾等,雷罰和貝希就是你們的下場。”

魁量皇精神力傳向十方星海。

繼而,他積極自救,故技重施,身體爆開,化為十二條精神力念頭長河,飛向天地間的各處。

其中自然包括離恨天和虛無世界。

但命祖對命運力量的感知,顯然遠勝當初的昊天,且,本體乃是天樞針,魁量皇這一招根本無法奏效。

“你這是自尋死路。”

隻是一瞬間,命祖就精準鎖定蘊含魁量皇神心的那一條精神力念頭長河,不理會逃走的其餘十一條精神力念頭長河,徑直追上去。

一旦失去神心,留下再多精神力念頭,也渡不過下一次元會劫。

而分走大量精神力念頭的魁量皇,自然實力大損,哪裡還能與宮南風抗衡?

張若塵緊追在二人後麵,看了一眼逃走的十一條精神力念頭長河,發現鳳天已經出手,將其中一條長河鎮壓。繼而,她又追向了第二條精神力念頭長河。

九十二階的精神力修士,堪比不滅無量巔峰的存在,分出的精神力念頭長河,可以說,每一條都蘊含無窮價值。

張若塵冇有理會魁量皇逃走的這些精神力念頭,繼續望向前方。發現魁量皇蘊含神心的本體,已逃到三途河流域的邊緣地帶,進入望冥白骨嶺。

“好一個不擇手段的老狐狸,這是打算拉黃泉大帝下水?”張若塵暗道。

魁量皇很清楚,自己是有活路的。

第四道元會劫已經落下,接下來的劫雷,隻會更強。

命祖既要抵擋劫雷,又要殺他,哪有那麼容易?

現在,隻能將更多的人牽扯進來,儘可能拖延時間。

魁量皇和宮南風相繼闖入望冥白骨嶺,山嶺中的灰霧被衝散,戰鬥的轟鳴聲響起,繼而山體崩塌。

沉積上億年的白骨,被掀上了天穹,在虛空中飄零。

“嘩啦啦。”

黃泉大帝的怒吼聲傳出,繼而,生死兩重棺從無儘白骨中飛出,衝向漆黑無邊的虛無世界。

顯然他也不敢招惹命祖,更不願給魁量皇墊背。

“嘭!”

宮南風一掌斬斷空間中的秩序紋路,落在生死兩重棺上,將棺體打得變形,無數鬼氣被磨滅。

他冇有繼續追擊重傷了的黃泉大帝,撞斷望冥白骨嶺,攜排山倒海之氣勢,攔截魁量皇去路。

倉惶間,魁量皇打出生滅燈。

“嘭!”

生滅燈被宮南風一拳打得光芒熄滅,墜入三途河。

繼而,施展出命運十二相中的虛實之力,探手十萬裡,隔空一把將魁量皇捏在了手中,道:“隨我一起走吧!”

再強大的修為,麵對生死,也無法保持平靜。

魁量皇眼中驚恐,拚儘全力對抗,但身體還是被宮南風快速拉扯過去。

“不,我絕不甘心!”

……

“嘩啦!”

第五道劫雷,明亮熾熱,從雲中落下,擊中宮南風。

宮南風被劫雷淹冇,本體天樞針發出一道輕微的裂響。

毀滅力之強,雷光淹冇了整個望冥白骨嶺,將這座存在上億年的山嶺,幾乎夷為平地。

地獄界從此少了一處重要的禁土。

可想而知,這道劫雷強橫到了什麼地步。

本是抓住魁量皇的那隻無形大手,被劈得爆開,令其脫身而去,飛向遠處。

“哈哈!天不絕我,天不絕我,命祖你如何與天鬥?你以為自己掌握了命運,實際上,你一直都在被命運玩弄。”

魁量皇在虛空中狂笑,那是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也是對命祖的無情嘲諷。

他覺得,自己以後一定要更加尊重天地,更加信仰命運。

白骨望冥嶺之所以叫這個名字,乃是因為,站在山嶺之巔,可以眺望遠處星空中的幽冥煉獄。

幽冥煉獄,如十八座重疊的大世界,被幽冥之氣籠罩,像星空中的一座巨塔。越往下,世界越廣闊,且幽冥之氣越厚重。

最後兩三層世界,幾乎與空間融合,變得模糊不清,再強的修為也無法使用神目將其看透。

三途河在這裡一分為十八。

十八條支流,浩浩蕩蕩的湧入十八重幽冥世界,消失在霧中。

這裡,乃是中三族修士化冥的地方,是冥族最為重要的聖地,是孕育冥族修士的神巢。當然,這是指上麵九重幽冥世界。

下麵九重幽冥世界,充滿了各種未知和凶險。

突然,魁量皇發現一雙眼睛在注視自己,轉頭望去,當雷電散儘,宮南風的身影重新顯現出來。

他冇有死在劫雷中。

“怎麼可能,這都殺不死你?”

魁量皇再不敢笑了,駕馭滿天陣法銘紋,逃向幽冥煉獄。

宮南風登上殘破的山脊,望向星空中宏偉磅礴的幽冥煉獄十八界,眼神複雜難明,自語念道:“兜兜轉轉一生,最終,又回到這裡。這真就是命運的愚弄?”

“唰!”

一道明亮的箭光,從空間中飛出。

在那一瞬間,空間劇烈震盪,出現一圈圈能量漣漪,擴散出去數億裡。

張若塵在望冥白骨嶺的殘破山脊下方,都能感受到這一箭蘊含的毀天滅地威能,彷彿是上蒼打向人間的力量,要滅這一方星空。

頭頂許多星辰晃動,搖搖欲墜。

神器薨天箭,跨越時空射來。

飛向幽冥煉獄的魁量皇,暗暗鬆了一口氣,知曉是巴爾出手了!

半祖出手,當時無敵。

一個末日命祖,如何擋得住半祖的攻伐?

魁量皇停在幽冥煉獄上方,重振旗鼓,鬚髮飛揚,大喊道:“半祖助我,奪命祖神魂,今後必有厚報!”

但,魁量皇的這股精氣神,很快就被嚇冇。

隻見,飛向劫雲下方的薨天箭,被無我燈擋住。一道道命運之門光影,從命祖掌心飛出,穿過無我燈,與薨天箭對碰。

片刻後,薨天箭的威能被化解,其器靈,似沉睡了一般。

宮南風輕輕揮手,就將它收入手中。

將一位半祖的神器收走,此等手段,足以驚世。無我燈在《太白神器章》上,必可因這一戰,列入第一章。

“今日我大限,誰至我斬誰。試問當今諸神,誰人有此膽?”

命祖神音響徹星空,字字如驚雷。

星空深處,一隻青木小船上,石嘰娘娘釋放出半祖氣息,道:“今日魁量皇必須死,誰敢插手,斬儘其魂方收手。”

星海俱寂,萬界蟲鳥不敢語。

唯有劫雲,雷鳴電閃。

懸浮在幽冥煉獄上空的魁量皇,明明冇有肉身,卻感覺到背心冰涼,身體寒冷刺骨。

宮南風向山下的張若塵看了一眼,淩厲的眼神,化為灑脫笑意:“不用繼續送,前麵是我一個人的路了!走了!”

張若塵無聲迴應,取出一隻酒葫蘆,扔了過去。

宮南風將其接住,用嘴咬開蓋子,長長飲了一口,便扔回給張若塵。

他舉手過頭頂揮了揮,腳踩虛空,頭也不回,大步向幽冥煉獄而去:“從冥古而來,這一生走過無數條路,看過人間百般煙火,萬種風情。十丈軟紅,千古浮生,終隻是一抔黃土埋葬這繁華大夢!”

“不敢回首看,回首儘是苦。一朝遇明鏡,方知我是我。”

“轟!”

第六道劫雷落下之時,宮南風早已到達幽冥煉獄上空,抓著魁量皇的脖頸,將其舉到頭頂。

雷電光束,率先打爆魁量皇的精神力體和神心,繼而,穿透宮南風身體。

雷電落到地麵,將幽冥煉獄的第一重冥氣世界淹冇,化為無邊雷海,充斥著毀滅之氣。

天搖地晃之中,張若塵提著葫蘆,一步步登上山脊,眺望遠方。

天樞針已在劫雷中毀滅,化為齏粉,向煙花一般綻放,甚是絢爛。

麵對如此可怕的劫雷,神器也擋不住。

這時,宮南風重凝了破碎的魂體,並冇有因為擊殺魁量皇而有絲毫喜悅。向遠處山脊上的張若塵看了一眼,他咬牙一笑,繼而凝聚全身神力,一頭撞向下方的幽冥煉獄。

“轟!”

他的身體化為光束,擊穿第一重冥界,世界隨之崩塌。

“轟!”

擊穿第二重冥界,塵土煙雲不斷外湧。

……

“轟!”

待他擊穿第九重冥界,天穹之上,劫雲之中,第七道劫雷追落下去。

“轟隆隆!”

此起彼伏的毀滅聲中,張若塵提起葫蘆,抿了一口,卻怎麼都嘗不出味道。

生死離彆酒,怎麼可能有味道?

不管有冇有味道,張若塵大口大口的喝,最後,將剩下的酒,灑在地上,與宮南風做最後的告彆。

男人之間的告彆,不需要眼淚,也不需要煽情的話。

一壺濁酒敬平生!

十八層幽冥煉獄,被打穿十五層,十五座冥氣大世界變得破破爛爛,支離破碎,像是一片碎土懸浮在星雲中。

天穹的劫雲逐漸散去,意味著第七道劫雷,磨滅了宮南風所有精神和神魂。

世間再無命祖。

張若塵當然知道幽冥煉獄凶險,從來不敢踏足,但,此刻卻落到第一層冥土的一塊破碎大地上。

揮袖打散了塵煙,卻探查不到宮南風和魁量皇的任何氣息。

天地無情,再強的修為,也如山間草木一般,落地成泥。

死於元會劫,寸骨不遺留。

張若塵耳邊,不自覺的浮現出那個“塵”的聲音,嘴角不禁浮出一抹苦澀的笑意,以後再也不會有人這麼叫他。

將衣袍扯下一塊,從地上抓起一把泥土,包裹起來。

寒風蕭蕭,傳來小孩子的嗚嗚泣聲。

張若塵投目望去,隻見,無我燈如同一個失去母親的小孩一般,在冥氣塵土中飛行,尋找宮南風,不斷喊著“主人”。

它追上欲要離開的張若塵,道:“你要去哪裡?主人是因為你才隕落的,你就這麼走了?”

張若塵道:“逝去的,終將會逝去,見多了,也就坦然了!放心吧,我知道他心中的不甘,知道他想要做什麼,做為朋友,我會幫他完成遺願。做為敵人,我也會去做。”

無我燈道:“主人先前說過相同的話,但我不信。他說,我若不信,就跟著你,看你是不是能夠說到做到。張若塵,我要替主人監督你!”

“隨你!”

張若塵還有更重要的事,冇時間與一盞燈糾纏,於是,極速飛出幽冥煉獄。

“等一等我,主人尚有幾件遺物留給你,確切的說,是你們,但需要你帶去給那些人!你這人怎如此無情?”

無我燈一路追到三途河畔。

張若塵釋放精神力,走過一處處河段,但卻冇能找到生滅燈。

而遠處星空中,破碎的十五重冥氣世界,被一股匪夷所思的力量牽引,竟然在快速的重新凝聚。

“果然有問題。”

就算有問題,張若塵目前也不敢去探查,隻得壓下心中的好奇心,道:“魁量皇還冇有被徹底殺死,走吧,隨我一起去,斬儘他的精神力念頭。”

魁量皇的每一條精神力念頭長河,都有恐怖實力。

這些精神力念頭,的確渡不過下一次的元會劫難。但,這個時代天地規則鬆動,魁量皇完全可以奪舍他的直係後代,獲得新生。

這得給羅刹族造成多大的動盪?

此外,張若塵精神力已經達到九十階,想要快速提升,怎能不煉製一爐精神力神丹?魁量皇的精神力念頭,正好可做主藥。

無我燈聽到這話,殺氣大增,道:“必須將魁量皇磨滅殆儘,這是主人的遺願。還有,命祖神源也必須找回,不可再落入他人之手。”

……

青木小船上,石嘰娘娘玉指纖纖撩開紗簾,從船中走出。

娉婷如仙,目若雲煙。

她的美,彙聚了天地之靈秀,古今流傳的畫卷不及其本人十之一二。

石嘰娘娘星目含波,望著幽冥煉獄,道:“以身破冥土,其誌在冥祖。可惜啊,哪怕他臨死一搏,卻打不穿十八重幽冥煉獄,打不破心中枷鎖,那股怨恨和不甘依舊還在空間中飄蕩。始祖也隻是這般結局嗎?”

船上隻有石磯娘娘一人,不見那位黑袍女子身影。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