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一百零二章 少女拜訪,挑戰牧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一百零二章 少女拜訪,挑戰牧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牧北後退,快速的避開十數道劍氣。

“禦氣境初期。”

他淡漠道。

通透境後便是元道層次,元道層次分為禦氣境、真氣境、罡氣境和真元境,並稱元道四境。

他感覺到了,齊琒處在禦氣境初期。

達到禦氣境界,便可內氣出體,隔空伐敵!

齊琒冷哼,劍指朝前一刺,足足三十道劍氣激射而至,每一道劍氣都足可堪比千煉級兵器。

非常強!

“小心!”

不遠處,易長河大聲提醒。

牧北很強,這毋庸置疑,但修為卻是隻有武道層次,而如今,牧北迎戰的是一個元道強者!

且,是地榜上的年輕天才!

迎著三十道劍氣,牧北能感覺到它們的淩厲和可怕,臉色卻冇有絲毫變化。

他踩風行九轉閃避,身形如同風般迅捷飄逸,三十劍氣冇有一道能擊中他。

“齊琒,莫再留手,直接殺了他!”

銀袍中年這時冰冷道。

能拔出那柄青釭劍確實很妖孽,但在冇有成長起來,僅隻武道級的修為,又能妖孽到哪去?

終究敵不過地榜上的元道境天才!

齊琒會意,雙手並劍指交叉前刺。

瞬間,六十道劍氣瘋狂斬向牧北。

霸道至極!

牧北將風行九轉施展到當前極限,自一道道劍氣的空隙間跨過,隨後猛的擲出手中燎雲劍。

燎雲劍似閃電劃出,直逼向齊琒。

百步殺劍!

與此同時,他腳尖猛的一點地麵,如同離弦的箭跟上。

齊琒眸子冷酷,劍指一劃,劍氣迸濺,將燎雲劍震開。

便是這時,牧北逼到近前,一把握住被彈回的燎雲劍,劍出如龍。

瞬空斬!

伴隨著鏗的一聲劍鳴,他與齊琒錯身而過,一條胳膊斜著飛出去。

“啊!”

齊琒慘叫,蹬蹬蹬後退,右手被齊肩斬下。

鮮血噴濺!

“齊琒!”

銀袍中年臉色大變,禦氣境的齊琒竟被牧北斬下一條胳膊!

另一邊,易長河與太虹寶宗其它人也個個變色,又驚又駭。

也是這時候,牧北側身一旋,大成的碎心拳一拳轟向齊琒。

砰!

這一拳落在齊琒胸口,瞬間將齊琒轟出五丈遠,落在地上後大口吐血,有臟腑碎片夾雜其中。

不過,卻是還冇有死。

元道強者生命力極強!

牧北腳尖一點地麵,猛的逼上,長劍立劈而下。

“你敢!”

銀袍中年怒吼,一步踏過來,一拳朝牧北轟出。

先前那九人死了很可惜,但還算不上什麼大損失,齊琒卻不一樣,這可是地榜上的天才!

一聲冷哼,易長河攔在牧北跟前,一拳迎上去。

兩人拳頭撞在一起,同時間後退。

也是這時,慘叫聲再次響起,齊琒的喉嚨被斬開,血水噴湧,轉瞬便是斃命。

銀袍中年狂嘯,猙獰的看著牧北:“我殺了你!”

滿天劍氣激盪,如同是一片劍雨瀑布壓向牧北。

幾乎是這同一時間,一道拳芒隔空轟來,瞬間轟碎所有劍氣,震的銀袍中年後退出去十幾丈。

太虹寶宗山門上多出一個灰袍老者,冰冷的看著銀袍中年:“帶上屍體,滾!”

傅裂,太虹寶宗元老,元道儘頭強者!

銀袍中年臉頰扭曲,卻不敢還手,他遠非眼前這人的對手,隻有教內元老可戰。

他咬牙,走向齊琒等人的屍體。

“等等!”

牧北開口。

銀袍中年下意識止住腳步,死死盯著牧北。

牧北快速將齊琒等人的納戒摘下來收起,而後道:“可以了。”

易長河:“……”

太虹寶宗的一眾弟子和一眾執事:“……”

銀袍中年的臉頰更加猙獰,體外劍氣抖動。

下一刻,一道拳芒落到近前,將他給震飛。

“回去告訴籙離,同代的人可隨意針對他,但若老一輩動手,彆怪老夫發瘋!到了那時,你萬劍洞天隻要有弟子敢出教門,老夫必殺!老夫鬥不過你萬劍洞天,但能殺到你們的弟子不敢出門!”

傅裂冰冷道。

銀袍中年臉色難看到極點,帶著齊琒等人的屍體快速離開了。

牧北看向太虹寶宗山門上,欲向傅裂道謝,卻發現對方已是不在那裡,不知什麼時候離開了。

“傅師叔較孤僻,與我們師兄弟也很少說話,更很少見麵,今日若非為了你,也不會出來。”

易長河走過來道。

他告訴牧北,太虹寶宗如今的綜合實力,在蒼州隻能算是三流級彆,但卻鮮有人敢來冒犯。

而原因,便是有傅裂的存在。

一個元道儘頭級的強者,在蒼州的威懾力可是很強的,除了九大洞天外也就太虹寶宗有了。

雖然隻一人,卻也是足夠了。

隻是,太虹寶宗這些年能拿上檯麵的,也僅就如此了。

其它方麵,尤其是弟子方麵,真的太差了,幾個真傳弟子的實力還不如那齊琒,遠遠不如。

“不過,現在我太虹寶宗有你了!你就是我們的希望!”

他看著牧北,眼中夾雜激動。

牧北如今才十八歲,通透中期的修為,卻是斬殺了元道境的齊琒,未來成就絕對不可限量!

有牧北,宗門的未來便有了希望!

牧北笑了笑,與易長河簡單又聊了些許,而後回到居舍。

他取出從齊琒等人那裡得來的納戒,清點了下內裡東西。

三品中等靈石兩百多塊,適合通透境修行的寶丹一百多顆,三品靈藥數十株,其它不俗之物若乾。

合起來的價值很驚人!

另外,他在齊琒的納戒中發現一塊巴掌大的令牌,以特殊材質打造,上麵刻有一個【靈】字。

“這是什麼?”

他有些好奇,研究了片刻,卻是冇研究出什麼來,於是也懶得在意了,隨意將這令牌收起來。

簡單調整了片刻,接下來,他又開始瘋狂修煉。

未來兩年內,他必須儘全力變強,去奪回依依!

短短七日時間,他將收割來的兩百多塊三品靈石和一百多顆通透寶丹全部煉化完,修為提升了一大截,不過距離通透境巔峰卻是還有段距離。

也是這七天,他殺死萬劍洞天外門前十所有人的事,已是傳遍蒼州修行界,令許多人都震撼。

畢竟,他的修為僅僅隻是處在通透境中期而已。

一晃,又是三天過去。

這天,易長河來找牧北,帶來一個訊息,一個少女前來拜訪,欲挑戰牧北。

“她很不簡單,另外,她好像認識你。”

易長河道。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