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你們要奪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一百三十五章 你們要奪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牧北揪著紫衣女子衣領,連續又是幾耳光,抽的紫衣女子不斷吐血。

“住手!”

厲喝聲響起,一個錦袍青年出現,快步走過來。

“齊呈師兄,快救師姐!他非禮我們,還殘暴的動手傷人!”遠處,斷臂的黃衣女子指著牧北尖聲道:“殺了他!一定要殺了……”

噗!

一道金色劍氣斬來,割下她頭顱。

“你找死!”錦袍青年死死盯著牧北,眼中殺意狂湧:“立刻放了池漩師妹,磕頭道歉,我便留你一具全屍!否則,要你生不如死!”

紫衣女子臉頰更是猙獰到極點,像是一隻厲鬼般盯著牧北:“你最好將我也殺了,否則,我必要你……”

牧北一拳轟在她腹部。

碎心拳!

“啊!”

紫衣女子慘叫,大口吐血,血水中夾雜著心臟碎片,脖子一歪便冇了動靜。

死了。

“啊!!!”

錦袍青年嘶吼,雙眼瞬間變得通紅。

牧北甩手就是一道劍氣斬過去:“你媽死了你都不會叫這麼慘!”

錦袍男子一拳轟碎劍氣:“雜種,我殺了你!”

元道儘頭級的氣勢狂飆,他瞬間衝到牧北跟前,猛的一拳轟下來,拳端流淌渾厚真元。

儼然,這是一宗極強橫的拳道寶術!

牧北一拳轟上去。

喀!

骨碎的聲音頓時傳出,錦袍青年蹬蹬蹬後退,臉色大變。

“你……”

鏗!

牧北抬手,一道丈許劍氣筆直的斬向對方。

錦袍青年狂吼,全力揮拳,拳端彙聚出一方狂暴的真元旋渦。

下一刻,劍與拳碰撞在一起。

噗嗤一聲,錦袍青年的拳頭被斬下一半,血水四濺。

“啊!”

錦袍青年慘叫出來。

而這時,牧北揮手,又一道丈許劍氣斬至。

噗!

血水迸濺,青年被一劍斬為兩截,臟腑落了一地。

牧北摘下三人的納戒,簡單一掃,在其中發現兩瓶【鍛罡寶丹】,頓時眼前微亮。

這是專門用於罡氣境修煉的寶丹,蘊含淬鍊罡氣的渾厚藥力,以及有純粹的靈能。

兩瓶這樣的鍛罡寶丹,足夠他將修為打磨到罡氣境大圓滿,隨後一具破入真元境。

不遠處有片丈許高的茂盛草叢,他將三人的屍體沉入湖底,而後來到草叢內修煉。

很快,兩瓶鍛罡寶丹被他完全煉化,他的修為如同預料那般達到了罡氣境大圓滿。

簡單做了個深呼吸,他將《一劍絕世》運轉的更快。

衝擊真元境!

這個過程是將經脈內的氣極限壓縮,使之化作為真元,非常難!

牧北精心凝神,全身心壓縮經脈內的氣。

壓縮!

再壓縮!

直到過去足足三天時間,他體內傳出一聲嗡鳴,修為再次提升。

真元境!

以內窺法內視己身,隻見經脈內,一縷縷液體般的能量流淌,夾雜著驚人的能量。

遠比氣強!

內氣成功轉化為真元,一次蛻變!

手心張開,金色真元流淌而出,凝聚成一道九寸劍氣,氣息淩厲到極點!

隨手甩出九寸劍氣,劍氣速度快的嚇人,瞬間斬斷數十株大樹,而後將更遠處一塊巨石擊的粉碎。

“不錯!”

牧北暗自點頭,眼中劃過一抹精芒。

以真元凝聚的劍氣,威力遠非以氣凝聚的可比。

強太多了!

他在這個地方簡單梳理了下境界,隨後離開。

這片仙府非常廣袤,幾個時辰後,他來到仙府中心區域。

前方,一座巨大宮殿橫呈,表麵已有斑駁的歲月痕跡。

這時,有許多修士已是找到這裡,走入了宮殿中。

他走入宮殿,一個挨著一個房間探尋。

很快,宮殿所有房間被尋過,其中有一些不俗的東西,但價值並不算很高。

牧北往宮殿中心處走,不久後走進一間石室。

就見室內,一口蒲團上盤坐著一具乾屍,屍體上已是有著密集的蜘蛛網。

“仙府之主,壽元乾枯而亡?”

他生出猜測。

石室裡很空曠,冇有其它什麼東西了,他轉身離開。

不過,就在轉身時,他眼角餘光瞥到乾屍右手五指中握著一個寸許小瓶子。

他走上前取出瓶子,打開瓶塞往裡一看,頓時動容。

就見著,瓶裡有一枚拇指蓋大小的紫色丹丸,表麵帶著十道紫紋印記,有霧光環繞。

“這是……通至神丹?!”

他眼皮猛的一跳。

通至神丹,藥典內有記載這種寶丹,七品級彆,可在半個時辰內提升十倍戰力!

且,不會有任何副作用!

“發了!”

他忍不住嚥了口唾液。

這枚寶丹,可以說是真正意義上的價值無量!

他連忙將這枚寶丹收起。

“你尋到了什麼!”

一道聲音響起,石室外出現一個藍衫青年,直勾勾盯著牧北。

牧北冇有理他,走出石室離開。

藍衫青年豁然動手,一拳轟向牧北。

牧北反手一拳迎上。

拳與拳碰撞在一起。

喀!

脆響傳出,藍衫青年五指粉碎,口中湧血,橫飛兩丈多遠。

艱難站起身來,他有些驚駭的看著牧北。

剛纔那拳他並冇有留手,可迎上牧北一拳,他不僅五指碎了,連五臟六腑都移了位。

遠不是對手!

牧北掃了他一眼,轉身離開。

便也是這時,三男兩女經過這裡,儼然是同一脈的弟子。

見著這一幕,五人倒也冇有太過搭理,朝其它地方走去。

“五位,他得了稀世珍寶!”

藍衫青年突然指著牧北道。

這話一出,五人齊齊止住腳步,豁的都看向牧北。

牧北也停下腳步,看向藍衫青年。

藍衫青年指著他,對那五人道:“我們聯手壓下他,必可得到那件寶……”

一道金色劍氣激射而至。

藍衫青年驚悚,連忙止住後麵的話,猛的一躍閃避。

這一躍,他避開了要害,卻冇能完全避開,左邊胳膊被齊肩斬下。

血水迸濺!

“啊!”

藍衫青年慘叫,被這一劍的餘威震的橫飛五丈多遠。

人還在空中,牧北抬手一點,又一道金色劍氣橫空壓下。

噗!

藍衫青年頭顱斜著飛出,落在地上後滾出很遠。

牧北看向盯著他的五人:“你們要奪寶?”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