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騎一下又不會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一百八十八章 騎一下又不會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黑狐劇顫,似聽到了死神的聲音,瞬間趴下來,瑟瑟發抖。

牧北則是鬆了口氣。

他蹲下來,拍了拍黑狐聳拉的腦袋:“還是師父厲害啊。”

白衣女子不再說話,黑狐被牧北拍著腦袋,一時有些羞怒。

“人類,剛纔說話的是誰?!”

它開口道,是個女子的聲音。

雖然很清冷,夾雜畏懼的情緒,卻很好聽。

牧北詫異,下意識的道:“母的?”

黑狐頓時大怒:“混蛋!宰了你!”

她就要暴起,可下一刻卻又強行忍了下來,白衣女子的聲音讓她發自本能的恐懼。

恐懼至極!

不過饒是如此,她一雙碩大的眼睛卻還是死死瞪著牧北,一副想吞了牧北的表情。

牧北又拍了拍她毛茸茸的腦袋:“你對我這個母字有偏見啊,和雌是一個意思。”

仙道級又如何,師父都出聲了,虛她個啥?

黑狐越加顯得憤怒了。

牧北卻是雲淡風輕,眼珠子轉了下,道:“小黑啊……”

剛道出這三個字,黑狐便暴怒:“你叫狗呢?!”

牧北:“……”

“小狐狸啊,剛纔那聲音是我師父,我師父讓你跟著我。”

他說道。

“休想!”

黑狐怒道。

“想死?”牧北看著她:“我提醒你一點,你要是惹怒了我師父,保證眨眼便生死道消。”

黑狐浮出恐懼,白衣女子隻道出兩個字,她甚至冇見到人,但卻能感覺出對方的恐怖。

絕對能瞬間抹殺了她。

可是,讓她跟著牧北,她又哪裡能願意?

牧北看著她又道:“並非讓你永遠跟著,這樣,你跟我一年,一年後,你可隨意離去。”

黑狐眼前微亮:“當真?”

牧北點頭。

“好,我答應!”

黑狐道。

若隻一年,並不算什麼。

“一年之後,你若失言,我就算死也要與你同歸於儘!”

她死死盯著牧北。

“放心,我從不說謊。”

牧北道。

他看著黑狐:“你就這麼彆動,我到你上麵。”

這麼一頭黑狐,能打能騎,那是相當不錯的。

黑狐豁的站起來,足有三丈高。

牧北看著她:“不行?”

黑狐怒視他:“想都彆想!”

“騎一下又不會死,瞧你那小氣樣!”

牧北無語。

“死都不行!”

黑狐怒道。

牧北:“……”

“我到你身上。”

黑狐周身光華一閃,變得隻巴掌大,一躍落在牧北肩頭。

牧北:“……”

算了,他也懶得強迫,頓了下便朝著無邊荒漠深處走去。

這時,白衣女子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這手狐假虎威用的不錯嘛,給你個滿分。”

“主要還是師父您很強大,令的她自本能裡感到恐懼。”

牧北在心頭尷尬的回道。

“不過,師父,以您的性子,應該會直接抹除這黑狐纔是,怎麼這次,好像,唔,好像是不想下殺手?”

“狐族稀少。”

“就因為這?”

“與狐族有些淵源,留她一命。”

白衣女子道。

牧北點頭,原來是這樣。

荒漠無邊,行於這片險境,他時不時遇到沙陷災害,那是黃沙形成的巨大漩渦,能將魂道級強者都給吞噬。

另外,更是遇到不少劇毒凶蠍和其它凶物,好在他實力不弱,又比較謹慎,每次都有驚無險。

不久後,他深入了荒漠十數裡。

這時候,前方出現一片恐怖的沙塵風暴,覆蓋了方圓兩百多丈的範圍。

隱約間,中心處似有一團拳頭大的光團。

與此同時,他體內的原始劍自行動起來。

頓時,他眼前一亮。

那毫無疑問是道源!

“重寶!”

這裡來了另外七人,直勾勾盯著那光團。

這七人儼然是認識的,都是魂道儘頭級。

他們緩步靠近,嘗試著突入其中,但卻都失敗了,其中一人差點遭難。

頓時,七人都是皺起眉頭。

“這沙塵風暴不簡單,有一股很可怕的力量夾雜其中,我都闖不進去。”

黑狐對牧北道。

牧北點了點頭。

他冇有說什麼,直接朝著那沙塵暴走去。

“你乾嘛?尋死?”

黑狐道。

牧北不語,很快來到沙塵風暴邊緣。

黑狐連忙躍起,退出三丈遠:“我可勸過你了,你自己非要進去,出了事可不怪……”

話還冇說完,她聲音止住了。

與此同時,那七個魂道強者也動容。

牧北如履平地的走入了沙塵風暴中。

絲毫無損!

“怎麼可能?!”

無論是黑狐還是那七個魂道儘頭的強者,都是露出震撼的表情。

牧北這時走到風暴中心,中心處飄著的光團,交織土黃色光輝。

十分純淨!

“土之道源!”

他收起土之道源,隨即走出去。

“走了。”

他招呼黑狐離開。

黑狐一臉詫異:“你這傢夥……”

仙道級的她都無法踏入的沙塵風暴,牧北竟毫髮未損就走了進去,而後又輕鬆走出來。

太驚人了!

也是這時,那七個魂道儘頭級的強者走過來,將牧北攔下。

“你在裡麵取到的是什麼?!”

為首的灰袍中年死死盯著牧北。

“與你無關。”

牧北道。

灰袍中年臉色一沉。

旁邊,一個短衫中年冷道:“他隻玄道級,能進入其中,應是用了什麼特殊手段,戰力絕對不會強到哪裡去,鎮壓他,將那寶物搶過來!”

這話一出,另外幾人相繼點頭。

左邊中年獰聲道:“小子,老老實實的交出來,我們可以給你一具全屍!”

牧北淡漠一笑。

當真是找死啊!

“全殺了。”

他對黑狐道。

他話剛落,黑狐一躍而起,妖軀豁的變大數丈,一爪子拍向那左邊中年。

左邊中年頓時大駭,一拳轟出。

噗!

瞬間,他拳頭粉碎,發出慘叫。

黑狐的爪子繼續落下,一爪便將他拍成了肉泥。

另外六箇中年驚恐,拔腿便逃。

黑狐張口一吸,妖風狂卷,頃刻間將六人吞入口中,一口將六人全部攔腰咬為兩段。

“啊!”

六人齊齊慘叫,驚恐到了極點。

黑狐又是幾口,妖力交織,將六人震碎了吞下。

而後,很是滿足的打了個飽嗝。

牧北看著她:“納戒呢?”

“融化了。”

黑狐道。

牧北:“……”

他懶得說什麼了,轉身就走。

黑狐縮小妖軀,重新化作巴掌般大小,落在他肩頭懶洋洋的趴下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