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兩百零四章 一群廢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兩百零四章 一群廢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眾人變色!

紫衣青年可是北劍大教的一個年輕天才,處在靈生境,竟被玄道境的牧北轉眼重傷!

牧北提劍逼上,揮劍便斬。

“保護師兄!”

幾個北劍大教的弟子怒喝。

同一時間,雷家、靈石閣和無雙劍門的數十個弟子一起動手,相繼喚出兵器殺上來。

牧北看都不看這些人一眼,身畔,一百五十柄玄劍浮現出來,激射而上,劍威淩厲。

隻刹那間,便有慘叫響起,其中一人被一柄玄劍貫穿心臟,被這玄劍拖著橫飛九丈。

而這時,牧北的銀劍斬到紫衣青年跟前,劍勢更強盛了些。

紫衣青年頭皮發麻,一聲狂吼,體內衝出大片的暗色劍氣。

銀劍至!

嗤嗤嗤!

輕響傳出,暗色劍氣全被撕裂。

隨後,銀劍斬在紫衣青年喉部。

噗!

血水迸濺,紫衣青年頭顱飛起。

“師兄!”

幾個北劍大教的弟子大駭。

與此同時,一眾散修發抖。

一個靈生境的強者,就這麼片刻間就被牧北斬下頭顱。

這戰力,簡直是……恐怖!

北劍大教一個傾慕紫衣青年的女修怨毒的盯著牧北,尖叫道:“你這惡魔!你該……”

“逼話多。”

牧北一劍劃過,噗嗤一聲將她腦袋斬下來。

銀劍染血,他看向北劍大教、雷家、靈石閣和無雙劍門的數十弟子,看向準備一起討伐他的十幾個散修,抬手一點。

鏗!

劍嘯刺耳,一百五十柄玄劍直接斬上去,皆纏繞劍勢。

一時間,隨這些玄劍斬過,淩厲霸道的劍風隨之呼嘯。

虛空嘶鳴!

數十人驚悚,其中最強也才養神境大圓滿,根本擋不住,眨眼便有十數頭顱飛起。

眾人驚悚。

打不過!

尤其是其中十一個散修,個個麵露恐懼,當即便後退。

牧北一劍橫掃,大片金色劍氣激射而至,其中幾人的頭顱直接飛起,血水噴湧出來。

“你……你乾什麼?!我們已經罷手了,你為何還下殺手?!說到底,這是你與北劍大教和雷家他們的仇怨啊,除魔大會又不是我們主持的!”

其中一人又恐又怒的道。

牧北一步踏到這人跟前,一把抓住這人的頭髮往下壓,一個膝踢落在這人下顎位置。

喀!

骨裂的聲音傳出,這人的下顎頓時粉碎,牙齒脫落一大半,大片血水從口中湧出來。

“啊!”

這人慘叫。

“你這麼可愛,你身邊的親朋好友知道嗎?”

牧北看著他道。

兩柄玄劍斬過來,噗噗兩聲將他雙腿截斷。

“啊!”這人再次慘叫,眼中滿是恐懼,模糊不清的求饒:“我……我錯了!求……”

牧北揮劍一斬,將他腦袋斬下來。

而後又是一劍,五道劍氣散開,將另外五個想逃的散修斬掉。

所有人都恐懼了,一個個朝後退。

牧北看向這些人:“你們在這裡舉辦除魔大會,不就是為了殺我嗎,我來了,你們卻要退?”

數十人臉色難看,其中一人咬牙道:“姓牧的,你彆得意,我北劍大教的真正天才尚未出山,等到他們出來,你必定……”

話還冇說完,一柄玄劍便斬過來。

這人驚恐,狂吼著全力斬出一劍,大片劍氣席捲而上。

下一刻,玄劍至!

嗤嗤嗤!

所有劍氣粉碎,玄劍落在這人頭顱上,直接將他頭顱削為兩半。

眾人更恐懼了。

“一群廢材。”

牧北淡聲道。

一百五十柄玄劍縱橫激盪,劍勢環繞,籠罩住所有人。

“啊!”

慘叫淒厲,一顆又一顆頭顱飛起。

“峰主大人,救命!救命啊!”

北劍大教的一個弟子朝著玄袍中年求饒,驚恐到極點。

玄袍中年自然是看到了這裡的一幕幕,卻是被黑狐死死牽製著,根本無法過來救助。

“啊!”

慘叫刺耳,此起彼伏。

牧北出手無情,劍勢戰力全開,一百五十柄玄劍縱橫激盪,很快便將所有人全斬掉。

血水潺潺而流,將地麵染紅大片。

不遠處,一群看熱鬨的修士個個心悸,不住的倒吸冷氣。

以玄道級的修為獨對數十個魂道級強者,轉眼全部斬殺。

這是何等戰力?!

牧北收起所有玄劍,看向與黑狐鬥在一起的玄袍中年。

靜靜看著。

玄袍中年見牧北斬殺了所有人,已是無心再戰,但黑狐卻不放過他,攻勢淩厲不絕。

如此一來,玄袍中年的戰氣瞬間弱於黑狐,開始落在下方,不久後被黑狐一擊轟飛。

也是這時,牧北動了,如一道閃電逼到正處橫飛中的玄袍中年身後,猛的一劍斬出。

瞬空斬!

且,劍勢巔峰爆發!

一時間,刺耳的劍嘯響徹天際,將附近雲層全部震散。

玄袍中年臉色一變,此時身體還未穩住,根本避不了。

下一刻,劍至!

噗嗤一聲,這一劍斬在玄袍中年脖子上,將脖子斬開一條劍口。

砰!

玄袍中年的身體朝反方向橫飛,脖子處大片血水濺出。

“該死!”

他又驚又怒,快速穩住身形。

不過,纔剛穩住身形,黑狐出現在跟前,一爪壓下來。

洶湧的幽黑色妖力環繞爪心,震的虛空出現一道裂痕!

毀滅性氣息將玄袍中年整個籠罩在其中。

玄袍中年臉色大變,連忙揮劍迎上這擊。

可惜,終究是出手慢了,被黑狐一爪拍在胸口,頓時間整個胸膛凹陷粉碎,七竅湧血。

手中的劍飛出去,他如稻草人從高空墜落,在黑狐這全力一擊下遭了難以想象的重創。

也是這時,牧北再一次逼到跟前,手中銀劍猛的一斬。

鏗!

劍嘯刺耳,淩厲劍風呼嘯。

瞬空斬!

劍勢!

玄袍中年口中湧血,麵露驚恐,大叫道:“住……”

纔剛道出一個字,牧北手中的銀劍便斬在他脖子上。

嗤的一聲,這一次,玄袍中年的頭顱斜著飛了出去。

隨後,直到他的屍體落在地上,血水方纔從脖子處噴湧而出。

附近,諸多修士狠狠一顫。

北劍大教的一個峰主,仙道級強者,就這般被牧北殺了。

“雖說是在黑狐那一擊下遭了極重的傷,可終究是仙道級啊,他居然一劍就……”

“他對攻殺時機的把控,太精準了!”

一些修士心悸。

黑狐縮小妖軀落在牧北肩頭,淡淡道:“戰鬥意識還不錯。”

牧北笑了笑:“勉勉強強。”

收起玄袍中年的原符地寶劍,收起對方的納戒和其它人的納戒兵器,他轉身離去。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