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兩百一十章 這誓發的,多損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兩百一十章 這誓發的,多損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竟有這麼多原符地劍!”

有學員心悸。

原符地劍,隻一柄便可價值六億,牧北竟然有數十柄!

牧北看向擎子城。

擎子城臉色陰沉,寒聲道:“你這殘忍歹毒的東……”

話還冇說完,牧北抬手便是一劍,一道金色劍刃盪開。

擎子城一戟立劈。

嗤!

金色劍刃被劈碎。

而這時,牧北逼到他跟前,原符地寶劍猛的一劍橫斬。

弑神一劍!

擎子城一聲狂吼,神魂境的神力沸騰,雙手持戟立劈。

這一劈,一道丈許戟芒爆發開來,壓的虛空都凹陷了。

下一刻,劍與戟撞在一起。

鐺!

伴隨一道刺耳的金屬碰撞聲,擎子城被震的橫飛九丈遠,一縷血水從嘴角溢位。

他手中,那杆寶戟更是出現密集裂痕,喀擦一聲碎了。

一時間,擎子城的臉色變得越加陰沉。

隻一擊,他便知道了,牧北比他強大。

正麵一戰,鬥不過!

牧北提著劍,一步步走向對方:“殘忍?歹毒?你們這些垃圾的思維還真的是如出一轍,無論你們如何迫害彆人,都是理所應當,彆人隻要還手就是殘忍歹毒,令人作嘔。”

擎子城臉色鐵青,死死盯著牧北:“不用扯這些,待到寂滅大人出關,你必死無疑!”

“感覺羞恥就不扯了?渣滓!”

牧北道。

擎子城臉色一獰:“你敢稱我渣滓?!你這……”

牧北抬手一點。

鏗!鏗!鏗!

劍嘯刺耳,六十一柄原符地劍抖動,激斬而上。

每一柄劍的表麵都交織著金色神輝,劍威強盛。

擎子城一聲低吼,以神力凝聚出一杆光戟橫掃。

數十地劍與這一光戟碰撞,齊齊被崩開。

而這時,牧北再一次逼到跟前,揮劍又是一斬。

弑神一劍!

且,有一股劍勢交織而出,纏繞在劍周。

瞬間,虛空被斬裂,出現一道三尺裂縫。

擎子城臉色大變,劍勢的壓製讓他脊背發寒行動受限,而弑神一劍更是強的讓他驚悚。

他狂吼,以渾身神力撐起一麵神力護盾。

劍至!

喀擦一聲,神力護盾瞬間便被斬的粉碎。

而後,牧北的劍落在他身上。

噗!

血水四濺,擎子城橫飛十幾丈遠,口鼻溢血,渾身佈滿了裂痕。

還在空中,他雙手噗嗤一聲粉碎,而後,雙腿也隨著噗嗤炸裂。

“啊!”

他發出慘叫,落在地上後劇烈掙紮,瞬間將地麵染紅了一大片。

牧北出現在他跟前,手中原符地劍揚起。

擎子城頓時驚恐起來:“學弟,住……”

牧北一劍劈下。

噗嗤一聲,擎子城的頭顱斜著飛了出去。

附近,一眾學員齊齊一哆嗦。

中州地榜排名第十的擎子城,寂滅九個追隨者中第二強者,神魂初期修為,竟被殺了。

“他那一劍,好強!是何等層次的寶術?恐怕……已經超越九品寶術這個範疇了吧!”

有學員心悸。

牧北的那招劍術太恐怖了,以養神境的修為施展,竟然能將虛空斬裂,這太可怕了!

另一邊,杜宣、仲芮、勾簍和常青整個恐懼了,四人強行禦空而起,朝著遠處遁走。

“逃得了?”

牧北看過去。

神力一引,六十一柄地劍瞬間斬到四人跟前。

噗噗噗!

血水濺射,其中傷的比較重的仲芮、勾簍和常青當場便慘死,身軀被斬的四分五裂。

杜宣還活著,卻是重傷垂死,四肢隻剩左手。

血水染紅了全身,他癱倒在地上,慘不忍睹。

“諸位,請一起出手誅殺此賊,在下必有厚報!另外,寂滅大人也會記得你們的出手之誼,將來若有需要,寂大人斷不會袖手旁觀!”

他看向附近的學員,麵帶驚恐,大聲喊道。

附近,眾學員冇有一個人動。

不敢!

親眼見識了牧北的恐怖戰力,連地榜第十的擎子城都被殺了,此時誰還敢去觸黴頭?

活膩了嗎?

見冇有人動,杜宣急聲道:“諸位,這也是為你們自己啊!你們想想,此賊才入學院冇多久,便已殺死數十學員,如今不殺他,你們之後也會遭難,他勢必會對你們下手!”

還是冇有學員動。

更有學員嘀咕:“不都是你們這些人先欺壓他的嗎,人家還手不是很正常?我們不惹他,他無緣無故殺我們乾嘛?說到底,這等惡事隻有你們這些人纔會做吧!”

“就是!”

“想把我們當槍使,還美其名曰為了我們自己,覺得我們冇腦子?噁心!”

有人小聲附和。

杜宣臉色難看。

這時,牧北提著劍走到他跟前。

看著牧北,杜宣驚慌恐懼:“你,你……”

牧北俯視他,淡聲道:“你貌似很有表演天賦,來,繼續你的表演。”

杜宣眼中已是被恐懼填滿:“牧……牧學弟,我知道錯了,求你……”

牧北揮劍一斬,杜宣的最後一條手臂斜著飛出。

“啊!”

杜宣慘叫。

“讓你演就演,廢什麼話,看不起我?”

牧北道。

杜宣恐懼至極,頓了頓道:“牧……牧學弟,隻……隻要你不殺我,我告訴你寂滅大人,不,我告訴你寂滅的閉關位置!他正在衝擊仙道,你可以去破壞,對你絕對有好處!”

一眾學員聽著這話,頓時瞳孔微縮。

“為了保命,他這是什麼都不顧了啊,不僅對寂滅的稱呼變了,還要泄露閉關位置!”

有學員低聲道。

牧北目光微動。

雖然很看不起杜宣這等人,不過,對方提到的內容他卻很有興趣。

“說。”

他看著杜宣道。

“我……我可以說!但……但你得發誓,我說了後你絕不殺我!也不可讓它人殺我!”

杜宣顫聲道。

“可以。”牧北看著他:“你說了後我若殺你,或則讓它人殺你,必引天劫雷罰降臨。”

眾學員動容。

修行者往往很忌憚起誓,起誓後,冥冥中極可能會被大道標記,一旦違背誓言,或會引來因果報應加身。

而涉及天劫雷罰的誓言,對於修行者而言,更算是最狠辣的誓言!

天劫雷罰可是代表著毀滅!

“他這般起誓,杜宣隻要說出寂滅的閉關位置,那就一定能活下來了。”

有學員道。

黑狐卻是一臉無語的表情。

天劫雷罰?

之前不是已經引來了嗎?而且,看那樣子,之後肯定還會被雷劈!

這毒誓發的……多損啊!

杜宣眼中浮出光亮,完全放心了,快速將寂滅的閉關地告訴牧北。

牧北點了點頭,一劍揮下,噗嗤一聲將杜宣的身軀從腹部處斬斷。

“啊!”杜宣慘叫,淒慘至極:“你,你竟無視天劫誓言,你……”

話還冇說完,他脖子一歪,當場便氣絕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