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兩百二十九章 很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兩百二十九章 很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小心些。”

牧北對夢初吟和景妍道。

夢初吟和景妍認真點頭。

也是這時,五道身影自不遠處出現,見著三人後,直接殺過來。

蕪族修士!

其中,三人處在聚魂境界,兩人處在神魂初期。

轉眼即至!

夢初吟和景妍同時喚出地寶級兵器,就要動手。

而這時,牧北眸光微閃。

天一魂祭,發動!

撲來的五個蕪族強者,處在聚魂境界的三人當即狠狠一顫,直接摔倒在地冇了氣息。

“啊!”“啊!”

另外兩人慘叫,踉蹌倒地,抱著頭顱劇烈抽搐。

“魂……魂殺術?!你……竟然會魂殺術?!”

其中一人驚悚盯著牧北,雙眼中已佈滿了血絲,儼然是承受了難以想象的劇烈痛楚。

夢初吟和景妍齊齊動容,不可思議的看向牧北。

魂殺術可是出了名的珍稀,極難修煉,牧北居然會魂殺術?!

牧北不語,眸光一閃。

“啊!”

開口的蕪族修士發出撕心裂肺慘叫,脖子一歪便冇了動靜。

死了。

牧北看向最後一個蕪族修士,天一魂祭再展,對方發出一道淒厲慘叫,而後便死了。

神魂被擊碎而亡!

而之前四人,亦是這般死去。

“果然很強!”

牧北暗道。

天一魂祭太驚人了,他站著不動,便擊殺了兩個神魂初期強者和三個聚魂境修士。

厲害!

夢初吟和景妍怔怔看著牧北,景妍道:“你這傢夥,真是不斷給我們製造震撼!”

牧北笑了笑,將五個蕪族修士的納戒收起來。

這場大比,可以說是收割修煉資源的好時機。

隨後,他招呼夢初吟和景妍,繼續擊殺蕪族。

斬光山群中的所有蕪族修士,中州便就勝了。

三人離開這個地方,奔於灰色山群,相繼又遭遇一些蕪族修士,個個勇猛凶戾。

不過,三人實力不俗,尤其是牧北,強的駭人,所遇到的蕪族修士全部被斬殺。

轉眼間,一天過去,三人殺到山群中部區域。

這裡是這生死大比的最激烈區域,中心戰區!

放眼望去,足有兩百多年輕修士在此地廝殺,其中,修為最差都是聚魂境層次。

地上已滿是血水。

蕪族占據著上方。

絕對上方!

這一脈的年輕一代頂尖強者,全彙聚在這裡!

而這一族,尚且還有三人未曾參與到戰鬥中。

三人站在一塊巨石頂部,中間是個暗衣男子,左側是個藍袍男子,右側個血袍男子。

“蕪族年輕一代前三,皆極強,冇有一人弱於寂滅。尤其是那暗衣男子,桑隅,蕪族年輕一代第一人,據說比寂滅強大很多,一些仙道初期的強者都不是對手,非常恐怖!”

景妍沉聲對牧北道。

牧北閉關的這些時間,她們得知了許多訊息。

聞言,牧北看向桑隅,而後目光微動。

對方的氣息難以捕捉,深邃宛若幽潭。

這種感覺,他隻在仙道級強者身上感覺到過!

似是察覺到了牧北的注視,桑隅看過來。

他眸光深邃,臉上看不到什麼情緒波動。

“牧北,不久前斬了中州那個烈焰靈體,如今是中州年輕一代第一。”

藍袍男子道。

桑隅麵色平靜,隻字未有。

血袍男子嘴角微獰:“哦,是嗎?這麼說來,他可讓我活絡下筋骨!”

說著,他躍下巨石。

“莫大意,他不弱。”

藍袍男子道。

“他不弱,我更強!”

血袍男子朝牧北走去,這個過程中隨手一揮,一片血光劃過,將五箇中州修士籠罩。

五箇中州修士實力不弱,但在這片血光下,卻瞬間發出淒厲慘叫,轉眼間便被融化。

慘死!

很快,血袍男子走到牧北身前丈許位置,獰聲道:“來吧,讓我看看你被融化的……”

話還冇說完,牧北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他跟前,揮劍一斬!

血袍男子臉色一變,右手心彙聚出一片血光,一掌拍上去,直接將前方虛空震的破裂。

掌劍相撞。

嗤!

一聲輕響,男子掌心的血光直接被撕裂。

隨後……

噗!

血水迸濺,男子的右手直接被斬了下來,蹬蹬蹬的朝後退。

牧北邁出一步,瞬間又出現在男子跟前,依舊是揮劍一斬。

血袍男子驚悚,一聲狂吼,通體神力沸騰,快速於身前彙聚出一方渾厚的神力護盾。

牧北的劍至,落在護盾上。

喀!

一聲輕響,護盾粉碎。

牧北的劍卻趨勢不減,如閃電般自男子的脖子處一劃而過。

噗!

血袍男子的頭顱飛起。

夢初吟和景妍看呆了。

血袍男子絕對不比寂滅弱,可卻被牧北一劍就斬了!

隻一劍!

距離牧北斬殺寂滅,這纔過去十來天啊,但,牧北的戰力卻是提升了這麼一大截!

蕪族正在參戰的年輕一代修士,見著這一幕皆變色。

“怎麼可能?!”

血袍男子可是他們蕪族年輕一代第三的強者,實力可怕的很,卻被牧北這般斬了。

灰色山群正上空,瑪玄眼中流露出精芒。

顯然,牧北的進步之快讓他也為之驚訝。

對麵,蕪族之主臉色微沉。

“瑪玄院長當真是尋到一個出色人才!”

他冷漠道。

瑪玄淡漠不語,隻是靜靜的看著牧北。

而這時,牧北的目光落在桑隅身上。

他冇有說什麼,隻是靜靜看著桑隅。

桑隅旁邊,藍袍男子眸子冷冽,朝前走出一步,卻被桑隅攔下來。

“我來。”

桑隅道。

話落,他已消失在原地,無聲無息便出現在了牧北身前丈許位置。

牧北眸光微動。

快!

好快!

剛纔,他甚至冇有看清對方的動作!

桑隅淡漠的看著牧北,在牧北的視野中,身影忽而變得虛淡起來。

牧北眸光一凜。

下一刻,一股恐怖力量自他正前方襲來。

來不及多想,他朝著前方便是一劍斬出。

桑隅的身影顯化出來,這一劍與對方的拳頭撞在一起,發出鐺的一聲金屬脆音。

非常刺耳!

砰!

一聲悶響,牧北蹬蹬蹬後退五步遠。

持劍的虎口,有一縷鮮紅血水溢位。

受傷了!

不過,他的眸光卻是變得灼熱起來。

“很強!”

他直視桑隅。

桑隅看著他:“你也不弱,同代裡,你是第一個擋下我一拳的人。”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