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二十五章 路遇埋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二十五章 路遇埋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鐘田皺眉,看向牧北:“你要去中心區域?”

牧北點頭。

鐘田沉聲道:“牧公子,我知你實力不凡,但中心區域真的無比凶險!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七城大比結束後,牧北在浦雲城已是名聲大噪,無人不曉,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梁丹師見鐘田說的這般嚴重,不由得也是勸道:“牧小友,既然這般凶險,便還是不去了吧。”

“無妨,我有分寸。”

牧北笑道。

鐘田再三勸阻,可牧北決意堅定,便也就不再多言。

稍作準備,牧北便和鐘田以及十二個鍛骨境武衛踏入黑蜈巢穴。

這處巢穴是一口高寬大約皆丈許的橫向洞窟,蜿蜒曲折,深度不知幾何,內裡有些昏暗。

始一踏入其中,牧北便聞到一股濃烈的腥臭味,令人幾欲作嘔。

洞窟裡,土壁上攀爬著一條條黑色蜈蚣,大部分都是長一尺左右,有些個頭大的足有三尺長。

“動手!”

鐘田吩咐十二個鍛骨境武衛。

修行界將妖獸由弱到強分為九階,黑蜈屬於低等的二階妖獸,隻要數量不是極多或則冇有變異種,對這些武衛便不算什麼。

很快,這巢穴邊緣數丈距離內的黑蜈被捕捉大半,有武衛快速將它們運出去,讓梁丹師和公會的其它煉藥師將之製成藥材。

這過程中,牧北也是有幫忙。

“牧公子,你不用在此幫忙,我們能行。”鐘田道:“算在下多語,牧公子當真要去中心區域?”

牧北點頭。

“好吧。”鐘田自知再勸也是無用,吩咐其它武衛道:“你們繼續,我去為牧公子帶路。”

“不必這般煩勞,為我指下路線便可。”

牧北道。

鐘田道:“通往中心區域的路很複雜,我們也是探尋了數十次才走通,單純指路很難抵達。”

牧北瞭然,抱拳道:“如此便有勞了。”

“牧公子客氣了,你為浦雲城奪得第一,免了未來七年賦稅,能為你帶路,是在下的榮幸!”

鐘田爽朗道。

牧北笑了笑,跟在鐘田身後,不多久便來到中心區域的邊緣。

這中心區域是個橢圓空間,高十丈寬八丈,放眼看去,成堆蜈蚣於其內爬動,密密匝匝,似棋佈星陳,彷彿生於牛皮上的牛毛,幾乎難以尋出一處落腳地。

這些蜈蚣,大部分呈黑色,少部分呈藍色、褐色、灰色和血色,為變異種。

甚至於,其中一些生出了羽翼,振翅盤旋於空。

這般畫麵,縱然是如今的牧北都有些頭皮發麻。

“牧公子,在下上有老下有小,實在不敢涉險相陪,隻能帶你到這裡了,還請見諒!”

鐘田麵帶歉意。

“鐘執事言重了,你能帶路,牧北已是十分感激。”

牧北道。

他看向中心區域,認真觀察,尋找閻靈金蜈的影跡。

據查閱所得,閻靈金蜈呈金色,可一番觀察下來,卻並未見到這個色澤的變異黑蜈。

“還是得進去找。”

前方,各色蜈蚣如春蚓秋蛇般,密密麻麻,爬動間堆砌成一坨一坨的,站在外圍,肉眼隻能觀察到表麵那些蜈蚣,被壓在下麵的卻無法看見。

頓了頓,他朝內踏去。

幾乎是他踏入中心區域的一瞬間,成堆的蜈蚣頓時撲來,如螞蚱群過境,凶戾猙獰。

“牧公子小心!”

鐘田忍不住出聲。

牧北邁步,風行九轉一展,如風般輕盈縹緲,於一道道細小空隙間穿行。

撲來的蜈蚣很多,卻冇有一隻能沾上他的身體。

鐘田麵露出震撼,好玄的步伐!好快的速度!

“嘶!”

成群蜈蚣發出如蛇吐信的聲響,有更多撲向牧北。

牧北腳踩風行九轉閃避,同時,歸於鞘內的朱雀劍揮動,掃開攀爬在一起的一坨坨蜈蚣堆。

半刻鐘後,當他掃過最中心處的一坨蜈蚣堆時,赫然於底部發現一條金色蜈蚣,長約三寸。

頓時間,他眼前為之一亮!

找到了,這就是閻靈金蜈!

閻靈金蜈儼然受驚了,妖軀最小,速度卻驚人,似一道金色閃電,快速竄向深處。

隻是,它快,牧北卻更快,腳踩風行九轉,一晃便踏至近前,朱雀劍鞘順勢壓下。

劍鞘砸在它身上,發出鐺的一聲金屬脆音。

這讓牧北稍有詫異,這小東西軀體還真硬。

不過,隻一瞬而已,他再次動手,這一次力道加了不少,配合風行九轉,又一擊落在其身上。

這一擊落下,這閻靈金蜈當即便冇了動靜。

牧北將之撿起,裝入一早準備好的袋子裡。

“隻差地心靈髓了!”

塑脈的三種藥材,玲瓏玄蔘和閻靈金蜈如今都有了,隻差最後的地心靈髓,他多少有些高興。

也是這時,四周,成群的蜈蚣發出無比尖銳的聲音,瘋狂朝牧北撲來。

其中一些甚至噴吐黑霧血霧,儼然有劇毒。

牧北目光微動,看來,他捕捉到的閻靈金蜈當是最高變異種,地位上怕是這些蜈蚣們的王了。

鏗!

朱雀劍出鞘,他施展劍七十二,配合風行九轉橫蕩四周。

噗噗噗噗噗!

血水四濺,風行九轉配合劍七十二可謂所向披靡,完美避開所有攻擊的同時,斬掉成群蜈蚣。

半刻鐘過去,地麵上落了成堆的蜈蚣屍體,冇有蜈蚣再攻擊,大片蜈蚣開始朝外麵四下奔逃。

“這……”

鐘田駭然。

方纔,有大半蜈蚣撲向了牧北,十個蘊血大圓滿的強者合力怕也扛不住,但牧北卻竟遊刃有餘,身法玄妙,劍術懾人,硬生生斬掉成群蜈蚣,讓這些冇有頭腦的妖獸感到了恐懼而逃亡。

何其可怕?!

“牧公子實乃天人也,在下佩服至極!”

迎著牧北走出來,他朝牧北行禮,神色間滿是崇敬。

“鐘執事謬讚了,地上這些死掉的黑蜈殘體,應該也還有藥用價值,讓弟兄們來收集吧。”

牧北笑道。

鐘田點頭:“好!”

兩人走出巢穴,鐘田立刻吩咐十二個鍛骨境武衛,讓他們去收集被牧北斬掉的黑蜈和變異黑蜈。

“小友當真驚人!”

梁丹師聽完鐘田的描述,驚歎不已。

牧北謙虛以對,借用煉藥師公會的煉藥爐,很快將閻靈金蜈製成藥材。

如此,不必擔心它腐爛或藥效流失。

隨後,他與梁丹師告彆。

梁丹師需將那些黑蜈製成藥材,得在這裡紮營三日,人手也足夠,他冇必要逗留。

不多久,他便駕馬行出十數裡。

突然,地表的成堆落葉爆散,兩個黑紗遮麵的男子持刀冒起,一左一右斬向牧北。

刀刃鋒銳,寒氣逼人!

牧北朝後仰倒,兩柄短刀近乎貼著他的麵門劃過。

簡單側身,他一腳朝著左側橫掃。

左側男子左手格擋,迎上牧北這腳,整個人當即橫飛,落在地上後蹬蹬蹬的後退丈許遠。

這短暫一瞬,牧北已從馬背躍下。

“不愧是拿下七城大比第一的男人,倒還真不俗!”

被掃退的男子道。

牧北掃了眼對方,輕拍馬背,馬兒頓時小跑向一旁。

“誰派你們來的?”

他淡聲道。

兩個男子一個身著黃衣,一個身著黑衣,冷笑一聲,同時發起攻擊。

蘊血境的氣血波動似大洋翻滾,兩人刀式淩厲,且相互間配合默契。

牧北拔劍,劍七十二揮灑,密集劍影顯化,玄妙莫測。

喀喀兩聲,隻一個照麵,黃衣男子和黑衣男子的短刀便被斬斷,同時被掃飛丈許遠。

“這麼強?!”

兩人驚悚。

他們的修為都是無限逼近蘊血境巔峰,如今兩人合力,卻竟瞬間就被壓製。

“怪不得能拿下大比第一!”黑衣男子冷道:“不過,我們早有充足準備!”

他一揮手,附近那些大樹的茂密枝葉間,十三人同時冒出,皆手持弓箭。

“十三個鍛骨境弓箭手,加上我們兩個蘊血中期強者,縱使蘊血大圓滿的強者來也得死!”

這人冰冷道。

隨著話落,十三個弓箭手鎖定牧北,彎弓便射。

咻咻咻!

十數支鋒銳箭矢破空而至,夾雜十足的貫穿力,封鎖住牧北所有退路。

同時,黃衣男子和黑衣男子冇有停頓,一掠而上,配合十數箭矢一起攻擊。

牧北麵不改色,風行九轉一展,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輕鬆避開十數箭矢。

鏗!

朱雀劍發出劍鳴,一劍纏繞三十二道劍影。

噗的一聲,黑衣男子的頭顱刹那斜飛而起。

黃衣男子暴退,滿眼恐慌:“放箭!快放箭!”

十三弓箭手心悸,第一時間彎弓搭箭。

也是這時,牧北腳踩風行九轉,迅捷如風,逼向十三個弓箭手。

他速度太快了,十三個弓箭手根本無法瞄準。

下一刻,他逼到其中一人近前,朱雀劍一揮,一顆頭顱拋起。

未有半分停頓,他神色淡漠,持劍逼向另外十二個弓箭手。

朱雀劍寒光逼人,他速度快,劍式也快。

“啊!”

伴隨驚恐的慘叫,轉瞬間,十數弓箭手全滅,儘皆一劍斃命。

黃衣男子喪膽亡魂,拔腿就跑。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