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兩百五十七章 再說一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兩百五十七章 再說一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乾什麼?!”

黃衣女子喝道。

牧北握著對方手腕,五指用力。

黃衣女子細皮嫩肉,頓時發出痛苦的叫聲,抓著表格的手一鬆。

牧北一把將表格抓到手中,隨手甩開對方。

黃衣女子驚怒,大叫道:“那是龐少的煉器室,還不給我放下!”

牧北懶得理她,照著表格上的煉器室走去。

黃衣女子衝出來,攔住牧北道:“你耳朵聾了?!我的話你……”

牧北抬手一耳光。

啪!

耳光聲響亮,黃衣女子被抽飛,一頭撞進櫃檯裡,頓時披頭散髮。

掙紮著站起身,她口鼻朝外溢血,癲狂的尖叫起來:“啊啊啊啊啊!你竟敢打我!”

她歇斯底裡的撲向牧北,抓向牧北臉頰。

牧北一把掐住她的喉嚨,直接提起來:“信不信我直接宰了你?”

他眸光泛冷。

這女人,服務態度不好便罷了,冷嘲熱諷也罷了,對玄袍青年與對他的態度兩個樣,他亦懶得在意,但,自己已辦好手續的煉器室,居然自作主張的就要交給玄袍青年!

這他不能忍!

當他是軟柿子,想怎麼捏怎麼捏?

黃衣女子頓時一顫。

這些年,牧北可是一路殺過來的,氣質與普通修士天地之彆,此時一動冷意,令黃衣女子頓時感覺自己迎上的彷彿是一尊死神。

“你,你……”

她聲音發抖,臉上流露出恐懼。

牧北一把將她甩開,又砸進櫃檯。

閣內一些修士怔怔出神,鑄仙閣可是器宗的產業,而器宗是星空中排在第二梯隊的大勢力,牧北居然敢在鑄仙閣內這般動手傷人。

膽子是真大啊!

牧北朝著自己訂下的煉器室走去。

玄袍青年臉色沉下來。

見狀,隨從短衫青年一晃攔下牧北:“小子,這座煉器室是我家少爺的!知道我家少爺是什麼人嗎?龐家嫡係,老老實實讓出煉器室!否則,今日必要你吃不了兜著走!”

牧北一腳踹在短衫青年腹部。

砰!

一聲悶響,短衫青年如狗吃屎般橫飛出去三丈多遠,一頭撞在一根柱子上,大口吐血。

“啊!”

他發出慘叫,雙手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口中更是血水直冒。

玄袍青年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一步步走向牧北,獰聲道:“搶我的煉器室,傷我的人,當我龐統是飯糰捏的?!”

話音剛落,一柄劍速度激射而至,筆直點在他眉心。

青封劍。

龐統頓時變色,腳步為之一止。

牧北看著他:“再說一句?”

龐統臉色一獰,剛要開口,青封劍朝前方一刺。

嗤!

一聲輕響,尖劍頓時入肉三分。

血水順著劍尖溢位,自眉心處沿著鼻梁留下。

龐統身體一顫,死死盯著牧北。

“吵鬨什麼?!”

一個錦袍中年走出來,沉著臉喝道。

“流執事來了。”

有修士小聲道。

黃衣女子更是衝過去,抓著錦袍中年的胳膊,指著牧北尖聲哭訴:“叔叔,他打我!快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

錦袍中年臉色一冷,見牧北此時尚還以劍指著龐家嫡係龐統,目光便是更冷:“在我鑄仙閣鬨事,你膽子不小!”

他走向牧北,玄仙境氣勢展露無疑。

牧北知道了黃衣女子作為服務生、卻為何敢那般懶散蠻橫,原來是鑄仙閣執事的侄女。

“作為一閣執事,你不問問緣由?”

他看著錦袍中年。

錦袍中年麵色冷峻:“無論何種緣由,打我侄女,在我鑄仙閣動手,你都難逃一死!”

牧北嗬嗬一笑。

這等姿態,令的錦袍中年麵色更冷,瞬間出現在牧北跟前,直接抬手抓向牧北喉嚨。

牧北一拳轟出。

錦袍中年冷冽道:“區區仙道境也敢還手,蚍蜉撼樹!”

下一刻,拳爪撞在一起。

砰!

一聲悶響,錦袍中年蹬蹬蹬後退。

直到退出七步遠,後背撞在一根柱子上,方纔穩住身形。

再看向牧北,臉上已是露出驚容。

他可是玄仙八重天的強者,卻居然被仙道級的牧北一拳震退三丈多遠,這怎麼可能?!

牧北看著他:“區區仙道級而已,你在驚訝什麼?”

錦袍中年臉色一獰:“你在找死!”

玄仙八重天的氣勢豁然盪開,他陰戾的盯著牧北,就要動手。

“給我住手!”

冷音響起,一個黑裙女子自鑄心閣外走進來。

隨後,徑直走到牧北跟前。

“牧公子!”

她朝牧北抱了抱拳。

牧北目光微動:“是你。”

這黑裙女子,正是幾日前他在亡靈古礦救下的慕霖,不曾想在這個地方又遇上了。

“我與公子有緣。”她麵帶笑容,性子颯爽,而後問道:“牧公子,這是怎麼回事?”

牧北隨口說了下。

慕霖俏臉頓冷,看向錦袍中年道:“不分緣由,蠻橫的對客人動手,這便是此地鑄仙閣的待客姿態?!”

說著,看向黃衣女子:“怠慢客人、不尊禮數、私改手續,當鑄仙閣是你家開的?!”

黃衣女子尖銳道:“關你這賤人什麼事?!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對鑄仙閣指手畫腳!”

慕霖抬手,神力一卷,瞬間將她拘到跟前,一耳光甩在她臉上。

這一耳光比牧北還狠幾分,將她抽飛三丈多遠,有幾顆牙齒混合血水落出來。

“啊!”她尖聲嘶吼,狀若瘋狂:“叔叔,殺了她,將她一起殺了!把他們都殺了!”

錦袍中年早已是麵色森寒,這女人竟敢當著他的麵打他侄女。

他一步踏到幕霖跟前,猛的一掌拍嚮慕霖。

慕霖一腳踹出,後發先至,將錦袍中年踹飛三丈遠,將一張黃木桌子砸的四分五裂。

錦袍中年掙紮著站起來,嘴角溢血,又驚又怒的看嚮慕霖:“你是地仙境的修為!”

地仙境,比他強!

他死死盯著慕霖:“仗著地仙境的修為,就敢不將我鑄仙閣放在眼中?你太自以為是了!”

說著這話,喚來一個武衛去稟報鑄仙閣長老。

長老可是真仙境修為!

武衛不敢怠慢,立刻去稟報。

轉眼,一個灰袍老者走出來。

錦袍中年迎上去,看向牧北和慕霖:“李老,這兩人公然在我鑄仙閣鬨事,膽大包天!”

說著,直指慕霖道:“尤其是她,仗著地仙境修為,霸道得很,絲毫不將我鑄仙閣放在眼中,肆意詆譭和辱冇,極其可恨!還請李老出手,鎮殺她二人,以揚我鑄仙閣之威!”

李老八十左右,看著牧北和慕霖,目光早已微變。

快步走到慕霖跟前,他微微欠身:“慕小姐,您來了怎不通傳一聲?”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