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兩百六十五章 天地壞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兩百六十五章 天地壞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道源!

柳家的人,在一座山脈間發現了一團道源!

正竭力收取!

牧北眼中劃過一抹精芒,當即朝那裡趕去。

這東西對他可是非常重要,即可補全原始劍,反饋的源力又可令他增強實力!

一個時辰後。

他來到一座山脈,此時,天色已是暗下來。

放眼望去,山脈中心燃著一束束火炬,柳家不少人處在那裡,盯著一團光源。

施展起虛無大術,他小心翼翼朝那裡靠近。

以他如今玄仙三重天的修為,施展起虛無大術後,真仙之下絕對發現不了他。

距離越來越近。

“這團道源所凝聚的道之核心太濃,隻我們三個地仙九重天,還是收不走!”

“這是好事!它的道之核心越濃,它日,我族將之掌控下來,能發揮出的威能便就越強!”

“不錯!”

三箇中年緊緊盯著前方那團光源。

這團光源,相當於成年人兩個拳頭大,附近的地麵和虛空都崩裂開了不少,且還在擴散。

裂解道源!

這等道源,可將空氣都給分解掉!

為首的中年吩咐一個武侍:“回去,讓族裡再派三個地仙九重天強者來!”

幾乎是他話落的一瞬間,前方,那團裂解道源處,一隻手忽而間顯化出來。

抓住道源。

道源瞬間消失,那隻手也不見了。

中年與其它人齊齊一怔。

而後齊齊變色。

道源竟不見了!

被人暗中取走!

“該死!是誰?!”

“把四周圍起來!”

一群人圍住四周,強橫的神識一起迸濺出來。

卻什麼也冇發現。

以狂暴的神力轟擊四周,亦是冇有任何收穫。

“啊!!!”

為首的中年怒吼。

眼睛頓時就紅了。

發現這裡的這團道源後,他們封鎖訊息,暗中竭力收取,已經在這裡努力了許久。

如今竟被其它人盜走了!

最主要的是,他們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可恨!

可恨啊!

“該死!該死!該死!”

另外兩箇中年亦是咆哮。

怒不可歇!

而這時,牧北取走裂解道源,已是踏出山脈,不久後在極遠的一處隱蔽地停下。

於此地煉化完裂解道源反饋的源力。

實力大增!

高興的很!

不過,高興之餘,他心頭也不免生出些感慨。

道源啊,當真是不一般,三個地仙九重天的強者,不說掌控,連收走竟都很難!

如此來看,道的力量當真是強橫到嚇人啊,否則,道源又怎麼會這般難以掌控?

“師父,達到何等高度才能參悟道之力?”

他問白衣女子。

就他所知,仙王級存在似乎都未能掌控道。

“你是問以前,還是問現在?”

白衣女子道。

“啊?”

牧北不解。

以前?

現在?

“不一樣嗎?”

他古怪的道。

白衣女子道:“放在以前,魂道層次便可參悟大道,仙道境便可肉身橫渡星空。”

牧北頓時動容。

魂道層次便可參悟大道?

仙道便可肉身橫渡虛空?

以前時代,修煉一途竟這般輕鬆的嗎?!

放眼如今這個時代,仙王存在都掌控不了道之力啊,地仙境強者都無法肉身橫渡星空啊!

這是什麼情況?!

“為什麼現在不行了?”

他連忙問道。

“天地被打壞了。”

白衣女子道。

牧北一怔。

天地被打壞了?

他小心問道:“師父,這個天地是什麼天地?難不成是……”

“就是你認為的那個天地,包攬宇宙萬物的天地,大天地。”

白衣女子道。

牧北心頭一個咯噔!

大天地都能被打壞?

誰打壞的?!

誰有這樣的能力?!

“不必多想,你隻需知道,如今的天地環境比以前艱難就行,這是悟道難的主要原因。”

“現在,你不必思考達到什麼高度才能參悟到道,放在這個時代,你距離悟道還很遠。”

“但,也記住一點,你若能在這個時代成長起來,便絕對比在以前時代成長起來更強。”

白衣女子道。

牧北認真點頭:“知道了師父!”

環境艱難了,並不需要惋惜抱怨。

逆境中修行,方可成就最強道果!

白衣女子不再說什麼,他將從柳頁那裡得來的高等靈石取出來,運轉一劍絕世煉化。

修煉!

變強!

三天後,他將這些靈石全部煉化,修為提升到了玄仙四重天。

他又將那三柄地寶級兵器取出,以赤凰劍吞噬,使赤凰劍的品級化作為中品地仙器。

綜合戰力,又提升了一大截。

直到這時,他方纔起身離去。

大概兩個時辰後。

他回到通古帝院。

這個過程中,他抽空去了一趟鑄仙閣,將煉器爐還給了慕霖。

剛回到帝院,三個青年便是冷笑著走上來,直接將他圍起來。

皆是玄仙九重天!

其中一人麵色貪婪,獰笑道:“能入通古帝院,你應很清楚,我們可不是外麵那些雜魚玄仙九重天可比!念在同為帝院學員的份上,老實將赤血凰……”

話還冇說完,牧北抬手一點,一道金色劍氣激射而上。

瞬間即至。

這人臉色一變,剛要撐起神力盾防禦,眉心便被貫穿。

他仰麵倒地,雙眼死死睜著,一副不願相信的表情。

看著這一幕,另外兩人齊齊變色,皆是露出一股驚悚。

能入帝院,他們遠比外麵那些玄仙九重天的修士強,如今,一個同伴卻被牧北抬手抹殺。

僅隻一指而已啊!

輕描淡寫的一指!

牧北看向兩人,兩人皆是一顫,其中一人連忙擠出一抹笑:“牧學弟,我們是與你鬨著玩的啊!不是真要搶奪赤血凰金!”

牧北嗤笑:“你看我很像白癡?”

開口的人笑臉一僵,下一刻,金色劍氣已是斬至。

噗!

血水迸濺,這人的腦袋斜飛出去。

最後一人驚恐,臉都白了,見牧北看向他,拔腿便逃。

牧北眸光微動。

天一魂祭。

強橫的神識化作無形利劍,直接擊中對方神魂。

“啊!”

這人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倒在地上瞬間冇了氣息。

神魂破碎而亡!

附近,一群學員看著這一幕,許多人不由得哆嗦了下。

三個玄仙九重天的強者,居然眨眼間就被牧北全殺了。

如同斬草般!

“可怕啊!”

有學員嚥了口唾液。

牧北將三人的納戒收起,剛準備離開,一股神識籠罩在他身上。

他偏頭看去。

數十丈外,一個揹負戰矛的男子朝他走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