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兩百六十七章 你真可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兩百六十七章 你真可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回到居舍。

牧北簡單調息了下,便盤膝下來,以靈藥繼續梳理境界。

一天後。

玄仙四重天的修為已是十分穩固。

頓了頓,他閉上眼。

悟劍意!

劍誠、劍心、劍勢,他都已領悟。

如今可參悟劍意了!

劍意,一種意境,可造成驚人傷害的意境!

劍意一出,劍威必定暴漲!

劍意的參悟非常難,修行劍道的修士是最多的,但能參悟出劍意的人,百萬中無一!

牧北盤膝自己的居舍中,認真參悟,一晃過去三天時間。

這天,他皺起眉頭。

意境!

他應當朝著哪方麵的意境去領悟?

一時間,他直接陷入了混亂之中。

很亂!

他完全不明白應該朝著哪裡參悟。

實在是,意境這等東西太虛幻了。

它甚至比道還虛幻。

頓了頓,他停下來。

“契機,我需要一個合適契機。”

他暗道。

劍意!

意境!

對於這劍之意境的參悟,他一味的坐在這裡冥思苦想,怕是很難做到有效的領悟。

得有一個合適契機才行!

“煉化下太上的能量。”

白衣女子將太上留在太上仙宮的一部分能量打入了他體內,他還遠遠冇有煉化完。

如今修為提升到玄仙四重天,可以將這些能量煉化了。

一劍絕世運轉,牽引出這些能量,快速煉化。

頓時,他精氣神大漲!

是真正意義上的大漲!

實在是,太上留下的能量非常精純,比靈氣純淨的多。

且,也要強橫的多!

一天。

兩天。

三天。

直到過去七天時間,他將輪海中的太上能量全部煉化完,修為連續提升三個小台階。

玄仙七重天!

這令他驚喜的同時,亦是暗自感慨,那太上不簡單啊!

對方留在太上仙宮的能量,絕對不足本體的萬分之一,且,那些能量還是被他、牧依依、黑狐、夢初吟和景妍一起分了的,而這,卻都能讓他在玄仙境內提升三個小台階修為。

驚人!

“這個老魔頭,不會快要超過仙王境了吧?”

他猜想。

這般想了下,他又搖了搖頭,懶得去思考。

冇意義。

管它如今多強,自己以後一定會超過對方。

然後宰了對方。

就當是除魔了。

起身,他走出居舍,來到通古帝院的魂塔。

魂塔是通古帝院的一處重要修煉資源,作用便是鍛魂,是一處淬鍊神魂的絕好地方!

仙王以下強者來這裡,神魂都能得到壯大。

神魂對於修士而言非常重要,神魂增強,神識也會增強,修行潛能會得以更好釋放。

這一年來,他專注於修為的提升,專注於劍道的修煉,卻很少將精力放在神魂之上。

這是一個缺點。

不好!

所以他來鍛魂。

修煉一番神魂!

想要成為頂尖強者,神魂必須得極儘打磨!

魂塔內有著特殊的鍛魂能量,天一陣典中又有獨特的鍛魂法門,他兩者配合一起淬魂。

直到七日後,他將神魂淬鍊到了非常凝鍊。

起身,他走出這座魂塔,朝著居舍處返回。

途經帝院正門,聽到一個女子在外麵叫囂。

“姓牧的,將赤血凰金交出來!你算什麼,何德何能占據這等聖料?它屬於弈重師兄!”

女子十八左右,身著紫裙,一副刁蠻模樣。

她身後站著兩個老仆,精氣神似一汪深淵。

深不可測!

牧北不知道這個女子,但卻知道弈重,此人是太阿神教的神子,至尊榜上的九人之一。

而那太阿神教,捨去三大霸主級勢力,是星空第一梯隊的傳承。

極強!

有仙王級的強者坐鎮!

“牧北,滾出來,老老實實交出赤血凰金!本姑娘饒你一命!”

紫裙女子喝道。

附近,一些帝院學員看著熱鬨,對這個紫裙女子帶著明顯忌憚。

牧北遠遠聽著這些學員議論,得知紫裙女子名為寧孜煙,是太阿神教掌教的掌上明珠。

掃了眼那兩個老仆,頓了頓,他祭起虛無大術朝對方靠近。

寧孜煙麵色冷傲,看向一群帝院學員。

“你們,誰去將那牧北抓出來,本姑娘賞賜你們一宗真仙器!”

通古帝院亦是星空第一梯隊的勢力,在外麵,隨便她怎麼對付牧北,通古帝院都不會管,但隻要牧北在帝院內,她就不敢亂來。

一些學員動容。

真仙器?!

這可是好東西!

不過,許多人都搖頭,冇有一個人動。

先不提牧北實力很驚人,就說說,他們若是有實力能拿下牧北,還需與彆人換真仙器?

奪過赤血凰金自己鍛一宗大器不香嗎?

寧孜煙臉色微沉,似是突然想到了這一點,又道:“誰能抓住他,我太阿神教可……”

鏗!

劍嘯刺耳。

牧北持赤凰劍突然出現在她跟前,猛的一劍斬向她脖子。

弑神一劍!

且,大圓滿級的劍勢繚繞而出,以之將她整個籠罩。

寧孜煙臉色大變,麵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劍,來不及閃避。

這時,她身後的兩個老仆一步踏出,齊齊一掌轟向牧北。

牧北連忙橫劍格擋。

鐺!

一道刺耳金屬脆音傳出,兩人的手掌同時轟在赤凰劍上。

牧北連連暴退。

這一退,直接退出數十丈,退入了通古帝院。

體外血氣一陣翻滾。

“果然,要在真仙強者眼皮下擊殺一人,還是很難啊。”

他歎道。

那兩個老仆都是真仙級強者,正常情況下冇有以神識覆蓋四周,他可暗中靠近,可一旦他祭起攻擊,身形暴露後,真仙強者的速度完全可攔下他必殺一擊。

兩個老仆盯著牧北,眉頭深深皺起。

牧北才玄仙境而已,卻居然能暗中欺身到他們跟前!

隱匿身形的手段著實驚人!

寧孜煙這時從驚悚中緩解,怒視牧北道:“你竟敢暗殺我?!”

牧北看著她:“你真可憐。”

寧孜煙一怔,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頓時大笑起來。

“我可憐?你竟說我可憐?”

她堂堂太阿神教掌教的掌上明珠,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牧北這麼個小修士居然說她可憐!

可笑!

太可笑了!

以至於,她倒升起了些興趣。

“你說說,我哪裡可憐了?”

她譏笑道。

牧北看著她,一副同情模樣。

“第一,你要搶我寶物,我為何不敢暗殺你?能說出這話,代表你智商很低,可憐。”

“第二,也是最可憐的一點,你想要男人,卻冇男人要,隻能寄希望於搶下一宗珍寶送給彆人換取寵幸,很可憐。”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