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兩百九十二章 好一個可怕的少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兩百九十二章 好一個可怕的少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弈重變色!

他一聲大吼,以極速全力撐起神力護盾!

劍氣壓落!

喀!

一聲脆響,護盾瞬間四分五裂。

神光碎片漫天,光霧籠罩四方。

也是這時,牧北眸子微凝,一躍而起。

當他躍起,一道殺光自光霧中斬過來。

殺光自他方纔所立的位置斬過,落到數十丈外,沿途粉碎成片的虛空。

光霧散去。

弈重身前多出了一個老者,一身暗袍,一手抵住十丈劍氣,一震崩碎。

仙王境界!

“柳若章!”

有修士心悸。

牧北聽著這些修士議論,瞬間就知道了對方的來曆,太阿神教大長老。

“小的打不過,老的跳出來幫忙了。”

他淡漠道。

弈重眸子一寒,柳若章道:“他此刻的狀態勝過你,你冇有勝算。”

他看著牧北,仙王氣洶湧,殺光浮出。

牧北看向弈重:“年輕至尊?這個稱號是老一輩的人幫你打來的?”

弈重豁的騰起刺骨殺意,就想殺過去。

卻被柳若章一伸手攔下來。

“一時成敗並不影響未來,不必受他刺激。你是央土靈體,未來的路遠比他寬闊輝煌。”

他說道。

弈重冰冷的看了眼牧北,平靜下來:“長老說的對,以今日之敗,可鑄我之道更輝煌!”

牧北嗤笑:“敗了都能被你說的這般光彩,要是勝一場,那不得美上天?該覺得天地都在腳下了。”

這話落下,附近有修士噗嗤一聲笑出來。

不過,立馬又強行憋了回去。

實在是,弈重和柳若章都不好惹,一個是至尊榜上的人,一個是仙王強者,惹不起!

若是之後被針對,那可就慘了。

弈重臉色頓時就又陰沉下來。

柳若章臉色一沉,弈重剛剛平穩下來的心境,因為牧北這一句話,頓時又亂了起來!

他冰冷的看著牧北:“年紀不大,嘴巴倒是很尖銳!”

話落,身畔浮出的殺光直接朝著牧北席捲而去,每一道殺光都夾雜著仙王級可怕威能。

頃刻即至!

牧北猛的祭弑神一劍,死亡劍意亦是一起交織出來。

殺光與這弑神一劍撞在一起。

轟!

劇烈的轟鳴傳出,牧北暴退。

這一退,便是足足二十多丈。

穩住身軀,他隻覺得體內氣血翻湧,一口血水頓時湧上喉嚨,不過被他強行嚥了下去。

“就這?你這仙王還真水。”

他淡聲道。

柳若章臉色一沉,一個區區真仙境界的小修士,竟然諷刺他這仙王級強者!

不過,他心頭卻也震撼,儘管剛纔那殺光並未祭出全力,但,他好歹也是仙王強者啊,比牧北高出了三個多大境界,牧北竟擋住了他那一擊!

“牧公子說的好,他這仙王,水分真不是一般的大。”

一道大笑聲響起。

不遠處,一個玄袍青年走來,身後跟著個灰袍老仆。

見著這青年,周圍一群修士,瞳孔皆是不由得一縮。

“九元仙朝七殿下!”

有人倒吸冷氣。

這可是位大人物啊!

柳若章臉色微凝。

玄袍青年走到跟前。

“七殿下!”宋丞走過來,咧嘴道:“你之前對牧兄的稱讚我還不信,現在,我真信了!”

七殿下看向他,有些無奈的道:“以你的性子,怕是強行與牧公子交過手了吧?”

“不打如何自知?”

宋丞一點冇有尷尬。

七殿下無奈一笑。

隨即,他看向牧北,麵帶笑容,很是熱情,抱拳道:“許久不見,牧公子風采更盛了。”

“殿下過獎了。”

牧北道。

再次相見,他發現,對方的修為已是處在金仙境界,比上次強許多。

“牧公子快彆稱殿下了,叫我離商就好,之前若非公子手下留情,離商早就不再人世了。”

離商笑道。

牧北微笑:“殿下客氣了,那日若非殿下相助,牧北怕也難逃強敵之手,咱們算是不打不相識。”

離商大笑,一點也冇有仙朝皇子的架子:“對對對!牧公子說的對,咱們是不打不相識!”

隨即,他目光落在柳若章身上:“閣下是自己退,還是我請你?”

柳若章沉默一瞬,道:“老夫殺他,貌似與九元仙朝並無瓜葛。”

“牧公子是本殿下的朋友,亦是我九元仙朝的朋友。”

離商道。

柳若章搖頭。

“據老夫所知,貴朝九個皇子,尚未定下儲君,你所謂的他是九元仙朝朋友並不成立,隻能算是你結識的幫手,是它日幫你爭奪儲君之人。”

“而哪怕他真是你的朋友,在你未成儲君之前,老夫殺他,貴朝也不會怎麼樣。”

他說道。

離商眸子微冷:“你可以試一試,看看今日能否動得了他!”

柳若章頓了頓,豁的動了,化作一道光殺向牧北。

太阿神教隻有三位仙王,而九元仙朝足足二十位,實力相差懸殊,但,他此刻並不畏懼。

他殺的是牧北!

而非離商皇子!

下一刻,他出現在牧北跟前,一掌拍下。

但這時,一個金袍老者出現,一拳迎上。

拳掌碰撞!

砰!

一聲悶響,拳掌交鋒處,周畔空間崩潰。

柳若章臉色微沉。

仙王!

且,氣息比他強些。

“有勞師父。”

離商朝金袍老者微微欠身。

也是這時,牧北動了,腳尖一點地麵,瞬間衝到弈重跟前,一劍立劈。

這一劈,虛空嗡鳴,一股冰寒、森冷和霸道的氣息豁的湧現出來,有一道刺耳劍鳴傳出。

這劍鳴一出,天穹上雲層潰散,方圓百丈內的樹木劇烈搖曳,一片片樹葉都發出了劍吟。

劍意!

弈重臉色一變,一聲大吼,雙手猛的握攏,隨後,身後浮出一頭模糊凶獸影,猛的衝出。

凶獸影與劍碰撞。

嗤!

凶獸影粉碎。

弈重抽身欲退。

然而,身畔的空間卻直接被劍意封鎖,令他似乎陷入了泥濘澡澤中般。

他低喝,數十根土錐衝起,強行乾擾劍意,令身體可以動了。

急退!

然而,終究還是遲了一些。

牧北一劍劃過,斬斷數十根土錐,而後噗嗤一聲將之右手胳膊斬下來。

血水迸濺!

而弈重,則是在這一劍的餘威力道下,如稻草人般橫飛出去。

金袍老者雙眼驟縮,盯著牧北道:“好一個可怕的少年郎!”

嗖!

柳若章抽身後退,衝向弈重那邊!

金袍老者一晃將之攔下:“老夫陪你一戰吧。”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