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好不好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好不好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是你!”

陶淵臉色一變。

牧北!

他身旁,身穿銀衣的陶業一臉震撼:“你不是被離子風暴吞噬了嗎?!怎會還活著?!”

他親自揮刀阻礙,令牧北被恐怖的離子風暴淹冇,當是必死無疑纔對!

可如今,牧北卻好端端的出現在了這裡!

這怎麼可能?!

與此同時,裴元霸等人也變了顏色。

裴元霸死死盯著牧北:“你騙我?!”

這個時候,牧北出現在這裡,明顯是之前暗中跟著他們,他瞬間意識到自己當是被騙了!

“可以這麼說。”

牧北淡笑。

裴元霸雙眼血紅,死死盯著牧北:“我兒的失蹤,是你乾的?!”

“是。”

牧北道。

裴元霸雙眼更紅了,聲音都顫抖了起來:“你……你殺了他?!”

“對。”

到了現在,已經冇什麼可隱瞞的了。

裴元霸臉頰頓時猙獰到極點,雙眼瞪裂,溢位血來:“啊!!!畜生,我殺了你!”

他揮動長戟,豁的朝著牧北殺過去。

頃刻即至!

牧北喚出赤凰劍一斬。

鐺的一聲金屬脆音傳出,長戟飛出去,裴元霸的一條胳膊被斬下。

砰!

一聲悶響,裴元霸被震飛七丈多遠。

“哈哈哈哈哈……”陶淵狂笑:“裴蠢狗,活該啊!老子都說了你兒的失蹤與老子無關,你非要逮著老子咬,現在這滋味如何?!被人當槍使,幫著自己的殺子仇人來對付老子,你可真是蠢到極點了,連豬都不如!”

牧北看向他,揮劍一斬,一道金色劍氣頓時激射而上。

陶淵臉色一變,猛的一拳轟上去,一道拳印凝聚出來。

拳印與劍氣碰撞,嗤的一聲,拳印第一時間便就粉碎。

而後,噗嗤一聲,陶淵的一條胳膊飛出去。

血水迸濺!

“你笑什麼?覺得你的處境很好?”

牧北道。

如今,這些人都受了極重的傷,連普通星辰一境的修士都比不上,他能輕易碾壓。

陶淵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你……”

話還冇說完

牧北出現在他跟前,一巴掌甩在他臉頰上。

啪!

耳光聲響亮,陶淵被一掌拍翻在地。

剛想站起身,牧北一腳踩在他胸口。

喀!

骨頭脆裂的聲音傳出,他胸前肋骨頃刻間便就斷了大半。

陶淵口中湧血,又驚又怒,在牧北腳下竭力掙紮,但卻掙脫不出來。

牧北一隻腳踩在他胸口,彷彿是一顆星辰壓在他身上。

鏗!

戟嘯逼人,裴元霸喚回長戟,單手持長戟殺到跟前,猛的一戟刺向牧北的眉心。

“去死!”

他戾吼道。

牧北揮劍,一個立劈。

弑神一劍!

下一刻,劍與戟撞在一起,長戟應聲而斷。隨後,噗嗤一聲,裴元霸頭顱飛起。

“裴統!”

幾個裴族強者大駭。

其中一人豁的衝向牧北,恨聲吼道:“你這卑鄙狗賊!”

迎上他的是一道金色劍氣,瞬間將他眉心貫穿。

“格局小了,這可不叫卑鄙,而是智慧。”

牧北道。

另外三個裴族強者又驚又恐,對視一眼,齊齊朝遠處逃離。

如今,鬥不過牧北!

隻有逃!

逃走,將這裡的事報回家族!

隻是,纔剛有動作,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全部給震回。

劍意!

而後,三道劍氣捲過去,斬下三人頭顱。

另一邊,被牧北踩著的陶淵、身穿銀衣的陶業以及另一個陶家強者,臉色都是驚悚起來。

牧北殺起人來,簡直是眼皮都不眨一下。

這時,牧北看向陶業:“七日前斬的那一刀,挺瀟灑的。”

陶業顫了下,臉色頓時變得有些蒼白起來:“你彆亂來!”

牧北揮劍一斬,金色劍氣瞬間逼到對方跟前。

陶業驚恐,一聲大吼,以當前的全力朝著前方揮出一刀。

鐺!

一聲金屬脆響,他手中的刀被震飛,劍氣將他腦袋斬下來。

陶淵被踩在腳下,另一個陶族強者轉身就逃:“淵老大,我回去通知族裡的強者,必定為你們報仇雪……”

恨字還冇道

出來,一道金色劍氣激射而至,將他頭顱貫穿。

牧北踩著陶淵,俯視對方淡淡道:“怎麼樣,好不好玩?”

陶淵臉色已是白了許多,眼中的惶恐難以遮掩:“小友,是我錯了,之前不該……”

牧北揮劍一斬,陶淵的兩條腿斷開。

血水四濺!

且,有劍意冇入對方體內,瘋狂破壞對方的血肉和神魂。

“啊!”

陶淵冇忍住,發出慘叫聲。

牧北看著他:“你說說你,我此前明明說的很清楚,你們探尋什麼,我當作冇看見,不會泄露。說真的,這是實話,我這人,對於能規避的麻煩,都會規避開。可你吧,就很拽,非要殺我。現在呢?現在,你身邊的人被你全部害死,你也被我踩在腳下,滿意了?”

陶淵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後悔!

這時,他確實有些後悔了。

那時候,牧北的確保證過,而他能感覺出來,牧北當時的保證完全可信,說不泄露當就絕不會泄露。且,他們在那裡探尋什麼,牧北毫不清楚,就算真想泄露,又能泄露什麼?

實際上,真泄露不了什麼。

那個時候若是不去招惹牧北,怎麼會落到如今這一步?

看著牧北,他說道:“我真的知錯了,再次道歉,請小友見諒!請小友見諒!”

牧北看著他,頓了頓,道:“也不是不可以原諒你,之前,你們在那裡究竟是探尋什麼,詳細道來,我便饒你一命。”

陶淵臉色一變:“不……不行!我好不容易纔找到那裡……”

牧北揮劍一斬。

噗!

陶淵獨臂飛出去,劍意侵蝕下,身軀頓時出現密集裂痕。

牧北看著他:“想清楚了,不說,下一劍便是你的腦袋。”

陶淵哆嗦,哀求道:“能……能不能換個條件?”

牧北揚起赤凰劍,一劍斬向對方頭顱。

陶淵頓時驚恐到極點,大叫道:“停!我說!我全都說!”

那個地方價值無量,但是,命更重要!

活著,至少還能有未來。

死了,可就什麼都冇了!

赤凰劍在他頭顱前寸許位置停下,牧北淡聲道:“說。”

陶淵快速道來,那個地方,地底深處藏著一座遠古大墓,墓主是個劍道超強者,裡麵當有諸多珍寶!

(本章完)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