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 我冇你這樣的兒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 我冇你這樣的兒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又怎麼了?”

外門長老看過去。

其它人也看向孟禦。

孟禦冷冷的道:“水晶柱都裂了,明顯是質量不行,內部已存在破損,這次測試依舊存在著問題!”

外門長老皺眉:“方纔,其它弟子可用過這根水晶柱測試,並冇有質量問題吧?”

“很簡單,在上一個弟子測試完後,這根水晶柱已是達到了測試的質量極限。”

孟禦振振有詞。

外門長老眉頭皺的更深,這著實是有些強詞奪理了!

他看向宗主潭琮。

潭琮目光落在孟禦身上,很是冷淡:“夠了,退下!”

孟禦道:“宗主,弟子隻是為了求個公正公平,這並不過分吧?”

“退下!”

潭琮冷道。

孟禦攥緊了雙手。

這時,孟越道:“孟禦此時提出的懷疑,依舊是有理有據,理當讓牧北再測一次。若他牧北真有這樣的劍質,測個三次五次,都會是一樣的結果,又有何懼?”

閔劍峰峰主、齊元峰峰主、太尤峰峰主和拙壁峰峰主出聲,再次附和孟越的話。

卿珺清冷的看著孟越:“他冇有理由為你孫子的胡攪蠻纏買單,兩次測試足夠了!”

孟越神情淡然:“此人是你帶入宗門,你是怕他再測一次會出洋相,不敢了?”

孟禦適時接過話,冷笑著看向牧北:“怎麼,害怕露底,不敢再測?”

牧北斜了他一眼:“嘩寵取寵很好玩?”

孟禦臉色一寒:“你說我嘩寵取寵?!”

“不好意思,用錯詞了,是撒賴放潑。”

牧北道。

眾人:“……”

這不更狠了?

孟禦臉色更加陰寒:“少要牙尖嘴利,一句話,敢不敢再測一次?”

牧北看著他:“有何不敢?不過,若是再測一次的結果依舊是這般,你當如何?”

“若再測一次的結果依舊是這般,我便認可你的成績!”

孟禦冷道。

牧北嗤笑:“你算什麼東西,我的成績需要你來認可?”

孟禦盯著牧北,麵色陰狠:“那你想如何?”

牧北道:“簡單,給我跪下磕三個響頭,再叫聲爹便行。”

孟禦麵孔頓時一獰:“若是結果不是九尺,又當如何?”

“若不是,我隨你處置。”

牧北道。

孟禦陰狠道:“好!開始吧!”

“不急。”牧北看著他:“為防某些人出爾反爾不認賬,我們最好白紙黑字把賭約寫清楚。”

孟禦冷道:“我孟禦會是那等小人?!”

牧北點頭:“我覺得你是。”

孟禦死死盯著牧北:“行!好!便就立賭約!我倒還怕你反悔!”

當下,牧北與他寫下紙質的賭約,簽下名字。

各持一份。

孟禦盯著牧北:“開始吧!”

所有人目光都落在牧北身上。

牧北從容淡定,走到又一根水晶柱前,右手手心貼在水晶柱上。

神力演化劍氣注入,頓時,水晶柱綻放灼目光輝,亮起九尺高。

喀!

一道脆音傳出,這根水晶柱也出現裂痕。

且,這等裂痕在蔓延,隨後轟然間炸碎。

眾人雙眼圓睜。

炸了!

水晶柱炸了!

這是承不住牧北的劍氣劍質?!

“好強!牧師弟好強啊!”

寧柔和江允雙眼亮晶晶的。

卿珺雙眼也是微亮。

水晶柱出現裂痕也就罷了,如今竟是生生炸了開,難以想象牧北的劍質是有多麼驚人!

潭琮更是大笑起來。

“好啊!好啊!”

他是真的激動了。

在先天境這個層次,能讓測試劍質的水晶柱炸開,這可稱得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吧!

他看向孟越:“孟大長老,可還要找什麼理由?”

孟越臉色難看起來!

此前附和他的四個峰主,此刻也是都保持沉默了。

還能說什麼?

冇話可說了!

孟禦的臉色最是難看,死死盯著炸碎的水晶柱。

牧北掃了他一眼:“我懂,這根水晶柱也壞了。”

話落,他走到第四根水晶柱前,手貼在水晶柱上。

轉眼間,水晶柱亮起九尺高,而後喀擦一聲炸碎。

眾人心悸。

又炸碎了!

牧北看著孟禦:“這根水晶柱怕是也壞了,冇事,咱們繼續。



他走到第五根水晶柱前,手心貼在水晶柱上,演化劍氣注入。

嗡!

水晶柱亮起九尺,隨後轟然炸碎。

牧北淡淡的掃了眼孟禦:“這根水晶柱的質量應該也是不行。”

他繼續換位。

喀!喀!喀!喀!

先後四道碎響聲響起,最後四根水晶柱,一一在他手中炸碎。

現在變得靜下來。

寂靜!

近乎是落針可聞。

直到片刻後,一陣大笑聲響徹整個廣場。

潭琮又笑了,笑的激動開懷:“孟越長老,總該不會所有水晶柱都是壞了吧,你說呢?”

孟越的臉色更加陰沉,近乎要滴出水來。

執法長老一瞬不瞬的看著牧北,眼中難得的流出些許精芒來。

牧北的劍道能力,著實是超出他的預料。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般驚人的劍道天才。

不!

應該說是妖孽了!

甚至於,用妖孽來形容,也是差了一些!

“牧北,劍質九尺高,並震碎水晶柱!”

外門長老高喝,叮囑記錄這等成績的執事詳細記錄下來,需將此成績錄入劍宗的史冊上。

牧北這時看向孟禦:“跪下來叫爹吧。”

孟越臉色鐵青,盯著他戾聲道:“休想!”

讓他跪下叫爹,怎麼可能?!

真這麼做了,臉可就丟儘了!

附近,一眾劍宗弟子頓時指指點點起來。

“還真出爾反爾了!”

一些弟子交頭接耳。

賭約前,針對牧北說的【反悔不認賬】,孟禦還喝了一句【我孟禦會是那等小人?】,可現在,還真不認賬了。

“我就說你是這樣的小人吧,還好立了字據。”牧北嗬嗬一笑,看著孟禦,揚了揚手中的紙質賭約道:“有這紙質賭約在,你最好還是跪下來,否則,我就拿著這紙質賭約到這青州為你廣為宣傳一番。”

孟禦臉色青白交加,身體都顫了起來,死死盯著牧北手中的那張紙質賭約,隨後終究是跪了下來,朝牧北磕了三個頭,咬牙道:“爹!”

牧北微微一笑,而後一臉嫌棄的道:“呸!我冇你這樣的兒子!”

……

ps:第三更到,希望小夥伴們看的愉快哈!

(本章完)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