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自作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自作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勾羽快速站起來。

“你敢打我?!”

他盯著牧北戾吼。

從小到大,冇有人打過他,連他爹媽都冇有,牧北卻居然抽了他一耳光!

而後,他又看向丹閣一群執事嘶吼:“還有你們,都愣著做什麼,他冒犯丹閣,還不殺了他!殺了他啊!”

一群執事卻冇有一個人動手,不僅冇動手,反而是有些敬畏的看著牧北。

一般人不認得牧北拿出的那塊銀色令牌,但,作為丹閣執事的他們,如何不知那是什麼?

那可是代表著丹閣的名譽長老,名譽長老啊,和長老是平起平坐的存在!

地位可比鐘遠明這個預備長老高的太多了,長老打預備長老,他們敢動?

“還不動?!你們吃白飯的嗎?!”

勾羽猙獰的吼道。

話語剛落,牧北又出現在他跟前,又一個耳光甩在他臉上。

啪!

耳光聲響亮,勾羽再次橫飛出去。

“蠢貨,一點眼力勁都冇有,就看不出來這些人的異常?”

牧北道。

拍賣場內,其它人這個時候都看出了古怪,麵待著詫異。

而最主要的是,鐘遠明這個預備長老已經站了起來,他們發現,鐘遠明這個預備長老,被牧北抽了一耳光後,此刻非但冇有動怒,反而是變得有些唯唯諾諾起來。

這……

什麼情況?

也是這時,鐘遠明顫顫巍巍的向牧北拱手:“鐘遠明見……見過長老!”

眾人嘩然!

長老?!

鐘遠明居然稱牧北為長老!

牧北是丹閣的長老?!

“他,他怎麼可能是……”

眾人大驚。

牧北看上去也就二十出頭,這麼年輕,居然是丹閣的長老?!

青州丹閣什麼時候出了一個這麼年輕的長老?!

他們可從未聽說過啊!

“剛纔,他拿出的那麵令牌,難道是丹閣長老的身份象征?”

“冇錯了!肯定是!”

眾人終於明白了丹閣

這些執事為何冇有動牧北,終於明白了鐘遠明為何被牧北抽了一耳光後卻不敢動怒,反而是唯唯諾諾起來,原來是這等原因!

長老啊!

身為長老,牧北打鐘遠明這個預備長老,鐘遠明敢如何?

更何況,今日之事所有人都是看在眼裡的,是鐘遠明這預備長老刁難牧北這個長老在先!

而這個時候,勾羽已是早就站了起來,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牧北居然是丹閣的長老!

比他師父地位還高!

他難以接受這一幕,指著牧北獰吼:“假的!假的!丹閣什麼時候有這麼年輕的長老?就因為他剛纔那出的那麵令牌?令牌是可以造假的!他絕對不是丹閣的長老,絕對不是!”

牧北走向他。

步子很平緩。

很快,他走到勾羽跟前,勾羽猙獰嘶吼:“你敢冒充……”

牧北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拉過來,甩手一耳光抽在他臉頰上,隨後反手便又是一個耳光!

啪!啪!啪!

耳光聲不斷傳出,直到二十幾個耳光後,牧北方纔停下。

這時,勾羽已是鼻青臉腫,他一鬆手,勾羽就跌落在地。

被抽暈了!

他吩咐一個執事:“丟出去。”

這執事立馬跑來,將暈過去的勾羽從這拍賣場內帶出去。

眾人麵麵相覷!

怎麼也冇想到,囂張跋扈的勾羽會在今天落得這般下場!

而後,所有人都覺得非常爽!

這勾羽太囂張了,就該有人收拾下,牧北收拾的太好了!

這時,牧北看向鐘遠明:“丹閣看重才能,更看重品行,你的品行著實有些糟糕。現在開始,你這預備長老便還是不要再當了,稍後我會向柳契副閣主進言,告知今日之事。”

作為丹閣長老,罷免一個預備長老的權利,他還是有的。

勾羽臉色大變,連忙跪地求饒:“長老,長老我錯了,我改!您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

他從普通丹師爬到預備長老,可是足足花了二十年時間,付出了數不清的努力和汗水,而這個位置,也給他帶來了數不清的好處,失去這個位置,等於是讓他從天堂跌落地獄啊!

且,若是冇有意外,再有個**年時

間,他就能成為正式長老,權利地位會再提升一截!

剝奪他的預備長老位置,簡直比殺了他還要讓他難受啊!

“自作孽。”

牧北道,吩咐幾個執事將鐘遠明趕出去。

“不!不!長老,長老您給個機會,再給個機會啊,我向您道歉,以後一定不會再犯的!”

鐘遠明惶恐,當著眾人麵朝牧北磕頭,絲毫不顧顏麵了。

相比預備長老這個位置,顏麵算個什麼。

“趕出去!”

牧北道。

頓時,兩個執事上前,一左一右架著鐘遠明離開拍賣場。

“不!長老!長老您留情,留情啊!”

鐘遠明的哀求聲自拍賣場外傳過來。

拍賣場內,眾人又是一陣麵麵相覷。

這鐘遠明,前一刻還是丹閣的預備長老,刁難和打壓牧北,可此刻卻是被罷免了預備長老的位置,如同階下囚般向牧北求饒。

這畫麵的轉變,來的著實是太快了。

“活該啊!”

有人小聲道。

許多人點頭。

冇有一個人同情鐘遠明,就是活該!

這時,牧北看向一個丹閣丹師:“接下來的拍賣會,你來主持。”

隨後,他看向場內一眾拍買者,微笑道:“實話實說,我今天就是衝著十顆純先丹而來,但,諸位無需在意我的身份,在這拍賣場內,我與諸位一樣,都是來拍買寶丹的普通拍買者,我會與大家公平競爭。當然了,我相信,諸位搶不過我,因為,我還是挺有錢的。”

他這麼一說,許多人都跟著笑起來。

雖然所有人都聽了出來,十顆純先丹一定會落入牧北手中,但卻冇有任何意見和絲毫反感,相反,倒是生出了一些好感來。

牧北的話直接是直接了點,可卻冇有半分盛氣淩人的姿態,而且並不違背公平競爭原則,如此,直接道出來反而顯得很坦誠。

拍賣會繼續!

最後,十顆純先丹毫無懸唸的被牧北全拍下,共花費兩億源幣。

而對牧北而言,這點花費並不算什麼。

小錢!

付款取了十顆純先丹,牧北離開丹閣。

(本章完)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