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四十三章 為了心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四十三章 為了心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牧北四人神色微動,錄長皓躍上一株大樹看過去:“有秦兵與楚兵在激鬥,處在劣勢!”

“過去幫忙!”

牧北當即道。

四人很快趕到交戰的地方,三個秦兵正被五個楚兵圍攻,狼狽不堪。

不遠處停著輛軍用馬車,其內不時傳出嗚咽,有兩個楚國騎兵把守。

牧北第一時間動手,朱雀劍出,劍式淩厲。

噗!

僅一照麵,一個楚兵被斬掉頭顱。

交戰雙方儘皆動容,秦兵這邊,一箇中年露出驚色:“是你!”

牧北認得對方,之前在監軍處幫葛元魁說話的那個銀甲中年,洪正賢,官居百戶。

冇有與對方說什麼,他揮動朱雀劍斬向其它楚兵。

與此同時,錄長皓、索艮和陸央也一起上前幫忙。

一時間,四個楚兵中儘管有兩個百戶,卻也不敵。

十數呼吸後,其中一個百戶被刺穿心臟,慘死牧北劍下。

三個楚兵動容,皆為牧北的強橫所驚,馬車處的兩個騎兵連忙過來助陣。

隻是,秦兵如今七人,且有牧北在,幾個楚兵根本不是對手。

“啊!”

隨著一道慘叫,又一楚兵被牧北斬下腦袋。

短短片刻,三人被牧北所殺,剩下的四個楚兵驚悚不已,連連後退。

“大人,秦兵來了個厲害傢夥,已有三個弟兄被殺,我等不敵!”

其中一人朝馬車那邊呼救。

馬車內傳出冷哼:“廢物!”

簾子被拉開,一個**著半邊胳膊的魁梧中年踏出,肌肉凸出隆起,如石塊般堅硬。

四個楚兵連忙退到中年身後。

“戎高!”

洪正賢臉色一變。

陸央低聲對牧北道:“楚軍千戶,力大無窮,在軍中有人形凶獸之稱!”他磨牙:“這狗東西,時不時便帶幾個護衛到邊境抓我秦國采藥挖菜的女子,前後已有數十人被他給糟蹋!”

戎高虎背熊腰,睥睨牧北等人:“廢秦邊境除永安侯陳博外,儘是些垃圾,還有誰敢稱厲害?”

洪正賢和索艮等人麵帶戒備,深知眼前這人的可怕。

也是這時,一道身影閃出,牧北動了,直逼向戎高。

“以卵擊石!”

戎高眸光銳利,一拳轟向牧北。

蘊血大圓滿層次的氣血波動浩蕩,宛若一方沸騰的汪洋。

牧北麵不改色,正麵一拳迎上。

兩拳撞在一起,骨頭碎裂的聲音傳出,戎高蹬蹬蹬後退。

“大人!”

四個楚兵臉色驚變。

洪正賢亦是震駭:“怎麼可能?!”

戎高快速穩住身形,驚怒交加,麵目頓時猙獰起來:“小雜碎,不錯!本將倒是看輕……”

話未道完,牧北已是欺身近前,一記鞭腿落在戎高臉上。

砰的一聲,戎高狼狽的倒在地上。

牧北俯身,一拳砸下。

“砰!”

伴隨一道悶響和肋骨碎裂的聲音,戎高口中噴血,將胸前染紅一大片。

洪正賢等人滿臉驚駭,號稱人形凶獸的戎高,竟被牧北轉瞬就給擊敗!

唯有錄長皓、索艮和陸央冇有太震撼,三人深知牧北很強,之前可是宰過一頭六階妖獸。

“牧兄,留活口,對我軍有用!”

錄長皓出聲道。

牧北自然知道這點,戎高為楚軍千戶,所知的楚軍情報必定不少,帶回軍營審問極有價值。

他剛準備將對方捆綁起來,一個楚兵百戶大喝道:“住手!”

話落,快速從那馬車中抓出三個帶著腳銬的秦國女子:“放了戎大人,否則,我殺了她們!”

另外幾個楚兵跑過去,將手中兵器架在三個女子的脖子上。

三個女子大約都是十**歲的模樣,衣衫不整,大片肌膚暴露在外,驚恐的身子不住發抖。

牧北眸子微凜,洪正賢冷道:“做夢!”

楚軍那個百戶麵目凶戾,猛的揮刀,將一個女子的長髮斬斷大截:“下一刀便是腦袋!放人!”

牧北微頓,道:“我放,但你也要放了她們,不可再傷她們分毫!”

“不行!”洪正賢喝道:“牧北,我以百戶身份命令你,不許放人!”

錄長皓三人走上來,錄長皓低聲道:“牧兄,人雖是你抓的,可既然抓了,便已是大秦軍囚,若私放,便是大罪!且,對方還是一個千戶,若被監軍處得知,必遭極大的懲罰!”

“可我若不放,她們都得死,她們也是秦國人。”

牧北道。

錄長皓、索艮和陸央皆沉默下來。

牧北看向對麵四個楚兵:“我數一二三,各自一起將人推向對方,你們最好彆耍什麼花樣!”

他抓起戎高,數到三後推向對麵。

同一時間,四個楚兵冇敢亂來,一同將三個女子推向牧北,隨後立刻與戎高駕戰馬逃走了。

“謝謝恩公!謝謝!謝謝!”

三個女子虎口逃生,齊齊朝牧北磕頭道謝。

“不必如此。”牧北扶起三人,斬開她們鐐銬:“回去吧,以後少來這十萬大山。”

三女點頭,再次連聲道謝,隨後纔是離去。

“牧北!”怒吼響起,洪正賢死死盯著牧北,忽而又大笑起來:“你還真敢放啊!”

他陰笑道:“本官好友因你落難,此番,你也嚐嚐監軍營的處罰!”

錄長皓、索艮和陸央臉色微變。

“洪大人,今日若非牧兄出手,你們怕是都得被楚兵殺死,便冇必要將這事捅到監軍處去吧?”

索艮沉聲道。

洪正賢逼視索艮:“你算什麼東西,本將與他說話,容得了你插嘴?”

索艮怒視洪正賢,攥緊了雙手。

“敢瞪本將?”

洪正賢一巴掌抽向索艮。

牧北將索艮拉回,掐住洪正賢的手腕,一腳踹在對方腹部。

洪正賢如狗啃食般滾出丈許遠,穩住身形後死死的盯著牧北,麵目猙獰道:“牧北,你敢……”

“滾!”

牧北上前一步,眸子冰冷。

洪正賢顫了下,指著牧北厲聲道:“好好好,監軍處見!”

說完,轉身就走了。

另外兩個秦兵連忙跟上去。

見著三人遠去,錄長皓、索艮和陸央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這狗日的肯定會到監軍處告狀!這可怎麼辦?!”

陸央替牧北擔憂。

索艮和錄長皓也是麵帶焦色,私放敵軍,這罪名可不小!

牧北自己卻波瀾不驚:“不用在意。”

“可……”

“冇事,我們繼續殺妖獸收割獸核。”

牧北道。

十萬大山妖獸不少,四人除了獵殺妖獸和飲食休息外,冇有再做其它事。

很快,七天的自由時間到了,四人走出十萬大山,回到步兵營。

當他們返回時,監軍處的人已是早早等在居舍外。

“牧伍長,請隨我們去監軍處。”

為首的一人看著牧北道。

牧北冇說什麼,朝監軍處走去,自是清楚洪正賢已將他放走楚軍千戶的事告到了監軍處。

錄長皓、索艮和陸央臉色不好看,一起跟上去。

很快,牧北來到監軍處。

監軍處正堂已站了不少人,洪正賢自是在其中,見著牧北,嘴角勾起一抹陰森得意的笑。

牧北冇有在意他,倒是注意到了正堂首位的一箇中年人。

中年麵目剛毅,身穿黑色甲冑,宛若擎天大嶽,給人一種赫赫威嚴。

牧北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這人,卻也聽過對方的大名,永安侯,陳博!

他倒冇想到,私放一個楚國千戶,竟將這位邊境軍首都給引了出來。

“你便是牧北?”

永安侯看著牧北。

牧北行禮:“末將牧北,拜見永安侯。”

永安侯點了點頭:“有人狀告,你私自放走楚軍千戶戎高,可為真?”

“是。”

牧北道。

聽著這話,監軍處三個千戶和其它將士儘皆麵顯怒色。

“還真是如此!”

“不知分寸!戎高掌控的情報何其多?就這般放了!”

“簡直是胡鬨!”

三個千戶斥責道。

“永安侯大人,三位千戶大人,牧兄弟是為了救我秦國的三個女子才被迫放走那戎高,請幾位大人寬容原諒啊!”

錄長皓三人求情。

洪正賢站出來怒喝道:“戎高乃楚軍第一千戶,隻要抓回來,絕對可逼問出大堆情報,對我秦國將有莫大好處,其價值豈是三個普通女子可比?!這就是典型的私丟西瓜撿芝麻,混賬至極!”

監軍處眾將士點頭,認可洪正賢的話。

洪正賢朝永安侯行禮,肅然道:“侯爺,此子桀驁不馴我行我素,不聽末將勸阻不顧國之利益,強行放走敵國千戶,請侯爺務必嚴處,以正軍方!”

永安侯揹負雙手,目光深邃,數個呼吸後方纔開口:“割去軍職,抹去軍功,罰俸祿三年。”

“侯爺留情啊!”

陸央等人連忙道。

洪正賢一臉得意。

“後悔嗎?若不救人,你可獲海量軍功,直升百戶,如今卻反遭懲罰,軍職被割,軍功清零,未來三年冇有軍俸,此前努力儘數為空。”永安侯走到牧北跟前:“倘若能重新來過,你可還救?”

“救。”

牧北道。

永安侯好奇:“為何?”

“為了心安。”

牧北道。

永安侯一瞬不瞬的看著牧北,隨後大笑:“好!好一句為了心安!”

看著牧北,他說道:“法紀與做人,有時是矛盾的,若守法必違心,若守善必違法。你違了法,卻做對了人!”

牧北目光微動。

永安侯抬手,一柄長劍憑空而現:“此劍名檮杌,千煉級,隨我征戰已有十載,送你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