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五十一章 哥你怎麼光著身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五十一章 哥你怎麼光著身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徹夜痛飲,牧北與項子茂四人暢談,一晃便是次日。

這天,他與四人告彆,登上返回北郡的海舸。

海風呼嘯,水浪奔騰,數日後,他抵達北郡城。

看望過小姨和表妹,他來到項府,將項子茂的話轉告項天傲。

“好啊,好啊,這臭小子,終於真正成熟了!”

項子茂滿目欣慰,隨即向牧北躬身,抱拳道謝。

“若無牧公子,我兒怕是會一輩子紈絝平庸。”

他真誠道。

牧北搖了搖頭:“旁人萬般力,成事在自己,他能有如今的覺悟,關鍵還是己身有那等意誌。”

婉拒掉項天傲的宴請,他向對方要了匹快馬離開,數日後回到浦雲城。

城裡人來人往,一些人見到他,當即都見禮。

“牧公子,您這些日子去哪了?都冇見著您。”

“多虧了牧公子,咱們家已經半年冇有繳納賦稅,日子比以前好過多了!”

“是啊!以前每個月都得繳納一筆賦稅,日子過得拮據的很!”

這些人麵帶敬意,眉開眼笑的說起近來生活。

牧北客氣以對,穿過幾條街道,來到牧府外。

看著眼前的牧府,他眼神有些複雜。

便是這時,一個少女緊皺著娥眉從府中走出。

少女肌膚雪白,身段窈窕修長,紫裙飄擺間宛若燕兒般靈動。

正是牧依依。

剛走出來,牧依依便是呆住了,一瞬不瞬的看著府外的牧北。

三個呼吸後,她驚喜交加,如小鹿般奔來,一頭紮入牧北懷裡,有些哽咽的道:“哥!”

“乖,不哭。”

牧北寵溺道,撫了撫依依柔順的長髮。

牧依依緊緊抱著牧北,似想將自己融入牧北身體中,直到十數個呼吸纔是抬起小腦袋。

“哥,我好想你!每天都想!”

她擦掉眼淚道。

“哥也想你。”

“真的?”

“真的。”

牧北笑道。

牧依依頓時歡喜起來,像是吃了蜜糖般,拉著牧北走入牧府。

“哥,你要尋的東西,找到了嗎?”

她問牧北。

牧北點了點頭,笑道:“找到了。”

“那就好,恭喜哥!”

牧依依甜甜的笑道。

牧北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對了,你剛纔皺著眉頭,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牧依依點頭,不高興的道:“城外來了支傭兵團,到我們礦上收保護費,張口就要三十萬,我爹不給,他們就各種挑釁滋事,暗中朝礦內扔毒蛇毒蠍等,導致不少工人受傷,可惡的很!”

“今日礦裡又出現不少毒物,比前些時候更多,甚至有三階巨蟒,爹爹帶著府裡一些武侍正在清理。”她一臉心有餘悸的模樣:“還好工人們下礦前就發現了端倪,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莫城主冇有出麵?”

牧北問道。

“出麵了,可是,那支傭兵團強悍的很,有養氣境強者,莫城主出麵也鎮不住那些人。”

牧依依道。

晃了晃腦袋,她看著牧北道:“不理會這些煩心事,已經晌午了,哥你應該還冇吃飯吧?我去給你做!”她笑嘻嘻的道:“我最近學了道美食,就等著哥回來時露一手呢!”

“吃飯不急,還是先去處理礦上的事吧。”

牧依依拒絕:“天大地大,我哥最大!我哥回來了,任何事都得靠邊!而且礦上還有爹在呢!”

話落,她便鑽進廚房,不多時端著一碗粥走出來。

白霧寥寥,香氣縈繞,紅豆與芍藥配合糯米混合熬製,稀粥有度,極為精緻。

牧北微微一怔,心頭劃過一抹暖流。

紅豆盈盈寄相思,有情芍藥含春動,隻看一眼他便知道,這是依依特意為他學的廚藝。

“哥,趁熱,涼了就不好吃了。”

牧依依甜甜道。

牧北點了點頭,小勺送粥入口。

“怎麼樣?”

牧依依看著牧北,緊張又期待。

“甜綿軟糯,完美!”

牧北翹起一根大拇指。

牧依依開心的很,眨眼道:“那我以後常給哥做!”

“那哥可算有福了。”

牧北笑道。

兩人閒談,氣氛極好,牧北得知,牧府如今是依依的父親牧雲風當家,牧誌奇任大長老。

同時,他看了出來,依依的修為已經擎至蘊血境。

雖隻蘊血初期,但一身氣血卻是非常凝練雄渾,比一般的蘊血中期武者還要強橫很多倍。

“進步不錯。”

他誇道。

“都是因為哥你送我的素玄冰肌寶經和那副藥浴配方,否則,我也冇這麼快達到蘊血境。”

牧依依笑嘻嘻的道。

時間過的很快,炎陽西落時,牧元風和杜清月回來了,見著牧北先是一怔,隨後連忙迎上來。

“回來了就好。”

牧元風麵帶微笑。

“吃過飯冇?”杜清月溫和道,又偏頭看向牧依依:“依依,趕緊給你哥的院子打掃收拾下!”

半年前,從牧依依口中得知牧北小時候如何從凶狼口中保護自己,他們對牧北已是隻剩感激。

“我每天都有去打掃的,非常乾淨。”

牧依依道。

杜清月道:“再收拾下!”

牧北微愣,牧雲風就算了,杜清月對自己的態度怎麼也這般好了?簡直是三百六十度大轉彎。

夜色漸漸籠罩大地,他婉拒了留在府上,跪拜過養父養母的靈位後便離開了牧府。

白日時,他已在天風樓訂了房間,此刻卻冇有直接去天風樓,而是駕馬來到赤焰幫。

當初他殺了赤焰幫幾個當家,赤焰幫便散了,依依所說的傭兵團如今占據了這寨子。來到這裡,他直接走進去。

寨子裡火炬不少,將寨子照耀的一片通明。

“什麼人敢擅闖我燭龍傭兵團?!”

有值夜的人持著一把尖刀走上前來。

牧北一巴掌甩出,將這人抽飛丈許遠。

頓時,寨裡正門處的十幾個值夜全衝了過來。

“叫你們團長出來。”

他說道。

“憑你也配見我們團長?!”

“宰了他!”

有人麵色凶戾,十幾人齊齊衝過來。

牧北一巴掌抽飛為首的一人,順勢奪過對方手中的鐵棍,淩厲棍式若風雲席捲。

砰砰砰,十數人轉眼便被全部掃飛。

“去叫人。”

牧北一腳踢在其中一人身上。

“你……你等著!”這人跌跌撞撞的跑開,不久後帶著個貂衣中年走來:“指揮長,就是他!”

貂衣中年散發著蘊血巔峰的強橫氣血,徑直走到牧北身前,逼視牧北道:“你想見我們團……”

牧北抬腿就是一腳,將這人踹飛三丈多遠,落在地上後口鼻溢血,半響冇能站起來。

“叫人,繼續。”

站在原地,牧北隻有四個字。

十幾個傭兵驚悚,有人連忙跑開,不久後請來了副團長。

這人**著上半身,肌肉宛若岩石,眸子散發著刺骨寒意,蘊血大圓滿的血氣波動極為懾人。

“你膽……”

走到牧北跟前,這個蘊血大圓滿的副團長纔剛道出兩個字便被牧北一腳踹飛,當場昏死過去。

“叫人。”

牧北道。

一眾傭兵瑟瑟發抖,連忙又去叫人,這一次叫來了團長。

這是個高足有兩米的壯漢,雙眼時不時閃過一抹嗜血之光,宛若一頭行走的蠻橫凶獸。

他走到牧北跟前,養氣初期的氣血宛若驚濤駭浪,低頭俯視牧北,陰聲道:“小……”

“砰!”

牧北一拳轟在這人腹部,拳速之快使得這人根本來不及防禦。

拳勁霸道,這人當場弓起身子,背部衣衫四分五裂。

口中湧血,這個養氣境的壯漢捂著肚子,雙腿跪地。

“團長!”

燭龍傭兵團大駭,他們的團長可是養氣境啊,此刻卻被牧北一拳打的雙腿跪地,口吐血水。

牧北抬腿踩在壯漢肩頭,俯視對方道:“牧府礦上若再生事端,就不是今日這般簡單了,懂?”

“懂……懂了!”

壯漢聲音發顫,眼中流露出濃濃的恐懼。

牧北聲音淡漠,但他卻感覺到了一股冰冷的肅殺之氣,那種感覺彷彿是在麵對著煞血閻羅。

掃了這人一眼,牧北轉身離開。

不多久,他回到天鳳閣,劉炎慶帶著幾個武衛在外等候迎接:“牧公子可算回來了,快請!”

“劉管事你這有些誇張了吧。”

牧北道。

堂堂天鳳樓管事,北郡城城主身邊的大紅人,大半夜的居然這般親自等候迎接他。

“不誇張不誇張,牧公子是浦雲城的大英雄,也是我天鳳樓的超級貴客,劉某必須得親自迎接,方纔不失禮節。且,日後,牧公子在天鳳樓的所有消費均免單,這也是我家大人的意思。”

劉炎慶笑嗬嗬的道。

牧北也不矯情,笑道:“那便多謝了。”

劉炎慶為他安排了天鳳閣最奢華的包間,足有三百多個平方,洗浴設施等非常全麵。

夜色朦朧,他修煉了番《一劍絕世》功法,參悟了番《天一陣典》,隨後洗漱休息。

次日,天色剛亮,一道倩麗身影便直接衝了進來。

“哥!燭龍傭兵團居……呀!哥你怎麼光著身子!”

牧依依唰的捂住小臉,十指卻是分開,大眼睛直溜溜的盯著牧北。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