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 宗主這是在裝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 宗主這是在裝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半個月後!

牧北出關。

半個月的時間,他參悟天一陣典,悟得兩宗大陣。

一座殺陣!

一座禁陣!

殺陣名通獄,純粹主殺伐,攻殺力懾人!

禁陣名平瀾,純粹主壓製,可剝奪戰力!

這兩宗陣法的級彆很高,就算是以他的天賦,耗費半個月,也隻是勉強悟懂而已。

第一時間,他在無量宗內部區域以及無量宗外百丈範圍內,皆刻印下這兩宗大陣。

而後在大陣各個位置埋置下大量的靈晶和各類源物質晶石,以作為啟陣的能量源。

這天地間,所有陣法都需要能量源,否則,如何生出力量?

單靠吸納天地間的遊離靈氣和遊離源物質,能量源有限,難以發揮出最強的威能。

“唔,再弄幾條九級真品靈脈。”

他自語。

……

源界外。

無儘遠。

茫茫空間中,一艘寶艦極速航行,其上站著一個男子和一個老者。

男子一襲銀袍,帶著一股華貴氣。

老者身著灰袍,站在男子身後,時不時皺眉,頓了片刻後終究還是開口,道:“三殿下,陛下的指令是半月後出軍伐源,且是分批出軍,我們提前踏入,是在違背陛下定下的指令,恐怕會觸怒陛下,還是折返吧!”

銀袍男子看向他:“我是主子,還是你是主子?”

灰袍老者頓時明白了男子的意思,深深行了一禮:“老奴知錯了!”

銀袍男子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下不為例!”

“此次前往源界,隻為一件事,取到情報中的那柄劍,並不對源界其它勢力家族動手,嚴格來說並不算出軍!”

“你當很清楚,不久後的儲君之爭會是何等激烈,而幾個皇子中,我目前的勝率並不高,那柄劍對我很有用!”

“老老實實跟著我,隨我取到那柄劍,以之助我奪得儲君之位,到時,你與你所在的穆族,少不了各種好處。”

他說道。

灰袍老臣眸光微亮。

確實!

他和他所在的穆族站在三殿下身後,支援三殿下,它日,若三殿下奪得

儲君之位,對他和穆族確實好處極大!

這時,銀袍男子問道:“情報中持劍的那人,如今具體在哪?”

灰袍老者恭敬道:“根據七日前傳回的情報,對方創建了一個宗門,名喚無量宗,立於原空聞劍派的教址上,如今應該是在那個地方。”

銀袍男子點了點頭:“提速!三天之內趕到,將那柄劍取下!”

“是!”

寶劍驟然加速,於茫茫空間中留下一道長長的光尾。

……

源界。

無量宗。

牧北離開無量宗三日,尋到三條九級真品靈脈,於這天返回無量宗。

剛回來冇多久,無量宗百丈高處,空間突然裂開,一艘寶艦駛出來。

下一刻,寶艦上走下一個銀袍男子和一個灰袍老者。

銀袍男子揹負雙手,俯視無量宗:“牧北,出來!”

聲音洪亮,帶著一種命令的語氣,瞬間傳遍無量宗。

無量宗內,眾弟子齊齊抬頭看去。

牧北走出來。

“宗主!”

一眾弟子喊道。

牧北點了點頭。

看向銀袍男子和灰袍老者,他不急不緩的登空而上,來到與兩人同一高度:“奎界來的?”

他感覺到了兩人的修為,銀袍男子處在荒庭三境,灰袍老者處在荒庭七境。

如此修為,加之青霜聖宮主前些時候與他提到的事,他瞬間便想到了奎界。

銀袍男子左手負於身後,淡漠的看著他:“你倒挺會猜!”

牧北淡淡一笑:“常規操作,畢竟,我是集強大、英俊和智慧於一體的男人。”

銀袍男子一怔,灰袍老者也一怔,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吹噓自己的人,臉皮未免太厚了!

無量宗一眾弟子也是愣住。

“宗主這是在……裝逼?”

“這……看上去好像是。”

一些弟子小聲議論。

這時,牧北看著銀袍男子道:“我還能猜到,你們此番應該是為了搶我手中那柄劍而來。”

銀袍男子雙眼微眯。

這都能猜到?

牧北淡笑:

“不必驚訝,這也是常規操作。”

奎界來人,就兩人,來到此地後直呼他的名字,擺明是衝他而來。

是特地來殺他?

明顯不像!

不是為殺他,兩人前來的目的便隻有另外一個,奪寶!而他身上,外人所知的最有價值的寶物,便是那柄老劍。很顯然,那柄老劍的存在傳到了兩人耳中。

銀袍男子深深看了眼牧北,道:“既然知道,便將劍拿來,取到那柄劍,我轉身就走,你可多活半個月時間。若拒絕,便殺了你後再取劍,你將少活半個月。選吧,給你十個呼吸。”

牧北淡笑。

銀袍男子冷淡道:“笑什麼!”

牧北道:“我這人喜歡走不尋常路,所以,你說的這兩個,我都不選。我選第三,殺了你們,拿走你們身上所有寶貝。”

銀袍男子一愣,隨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冇想到是這等話,你是不是以為有那柄劍就無敵了?那柄劍確實強,但,最多也就讓你斬殺荒庭二境,而我們……”

他話還冇說話,這個地方發出轟隆一聲大響。

四周,密密麻麻的陣紋浮現而出,封禁之力和絕殺之力同時交織,令此地頓時烏風怒號。

銀袍男子變色,第一時間感覺實力被大幅度壓製了,而此地浮出的殺伐氣息更讓他驚悚。

縱然是荒庭七境的灰袍老者,亦是瞳孔驟縮。

牧北看著銀袍男子:“你們什麼?接著說。”

銀袍男子臉色陰沉:“你……”

你字剛出口,一道丈許殺光豁的落在他身上,噗嗤一聲將他劈的四分五裂。

“讓你說你就說,知不知道什麼叫作矜持?”

牧北道。

灰袍老者劇顫:“三殿下!”

牧北一愣。

三殿下?

紫奎王朝的三皇子?

這是宰了條大魚啊!

他目光瞬間落在對方墜落在地的納戒上,紫奎王朝的一個皇子,身家絕對是很豐厚的!

他一晃出現在那枚納戒前,將納戒撿起。

而這時,灰袍老者怒吼,一掌朝他轟來。

這一掌,刹那間便壓塌了方圓百丈空間。

掌威駭人!

(本章完)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