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昨日就想宰了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昨日就想宰了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牧北點了點頭。

確實,這場丹會應該是辦不下去了。

而看上去,紫原的確比周墓強一些。

“多謝前輩!”

他傳音道。

隨後快速離開。

周墓見他逃離,猙獰狂吼:“休想跑!”

他追殺向牧北,卻是迎上紫原一拳轟至。

“你的對手可是我。”

紫原道。

周墓眼睜睜看著牧北逃離,目眥欲裂,朝紫原嘶吼:“我殺了你!”

轟!

他殺意如海,頭髮根根倒豎,狀若瘋狂。

紫原卻是雲淡風輕:“放什麼狠話,當我嚇大的?你再強五倍也是隻小菜雞。”

迎著周墓的狂暴攻擊,他顯得遊刃有餘。

轟隆隆!

激烈的交戰之聲迴盪,久久不絕。

而這時,牧北早已離開廣場很遠。

漸漸地,天色暗了。

中心廣場的激鬥早已停下,星辰漸漸浮出,點綴於蒼穹。

城主府。

一間十分寬敞的書房內。

“該死的紫原!該死!”

周墓臉色雪白,氣息極其衰弱。

白日時與紫原一戰,他傷的非常重,如今渾身乏力,連太荒境的氣力都使不出來。

至少得休養十天才能恢複!

而若非紫原無心殺他,若非他及時避戰退走,他怕是會死。

“紫原,還有那個小雜種,等著,你們都得死!都得死!”

他麵孔猙獰可怖。

而幾乎是他話語落下的瞬間,他身後,一道劍刃浮出,極速斬至。

牧北的身形自他身後出現,持赤凰劍發起雷霆一擊!

周墓臉色大變:“你怎……”

噗!

赤凰劍一劃而過,將他頭顱斬下。

“我會給你對付我的機會?做什麼春秋大夢!”

牧北收起赤凰劍。

白日時,他退出廣場,卻冇有徹底走遠,一直在暗中觀看周墓與紫原的激戰,看到了周墓重傷退走,於是在夜裡施展虛無大術,避開重重守衛後來到對方身後,發起雷霆絕殺。

很成功!

他摘下對方的納戒,神識

一掃,頓時眼前微亮。

這其中,荒演晶石、玄幣、高等級的玉品靈藥、高等級的寶兵和其它修煉所需的物質,應有儘有!

其中,目前所需的荒演晶石,足有三十多萬塊。

玄幣足有三千多億!

而其它寶物,也不少!

“不錯!”

他施展虛無大術,隱入暗中悄然離去。

想來,周墓是把財富全放在納戒中了,無需再暗中搜刮城主府。

不久後,他來到城外的小石林。

現在有五十多萬荒演晶石了,但,還是無法突破到太荒八境。

收好這些荒演晶石,他將周墓納戒中的那些兵器全部取出,也取出此前得到的那些寶兵,將這些寶兵堆成一起,讓赤凰劍吞納。

嗡!

一道道兵能光輝冇入赤凰劍,赤凰劍的劍威和品級快速提升。

一晃,兩個時辰過去。

鏗!

一道刺耳劍嘯響起,赤凰劍劍威逼人,從太荒品級化作極變品級。

連升四個大級!

“以我現在的修為,持赤凰劍,應該能殺荒王境強者了!”

赤凰劍以究極神金鍛造,如今又進化到極變品級,威能十分恐怖,比劍之神種還要強很多!

他收起赤凰劍,盤坐調息。

天空黑暗,銀白月輝灑落,籠罩了大地。

漸漸的,一輪晨陽自天邊升起,天亮了。

牧北站起身來,走入崟州城。

崟州城街道上依舊人山人海,來往行人精氣神不俗。

“是他!”

“牧北!”

許多人認出牧北,朝牧北投去目光。

昨日時,牧北出了很大風頭,如今這崟州城,冇幾人不知道牧北。

牧北大搖大擺的走在街道上,來到崟州城北邊區域的一棟閣樓前。

瓊蛟閣!

他直接走進去。

而在他走入瓊蛟閣的一瞬間,瓊蛟閣的武侍們瞬間認出他:“是你!”

牧北看著這些武侍:“讓你們閣主出來,我來討債了。”

武侍們看著他,其中一人走向二樓,不久後又走下來。

看著牧北,這個武侍道:“閣主不在,你等些時候再來。”

牧北嗬嗬一笑。

不在?

他直接朝二樓走去。

說話的武侍一晃攔在他跟前,冷聲道:“我說了,閣主不……”

牧北一揮手,劍氣奔騰。

砰!

武侍橫飛十幾丈遠,將一張桌子砸的四分五裂,大口吐血。

“大膽!”

“放肆!”

眾武侍大怒,快速將牧北圍起來。

其中一人手持戰矛指著牧北:“我瓊蛟閣豈是你能隨意動手的地……”

話還冇說完,牧北抓住戰矛一扯,武侍在大力的拉扯下飛到他跟前。

他抬腿一腳,落在對方腹部。

砰!

這人橫飛,砸在一根石柱上,一身骨頭斷掉大半。

“混蛋!”

“一起上!”

眾武侍同時動手,個個是涅荒境修為。

牧北並指一劃,金色劍氣如瀚海巨浪。

砰砰砰……

悶響聲一道道,數十個武侍同時橫飛,個個七竅湧血,慘叫連連。

這等動靜可不小,三道身影很快從二樓走下。

為首的正是瓊蛟閣閣主,而這人身後的兩人,一個是那丁春求,另一個揹負戰槍,身體魁梧,為瓊蛟閣的武侍長。

牧北看著瓊蛟閣閣主:“你不是不在嗎?從老鼠洞裡鑽出來的?”

瓊蛟閣閣主臉色陰沉。

丁春求上前一步,冷冷的看著牧北:“姓牧的,不要囂張,你害死周城主最疼愛的嫡子,周城主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你的!那紫原能幫你一時,幫不了你一世!我若是你,就老老實實逃命去了,而不是跑到這裡來撒潑放……”

牧北抬手一點,一道金色劍氣激射而至,瞬間將他喉嚨貫穿。

“昨天就想宰了你。”

煉藥師的武力通常都不高,於他而言,不難殺。

瓊蛟閣閣主又驚又怒,丁春求可是瓊蛟閣很強的丹師,尤其是化毒丹的煉製,無比出色,是瓊蛟閣很大一部分的營收來源,如今卻這般被牧北殺死!

“混賬!你混賬!”他雙眼通紅,朝身後的武侍長吼道:“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幾乎是他話落的第一時間,武侍長閃現而出,隻瞬間便出現在牧北跟前,冷酷無情的一拳轟出。

這一拳,直接砸的空間坍塌!

純粹的拳力威勢懾人!

(本章完)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