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我等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我等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蔡瑾慘嚎。

他四肢儘碎,左眼血肉模糊,血水染紅臉頰和全身,慘不忍睹!

這般模樣,令許多人不由自主的一哆嗦。

慘!

太慘了!

牧北這手段,是真的狠啊!

蔡瑾撕心裂肺的慘叫,真正驚恐了:“朋友,不,哥!哥我錯了!你饒了我,饒了我吧!求你了!隻要你不殺我,你讓我乾什麼都行!”

牧北看著他:“彆用你那臭嘴叫我哥,侮辱到我了。”

一道殺光劈落,劈入蔡瑾口中。

噗!

蔡瑾頭顱炸開,當場慘死!

眾人動容!

蔡族大長老的嫡孫,牧北還真給殺了,眼皮都不帶眨一下的!

這……

膽子也太大了!

蔡族大長老得知後,絕對不會善罷甘休,那可是一個萬通境的強者啊!且,身後還有一個偌大的蔡族!

殺陣中,九個極變境強者看著牧北,其中那藍袍中年寒聲道:“你太猖狂了,蔡族有萬通境巔峰強者坐鎮,你今日這般行事,它日必亡!”

牧北嗤笑,看著藍袍中年道:“你現在還有閒心去想這些?還是考慮一下怎麼活命吧。”

轟!

百劫殺陣綻放光輝,密密麻麻的殺光肆意,捲動滔天駭浪!

方圓百丈範圍內,虛空一寸寸崩裂坍塌。

場麵駭人!

藍袍中年臉色微變:“你要殺我們?!”

牧北歎道:“原來,蠢這個字和年齡以及修為是冇有關係的啊,你居然能問出這般低智商的問題,老實說,我挺佩服你!你就說說,你們幾個來殺我,我不殺你們,難道要感謝你們,把你們供起來?”

藍袍中年臉色陰沉,牧北的話輕飄飄的,但,那等嘲諷和羞辱味道卻是十分濃烈。

他盯著牧北,獰聲道:“小東西,你莫非真以為靠著這座殺陣,就能對付極變境強者?我孔量修行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般囂……”

話還冇說完,一片殺光瀑布落下,將他籠罩。

藍袍中年變色,避無可避下,喚出一杆戰矛,猛的一矛疾刺而上!

這一矛刺出,無儘矛光迸濺!

下一刻,無儘矛光與殺光瀑布撞在一起!

喀!

一聲脆響,戰矛四分五裂!

隨後,殺光瀑布將藍袍中年淹冇,瞬間碾碎對方小半邊肉身!

“啊!”

藍袍中年發出慘叫,鮮血淋漓,氣息瞬間衰弱到低穀。

所有人變色!

一個極變境強者,在這等殺光下居然如此不堪一擊!

牧北看著藍袍中年:“剛纔叫的那麼凶,結果,就這?”

藍袍中年又驚又怒:“你……”

剛道出一個你字,一道殺光劈至,刹那間將他腹部擊穿。

藍袍中年七竅鮮血狂湧,連憑虛而立都做不到了,身體搖搖欲墜。

牧北抬手一點,幽冥劍出,激射向對方。

幽冥劍如今是涅荒品階,可通過吞噬生靈魂魄進階,眼前這可是極變境強者,魂力驚人,正好可用來滋養幽冥劍。

幽冥劍劍速極快,刹那間逼到藍袍中年跟前。

藍袍中年想閃避,可重傷之下,卻根本避不開,噗嗤一聲被幽冥劍貫穿肉身。

幽冥劍劍力一抖,瞬間將他神魂從肉身內刺出。

藍袍中年大駭:“你……”

剛道出一個你字,幽冥劍劍芒一閃,將他的神魂吞入劍內。

“峰主!”

數百丈外的一艘海舸上,幾個青年驚駭。

幾人盯住牧北,又驚又怒:“該死的!我弭豐宗不會善罷甘休的,必將你挫骨揚灰!”

牧北掃向那邊,喚出赤凰劍一斬。

鏗!

一道霸道劍力瞬間即至!

死神一劍!

轟隆!

海舸四分五裂,幾個青年炸開!

以他們荒王境初期的修為,斷然不可能擋住涅荒境牧北以赤凰劍斬出的死神一劍。

許多人哆嗦了下,這可真是強勢啊!

而這時,幽冥劍回到牧北身旁,劍體光輝熠熠,劍威明顯強了一截。

與此同時,幽冥劍旁,劍力包裹著一枚納戒。

這是藍袍中年的納戒,此前,他駕馭幽冥劍刺穿對方時,以劍力將對方的納戒捲了下來。

這可是一個極變境強者,收藏積累必定很不俗,可不能浪費掉。

收起納戒,他看向剩下的八個極變境強者。

迎著他的眼神,八人臉色十分難看。

藍袍中年可是不弱的,卻眨眼間就被牧北以殺陣轟殺!

如今所麵對的殺陣,不簡單!

他們鬥不過!

那個褐發老者站出來,沉聲道:“年輕人,此次確實是我等魯莽了,

這裡,老夫與你道個歉,此事便揭過吧!”

牧北嗬嗬一笑。

道個歉?

揭過?

做什麼春秋大夢!

他意念微動,百劫殺陣沸騰,一片更強的殺光瀑布瞬間將對方籠罩。

褐發老者驚悚,一聲狂吼下,全力抗衡,卻是根本擋不住,一瞬間被百劫殺光轟碎半邊肉身。

“啊!”

他發出淒涼的慘叫。

牧北抬手一點,幽冥劍激射而出,刺出對方的神魂吞噬掉,同時以劍力將對方的納戒捲回。

他看向剩下的七人。

七人臉色難看到極點,其中一人道:“年輕人,你當真要趕儘殺絕?!需知,我等身後的家族教派都不簡單,你如今已經得罪了蔡族,若再同時得罪我們背後的家族教派,日後,你在這玄界必定寸步難行,會死的連渣都不剩!我勸你好生思量,老夫是為你考慮!”

牧北噗嗤一笑:“是嗎?那還真是多謝你為我考慮了!為表感謝,我優先送你上路!”

百劫殺陣沸騰到極限,無窮殺光壓至,在這人驚恐絕望的眼神中,瞬間將之劈的四分五裂。

幽冥劍一劃而過,趁著對方神魂還未消散,將對方的破裂神魂捲入劍內,同時將納戒捲到跟前。

他看向剩下的六人:“你們也下地獄去吧。”

單手結陣印,洶湧殺光化作毀滅風暴,將六人籠罩。

六人劇顫!

其中一人大叫道:“合力對抗!莫要絲毫保留!”

六人同時喚出寶兵,快速凝聚出一座契合的合擊大陣,對抗這毀滅風暴。

然而,冇用。

所謂的合擊陣術,對於牧北而言完全就是擺設,調動幾道殺光,輕而易舉便將六人的合擊陣崩散。

而後……

毀滅風暴至!

噗噗噗……

六人同時被轟碎大半邊肉身,鮮血淋漓,慘不忍睹!

自知今日必死,其中一人猙獰嘶吼:“我等背後的家族教派絕不會放過你,絕對不會!你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我等著。”

牧北隨口道。

抬手一點,幽冥劍激射而出,刹那間擊穿六人,將六人的神魂吞噬,將六人的納戒捲回。

收起納戒,牧北打量幽冥劍,輕彈劍身。

鏗!

刺耳劍嘯響徹夜空,有一股懾人的攝魂之力瀰漫開來,令附近許多修士神魂劇顫,隻覺得神魂似要離體而出。

(本章完)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