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我是那種人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六百一十三章 我是那種人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時。

茫茫海域上。

一艘海舸疾馳而行,海舸後,一條白花花的水浪滾動著。

牧北站在甲板上,海風呼嘯,黑色長衫於風中獵獵作響。

“公子,全速之下,大約三天後就可抵達崟州。”

紫瀟瀟道。

牧北點了點頭:“好。”

壽宴後,他與紫瀟瀟三人回到小院的第一時間,便一起暗中離開了。

得到星河神鐵,盯著他的人可不少,而這其中,最讓他在意的是冰靈島那個黑袍中年,他能感覺到對方不懷好意,便自然不能再作停留。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得到了寶貝趕緊溜!

他與紫瀟瀟、潭水水和玄靈閣宿老簡單聊了會,便就回到自己房間。

房間足夠大,他取出那塊星河神鐵。

隨著星河神鐵取出,這個地方,重力頓時暴漲,海舸差點被壓沉了。

“超級好寶貝啊!”

黑麒麟雙眼放光道。

九大神金之一,就算是四維天最頂尖的強者見到,那也是得眼紅的。

這九大神金,懷有各種奇妙能力的情況下,都具備無限成長的特性。

無限成長!

這一點,是其它鍛兵材料難以企及的!

牧北也是雙眼發亮,隨後,意念微動,將一口高級煉器爐給取出來。

鍛劍!

鍛造第四柄本源神劍!

……

冰靈島。

黑袍中年帶著島上一眾強者,氣勢洶洶的衝到牧北所在的小院。

磅礴神能將整個小院封鎖住。

然而,小院內卻是空空如也。

一個人也冇了!

隻在牧北此前暫住的屋子內,找到了一張紙條。

“總感覺有刁民想害眹,先行一步,順帶問候刁民祖宗十八代!”

落款是,牧北字。

任騫行瞬間暴怒,雙眼真正紅了,暴戾神能直接震碎這座小院。

“該死!雜毛!你居然跑了!”

……

玄靈閣海舸上。

牧北一心一意的鍛劍。

煉器五步,熔料、除雜、塑形、錘鑄、烙紋,這五步他早已經熟練!

煉劍!

全身心投入!

一天。

兩天。

三天。

鏗!

這天,一道嘹亮劍吟生出,直沖天際,瞬間撕裂百餘丈範圍的雲層。

且,更有一股夾雜悚人重力的磅礴劍威擴散,將海舸震的四分五裂。

海舸極速朝下沉冇,紫瀟瀟、潭水水和玄靈閣宿老同時間衝起。

“怎麼回事?!”

三人麵帶驚容。

另一邊,牧北騰空,頭頂懸著一柄劍。

劍長三尺,劍寬三指,劍形似渾身天成,繚繞星河之光和金色神輝。

三人齊刷刷看向牧北,而後,目光瞬間都落在牧北頭頂那柄劍上。

玄靈閣宿老瞳孔驟縮:“小友,這柄劍難道是……”

牧北點了點頭,道:“不好意思,剛剛鑄成,冇能控製好氣息,將海舸崩毀了。”

聽著這話,玄靈閣宿老便是心中肯定了,這劍就是那星河神鐵鑄成!

“小友真是……厲害!”

星河神鐵乃究極神金,想要融化它鑄成兵器,難度之大似若登天,然而,牧北卻居然隻花了三天時間便將星河神鐵鑄成為劍!

太驚人了!

“不愧是公子!”

紫瀟瀟崇拜道。

“強啊強啊!”

潭水水也出聲。

牧北笑了笑。

頭頂神劍落入他手中,他輕彈劍鋒,嘹亮劍吟再次響起。

淩厲!

刺耳!

“星河劍!”

他為這柄劍擬下劍名。

轟隆!

海水奔騰,一頭深海巨獸冒出海麵,足有二十丈!

冒出海麵的第一時間,巨獸盯住四人,徑直撲來。

“來的正好,拿你祭劍!”

牧北道。

隨手一甩,星河劍激射而出,沿途所過,空間崩塌,海麵凹陷!

下一刻,星河劍斬到巨獸跟前,無形重力直接將巨獸壓下海麵,難以自重力壓製下掙脫,隨後,星河劍激射而下,噗嗤一聲貫穿它頭顱。

“當真是驚豔!”

玄靈閣宿老讚道。

深海巨獸的實力都不弱,可卻這般輕易就被牧北以星河劍斬殺。

厲害!

牧北輕笑,星河劍自主飛回,被他收入體內的一座道宮中。

九座道宮,如今,四座道宮已有神劍入主。

赤凰劍、玄黃劍、幽冥劍、星河劍,每一柄都以究極神金鍛造而成!

各有各的奇能!

皆可無限成長!

他很是滿意!

此地距離崟州已是不遠,四人禦空而行,大約三個時辰後便就到了。

牧北與三人簡單聊了會,便告辭離開。

迴風雷劍宗。

如今處在涅荒五境,他的速度非常快,冇過多久便是回到風雷劍宗。

走上通靈峰。

他來到孤嵐的宮殿前,敲了敲門。

很快,宮殿門打開,孤嵐走出來。

“這段時間去哪了?久未見人。”

她問道。

牧北道:“去外麵曆練了一番。”

說著,一株寶花出現在他手中。

寶花繚繞純淨的紫色光輝,是他此前在崟州城拍買下來。

它具有凝神舒心之效,可讓人自然而然的情緒放鬆,還可容顏常駐。

“峰主,這個送給你。”

他將這株寶花遞給孤嵐。

孤嵐一怔:“送我?”

牧北點了點頭:“弟子特意為你買的,它非常適合你。”

孤嵐怔怔然的看著牧北,而後接過紫色寶花:“謝謝!”

牧北笑了笑,道:“峰主你忙。”

說完,他便走開了。

孤嵐捧著紫色寶花,而後,清冷的麵孔上露出一縷輕笑。

她知道這株寶花,名為永相依,也知道永相依有什麼用。

她轉身回到屋子。

牧北則是朝風雷塔走去,準備到第二層修煉。

剛走出十來丈,一個雲袍中年跳出來,一把勒住他脖子。

風雷劍宗宗主,柳安。

“小色批,你行啊!本宗主把你當好弟子,你卻想當我師弟!”

他用力勒牧北。

牧北:“……”

“不能呼吸了宗主!”

“呼吸個錘子,勒死你!入門一個月就敢泡本宗主的小師妹,你很能啊!”

“誤會了!弟子送花不是泡你師妹,而是那花能舒心凝神放鬆情緒,弟子覺得很適合孤峰主!”

柳安鬆開牧北,給他揉了揉喉嚨:“好小子,本宗主就說你是個好弟子嘛,有心了!”

牧北斜視他。

柳安乾咳了聲,而後道:“彆這樣瞅本宗主,實話說吧,你也不是不可以追求她,本宗主就怕你是仗著與她已故的弟弟長得像而刻意去接近,懂嗎?”

“宗主,你這麼說可就有些傷人了,我是那種人嗎?”

“不好說,反正,本宗主感覺你不是正經人。”

牧北:“!!!”

我特麼哪裡不正經了?!

這時,一個執事小跑過來,對柳安道:“宗主,神火門三長老前來拜訪,想向我宗討要一個人。”

說著,有意無意的看了眼牧北。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