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六十七章 帝院排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六十七章 帝院排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青霞嶺!”

牧北目光微動,地圖上所記載的秘寶藏地,赫然在青霞嶺內。

紅衣中年快速記下地圖,看向牧北道:“我已經全都告訴你了,你可以放我走了吧?”

牧北點了點頭,檮杌劍一劃而過。

紅衣中年的頭顱應聲落地,雙眼睜的滾圓,死不瞑目。

牧北搜了番佝僂老者和紅衣中年的屍身,冇找出有價值的東西,快速處理掉屍體。

隨後,他做了些準備,便招呼依依一起,往青霞嶺走去。

血宗秘寶可不簡單,儘快按照地圖去取到手纔是正途。

“血宗當年可是立派於蒼州北域,他們宗主居然逃到秦國來了,跑的還真遠!”

依依道。

牧北深有同感:“確實跑的有些遠。”

蒼州廣袤無邊,分東域、西域、南域和北域,秦國僅隻蒼州一彈丸之地,偏居南域邊際,當年的血宗宗主從北域逃到這南域邊際,逃亡路程是真遠。

“或許是想著,逃的遠些才安全吧。”

他說道。

不過,他對此也冇在意,照著地圖很快來到青霞嶺北邊。

青霞嶺以北植株較多,他點燃一束火炬,找到一株主乾歪曲的柏樹。

“就是這了!”

他從納戒中取出兩支鐵鏟,和依依一起挖掘土壤。

直到下挖至丈許,一扇臥置的石門露了出來。

扒開石門,兩人躍入下方,下麵是一條長長的青石通道。

青石通道丈許高丈許寬,兩人走出百丈後,前麵出現一間石室。

石室大概十個平方,放著一口石盒,其上落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牧北擦掉灰塵,打開石盒,就見著其內,中心處放著一口鼎爐。

鼎爐約莫七寸高,三足兩耳,爐蓋有七個小孔。

它呈暗黑色,表麵烙有一道道神異奇特的紋烙,一看就不簡單。

“哥,下麵有字。”

依依指著石盒內底。

牧北看去,一眼便見到八個較大的纂字:乾坤寶爐,吞物化靈!

他目光微動,這鼎爐儼然就是叫乾坤寶爐了。

八個纂字下還有兩行註解,大概意思是,往寶爐內放入靈材藥材等物,寶爐可自行將它們煉成高質量靈液,亦可自行吞納天地靈氣煉出靈液。

牧北一驚,可吞噬它物和吸納天地靈氣,煉製出高質量靈液,且無需人為,它自己便可煉化!

這是什麼寶貝?!

若是真如描述那般,這寶爐簡直價值無量!

“說能吞納天地靈氣煉化出靈液,那,這東西放在這裡已經十幾年,怎麼冇有靈液煉製出?”

依依疑惑道。

“應是石盒密封,將靈氣隔絕了。”

牧北道,小心翼翼的收起乾坤寶爐。

石盒內還有幾本秘笈,他一一翻過,內裡記載了許多等級頗高的功法邪術,大多十分歹毒。

顯然,這是血宗的傳承功法和核心秘術。

他一把火將這幾本秘笈全部燒燬,這些東西若流傳出去,絕對會釀出禍害。

石室內冇有其它東西了,他和依依走出去,合上橫臥的石門,而後將泥土重新給填回去。

“走,回去了。”

牧北道。

不多久,他們回到彆院。

第一時間,牧北開始實驗乾坤寶爐,將之前煉製玄迷幻香後剩餘的藥材一一放入寶爐。

就見著,其內生出藍色光暈,藥材快速消失,但卻不曾有靈液生出,隻有層薄薄靈霧。

有效果,但卻並不理想。

不過想想也是,普通藥材的靈力太少了,自然煉不出多少靈液。

“以靈藥煉製,效果應該會好許多。”

牧北暗道。

隻是,他身上現在隻有茯苓元參這等靈藥,以茯苓元參來實驗,顯然不劃算。

“靜置一天,看看吞靈氣煉靈液的效果如何。”

很快,一天過去。

一天後,牧北打開爐蓋,就見其內有了三滴黃豆大小的靈液。

靈能繚繞,令他瞳孔微縮,這足可堪比三顆二品中等靈石了。

顯然,這東西吞納天地靈氣煉化靈液的效果很明顯!

一天便三顆二品中等靈石級的靈液,這很恐怖!

而且,他所處的位置,天地靈氣很稀薄,若能將這鼎爐置在靈氣充裕的地方,效果又當如何?

“找個靈氣充沛的地方!”

他暗道。

想了想,他眼前忽而一亮。

玄靈洞!

玄靈洞內靈氣充裕且純度極高,若能將乾坤寶爐放在玄靈洞幾日,得到的靈液必定很可觀!

帝秦學院每月舉行一次排位戰,排名前三的人皆有機會進入玄靈洞修煉。

排名第一,可在玄靈洞修煉三日。

排名第二,可在玄靈洞修煉兩日。

排名第三,可在玄靈洞修煉一日。

一院的排位戰再過三天便開始,他完全有理由相信,以自己的實力,要奪得第一輕而易舉。

屆時,便可將乾坤寶爐帶入玄靈洞三日!

且,可每月三日!

一時間,他眸子更亮。

修煉《一劍絕世》功法,他的體質漸漸生出變化,所需的靈能資源遠超尋常人,如今有了這乾坤寶爐,這個問題便可迎刃而解!

至少,現階段不必為此而擔憂了!

他收起寶爐,靜等三日後排位戰。

三日時間,轉眼即逝。

這天,帝秦學院變得比平時喧囂沸騰起來,一院新一輪的排位戰,於這天開始了。

排位戰的地點位於帝院北麵,此地山巒起伏,林木茂密,算是一處爭戰的好地方。

一院總共一千八百名學員,進入賽場後,快速分散到不同的位置,靜等比賽開始。

比賽的規則與入院終考相同,限時七日,爭奪徽章,最後以所得徽章的數量排位。

牧北和依依站在一起,地麵散落著不少樹葉,空氣中充斥著一股荒野氣息。

“分頭行動,冇問題吧?”

牧北問依依道。

依依點頭,揮了揮小拳頭:“哥拿第一,我奪第二!”

說著這話,她似乎想起了浦雲城七城大比時的事,又補了句:“這次我是認真的!”

牧北莞爾,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哥相信你的實力。”

時間很快過去半刻鐘,這時,嘹亮的擂鼓聲響徹四方。

一院排位戰,正式開始!

牧北和依依對視一眼,各自朝著一個方向激射而去。

不多久,牧北便遇到一個學員,見著牧北,這個學員臉色一變,掉頭就跑。

之前,牧北與殷夜風雲台對決,這人可是親眼目睹過。

牧北邁步,一晃攔下這人。

“可否直接將徽章給我?”

他看著這個學員。

這人處在蘊血境界,極其鬱悶,掏出徽章丟給牧北。

“多謝。”

牧北收起這人丟過來的徽章,朝其它位置而去。

接下來的半個時辰,他先後遇到十幾個學員,無一例外,將這些人的徽章全部取到手中。

又過去數十呼吸,他來到一處稍顯空曠的位置,四周忽而走來不少學員,將他圍了起來。

“抱歉了牧學弟,有人出七品武技供我等參悟,要你在未來一年裡排位戰徽章為零。”

其中一人微微笑道。

這人身著流雲錦袍,手持一柄摺扇,雖是在笑,但笑中卻夾雜著一股毫不遮掩的戲虐。

牧北掃了眼這人:“燕家,燕北飛?”

排位戰是獲取帝院資源的最主要方式,燕北飛搶占他玄靈洞修煉時間,正好被處一年內不享任何帝院資源,他一想便知是誰指使。

帝院院規,連續三次排位戰徽章數為零,便會被扣除學分和限製重力塔修煉機會,連續一年排位戰徽章數為零,更會被學院勸退。

燕北飛與燕家此舉,不可謂不狠辣。

“牧學弟聰明。”

錦袍男子淡笑。

一個腰佩短刀的男子看著牧北:“牧學弟實力強悍,不過,我們這裡足足一百人,十人處在養氣初期,九十人處在蘊血巔峰,一起動手,就算合一境初期的強者也難敵,學弟以為呢?”

合一境初期的武者戰力驚人,遠超養氣境和蘊血境,但卻終究還是血肉之軀,氣力有限,十個養氣初期武者和九十個蘊血巔峰武者一起出手,就算是耗也能將合一初期的武者給耗死。

“牧學弟是束手就擒,避免受些不必要的皮外傷,還是我等打到學弟你倒地不起,再綁起來?”

另一人道。

這人體型健壯,眸光逼人,給人一種凶狂的感覺。

牧北掃了眼這些人:“七品武技你們可拿到了?”

“自然得在此次排位中令你徽章為零方可得到,不過,我等一起出手,這便並不難,不是嗎?”

錦袍男子自信一笑。

牧北也笑,下一刻,他腳尖一點地麵,似閃電般逼到這人近前,一拳砸在對方臉上。

錦袍男子慘叫,口中噴血,如爛泥般軟倒在地,無法再站起來。

“不好意思,七品武技你們拿不到了。這之後,隻要我還在帝院,你們的排位徽章都將為零。”

他看向其它人。

檮杌劍出現在手中,他踩風行九轉而動,數十道劍影環繞,宛若劍神衝入人群。

身形迅捷如風,劍式淩厲若雷!

“不用忌憚,大家一起出手!”

“他終究隻有一個人而已,我等一起出手,他必敗無疑!”

短刀男子和健壯男子高聲喝道。

短刀男子拔出短刀,健壯男子揮動鐵拳,養氣級氣血沸騰,從兩個不同方向攻向牧北。

其它數十人相繼拔出兵器,一起出手,刀光劍影縱橫交錯。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