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六百八十四章 感受死亡逼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六百八十四章 感受死亡逼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長老怒極!

牧北太囂狂了!

該死!

該死啊!

“爺爺,救我!快救我!”

董炳大叫。

牧北腳下一碾。

喀!

骨頭斷裂的聲音第一時間傳出來。

“此前不是很囂張嗎,現在是怎麼回事,為何連連慘叫求救?”牧北俯視他:“真的,你還是囂張跋扈的樣子看著比較舒服,接著囂張啊!”

他腳下又一碾。

喀!

骨頭斷裂的聲音又一次傳出來。

董炳口中噴血,再次發出慘叫。

三長老怒吼:“牧北!”

“爺爺在此,有何事?”

牧北看向他。

三長老額上青筋直跳,狂暴殺意席捲而出,卻還是不敢輕舉妄動。

就在這時。

“放開他!”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三箇中年從九玄門外走來,一步數十丈,轉眼便到近前。

一個一身黑袍,一個穿著青袍,一個一席錦袍。

他們衣服上,都有著相同的族徽,類似於祭祀樣的圖微。

九玄門主瞳孔微縮,大長老和鐘寞等人也變色。

祁族!

元州上,那個祁族的強者!

三長老則是驚喜起來。

他女兒派遣的人到了!

他連忙朝三人抱拳,道:“三位,還請相助,快快救下我孫兒!”

三箇中年點了點頭。

黑袍中年微笑道:“董貢長老客氣了,我們奉命而來,應該的!”

區區九玄門的長老,本是不值得他這般態度,但,眼前這位卻是不一樣的,其女乃是家主胞弟的正室,身份很高。

他看向牧北,淡漠道:“放開他,磕頭,而後自裁謝罪,如此,可不連累你的親朋好友,隻死你一個人。”

“哈哈哈哈哈!”

董炳這時笑起來,笑的很張狂,麵孔再一次變得極其猙獰。

姑姑派遣的強者來了!

“前輩,我不要他自裁,我要親手殺他,要狠狠的折磨他!他的親朋,我也要殺!都得死!”

他叫道。

牧北看著他,抬起腿,而後狠狠一腳踩下。

砰!

一聲爆響傳出,董炳口中血水狂噴,背部的地麵大崩裂。

“啊!”

他發出淒厲的慘叫。

牧北俯視他:“慘叫什麼?接著囂張,接著叫囂,就像剛纔那樣。千萬不要慘叫,我喜歡看你囂張的模樣。”

說著,一劍橫斬。

噗!

董炳的左邊耳朵飛出去。

董炳放聲慘嚎。

牧北抬腿,又是一腳狠狠踩下去。

“我不是說了嗎,不要慘叫,接著叫囂,聽不懂?”

他眸子冷淡。

董炳淒厲的慘叫,渾身骨頭斷裂大半。

三長老又驚又怒,該死的牧北,祁族三大強者親身前來,牧北卻居然還敢這般對董炳!

祁族三箇中年沉下臉。

黑袍中年眸子冷冽起來,看著牧北道:“無視我的話,違令不尊,你是在藐視我祁族嗎?!”

轟!

神能沸騰,震動虛空。

半步暝元境!

這等氣勢一出,震的空間都一陣陣嗡鳴。

牧北根本不看他,理都不理,目光依舊落在董炳身上:“知道我為什麼不一劍砍了你嗎?太便宜了!對待你這種自以為是的小垃圾,就得虐殺,一劍一劍剁了你,讓你慢慢品味痛苦,感受死亡的逼近。”

說著,又是一劍。

噗!

董炳右邊耳朵飛出去。

血水迸濺!

而這,不僅僅隻是一劍斬下對方的耳朵,這個過程中,有劍氣和劍意侵入對方體內,進行瘋狂的破壞,極限刺激對方的痛元神經。

“啊!”

董炳慘叫,劇烈掙紮。

但,四肢儘廢,根本掙脫不開牧北的壓製。

他臉上再次被驚恐填滿,大喊道:“救我!快救我!救我啊!”

三長老又驚又怒又急。

黑袍中年臉色冰冷起來,緩步朝牧北走去。

九玄門主這時站出來,沉聲道:“閣下,這是我九玄門的事,你祁族雖然強大,卻冇有理由管我九玄門的事吧!”

這話一出,許多弟子都是心驚。

祁族強者明顯是動怒了,在這等情況下,九玄門主居然站出來這般開口,有阻攔之意,這得是多器重牧北啊!

就連牧北自己也意外。

他以為,門主兩不相管,已是最大程度上站他這邊了,卻不想,對方此時還肯這般站出來。

黑袍中年看向九玄門主,冷漠不語,忽而隔空一掌揮出。

一股磅礴能量頓時卷向九玄門主。

極強!

九玄門主低喝,全力朝前轟出一拳,一宗無匹拳印轟向前方。

兩者撞在一起!

嗤的一聲,九玄門主祭出的拳印粉碎,磅礴能量弱了一大截,卻依舊有驚人的力量,下一刻落在他身上。

砰!

九玄門主暴退。

這一退,便是足足退出三十多丈遠才穩住身形。

剛一站穩,便是口中湧血。

而後,腳步又是踉蹌起來,一陣虛浮。

“門主!”

大長老和鐘寞連忙閃過去,扶住九玄門主。

黑袍中年看著九玄門主,冰冷道:“你算什麼東西,我祁族執法,有你插嘴的餘地?”

九玄門主臉色陰沉,死死盯著他。

大長老和鐘寞滿臉憤怒。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牧北看向九玄門主:“不好意思門主,牽連你了,不過,請門主放心,我一定宰了他為你出氣!”

九玄門主一怔。

其它人也一怔。

宰了黑袍中年?

那可是一個半步暝元境的強者啊!

牧北是哪裡來的底氣說這種話?

黑袍中年看向他:“宰了我?你這小螞蟻,倒真的很能說啊!”

他再次朝牧北走去。

強橫神能席捲,很快將四周封鎖。

一步步朝牧北靠近。

牧北低頭看著董炳:“你一定是覺得,祁族很了不起,祁族人來了,一定能救你,他們一定能殺了我,現在,我讓你看一看,他們與你一般無二,都是垃圾。當然,這個過程,我會讓你有其它東西享受的。”

說著,他凝聚一道秘符,甩手打出對方體內。

化血符!

中此符者,五臟六腑和血肉骨骼,會隨時間推移,一點點融化!

這個過程,極度痛苦!

痛苦難當!

“啊!”

董炳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頃刻間而已,他本就血肉模糊的體表皮膚,於這一刻隨著扭曲,一塊塊模糊血斑浮現,一些地方緩慢的碎爛,渾身骨骼更是嘎巴作響。

彷彿是有一柄柄重錘在敲打!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