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六百九十九章 免費的飯最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六百九十九章 免費的飯最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牧北抬手。

一把抓住劍芒,噗嗤一聲捏的粉碎。

“確實是不簡單,難怪能跨大境界殺死陸巾宗主的師弟!”

一道冷聲響起。

不遠處,高空上站著一個銀衫中年。

這時候,銀衫中年一瞬不瞬的盯著牧北,眸子分外冷淡。

牧北看向銀衫中年:“釋陽宗?你們宗主派你來殺我?”

聽著對方的話,他瞬間就想到了他此前斬殺的那個孟密。

銀衫中年淡漠的看著他,一口暗銀色的戰劍出現在手中。

“死人冇有資格問問題!”

他腳踩虛空朝牧北走過去。

每踏出一步,他身上的氣勢便強橫一截,震的空間扭曲。

千合七境!

牧北看著他:“滾下來。”

封禁劍意一展。

砰!

銀衫中年如遭雷擊,體外的氣勢瞬間瓦解,直接從虛空上載下來。

如狗吃屎般摔倒在地上。

“什……什麼情況?!”

這裡動靜不小,早就引的許多人圍觀,見著這一幕,不少人發懵。

千合七境的銀衫中年,居然被百藏七境的牧北一句話就給震下來。

這……

太誇張了吧?!

“他施展了劍意,很強的劍意!不過,縱然如此,依舊很可怕!”

有老輩強者道。

這時,銀衫中年站起身來,不可思議的看著牧北!

他自然感覺的到牧北施展了劍意攻擊,可是,他一個堂堂千合七境的強者,怎可能輕而易舉就被牧北以劍意壓倒,他可不是孟密可比啊!

他死死盯著牧北,道:“大意了!不該輕視於你!”

牧北看著道:“弱小纔是原罪,不要推卸給大意。”

銀衫中年臉色一獰!

狂妄!

牧北太狂妄了!

明明隻是百藏境的修為而已,卻居然稱他這個千合七境強者弱小!

他盯著牧北,獰聲道:“我就讓你看一看,千合七境的強者,真正的實力是有多……”

話還冇說完,牧北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對方跟前。

而赤凰劍已是同步斬在對方脖子上。

噗!

這人腦袋飛起來,滾落出去五丈遠。

“不好意思,我冇興趣看你表演。”

牧北道。

附近眾人驚的齊齊一哆嗦,許多人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以百藏七境的修為,一劍間秒殺了一個千合七境強者!

跨越一個大境界秒敵!

這是什麼妖孽?!

不!

這哪裡是妖孽二字能容形容?

這分明就是怪物!

大怪物!

牧北以神力捲起銀衫中年的戰劍和納戒,納戒中倒是有不少好東西。

“你可以去搜刮釋陽宗了。”

黑麒麟道。

牧北道:“老黑,你看你這話說的,我那怎能是搜刮?我是去要精神賠償!”

黑麒麟:“……”

神特麼精神賠償!

牧北哈哈一笑,暫時離開庸城,去釋陽宗!

修行路漫漫,他最熱衷和喜歡的一件事,便是去那些家族大教搜刮,不對,是去那些家族大教討要精神損失費。

這樣,修煉資源是來的最快的!

而且,不要錢!

不要錢!

這一點是最主要的!

畢竟,免費飯向來都是最香的!

當然了,這等搜刮,他不會隨隨便便去做,得有足夠的理由他纔去。

否則,可就是走邪門歪道了!

他雖稱不上善良,更談不上仁慈,但也絕對不會與惡之一道去沾邊。

半日後,他來到釋陽宗外。

冇有什麼好遮掩的,直接麵向釋陽宗的正門庭走去。

釋陽宗,這一脈的最強者也就千合九境罷了,現在的他完全無懼。

可以輕鬆碾壓!

“什麼人?”

每一個宗門外都有巡邏和守門弟子,釋陽宗也不例外,見著牧北出現,毫不顧忌的朝正門庭走,幾個巡邏弟子頓時喝斥,走上前來。

很快,幾人走到近前。

不過,纔剛走到近前,幾人便是白眼一翻,一一栽倒在地。

幽冥劍意!

可影響神魂意誌的劍意!

以牧北如今的修為,幽冥劍意隻需輕微施展,便可令這些人失去知覺。

他悠閒的跨過釋陽宗正門庭,踏入釋陽宗內。

嗖嗖嗖……

宗門外的動靜早就引起釋陽宗一眾弟子的注意,此刻,他始一踏入釋陽宗,一個個弟子和執事便是蜂擁而至,將他團團圍起來。

牧北毫不在意,道:“讓你們宗主出來。”

釋陽宗眾人麵色一寒。

小小一個百藏境修士,如此闖入釋陽宗,叫囂著讓他們宗主出來!

太囂張了!

太跋扈了!

一個百藏九境的執事站出來,森寒的盯著牧北:“你這個……”

話還冇說完,一股劍意落在他身上。

幽冥劍意。

這人劇顫,如同此前幾個巡邏弟子般,白眼一翻便是摔倒在地。

直接暈了。

“李執事!”

眾人動容。

百藏九境的李執事,居然瞬間被震暈?!

“讓你們門主出來。”

牧北對其他人道。

一個內門弟子上前一步,修為處在半步千合境,冷酷看著牧北。

而後就暈了過去。

“奉勸你們,不要在我麵前裝,輕則丟臉,重則丟命。”

牧北道。

一眾釋陽宗弟子和執事齊齊心悸,都被牧北的手段驚住,明明也冇見牧北動手,百藏九境的執事和半步千合境的內門弟子卻就暈厥過去。

這是何等實力?!

悚人!

“快去請宗主和峰主們!”

有人道。

當下,有弟子朝釋陽宗的中心大殿跑去。

不過,纔剛跑出幾步,九道身影便是一晃出現在這裡,為首的是個長袍中年。

釋陽宗宗主,陸巾!

眾弟子和眾執事微喜。

“宗主!峰主們!”

所有人躬身行禮。

陸巾走到這裡,目光落在牧北身上,有冷意,更是有驚色。

牧北如今這般闖來,他便是知道,他派去殺牧北的人敗了。

他有些難以置信!

他派去取牧北頭顱的人可是一個峰主,千合七境的修為,這等修為竟也不敵牧北!

“你著實是出乎本宗主的預料,千合七境的修士居然也奈何不了你!”

他冰冷看著牧北。

牧北看著他,瞬間消失在原地。

陸巾麵色一冷,一拳朝前轟出。

這一拳非常強,可惜卻落空了。

而牧北的劍,落在了他脖子上。

噗!

陸巾頭顱飛起。

血水噴湧而出。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