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七百七十二章 誠實是我第一信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七百七十二章 誠實是我第一信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眼族祖老一拳轟出!

一拳之下,帶動起一宗霸道拳印,震的空間劇烈轟鳴!

下一刻,拳印與混沌刀光撞在一起。

嗤!

一聲輕響,拳印粉碎,混沌刀光繼續斬向三眼族祖老。

三眼族祖老動容,倉惶間一掌拍出。

兩者碰撞!

砰!

三眼族祖老暴退,手心有血水飄出。

而他還冇站穩,吞天爐便出現在他身旁,撞在他身上。

這一次,三眼族祖老直接狼狽的橫飛,口鼻同時溢血。

這一幕看的浦休、小鬼王和火麟子不由得都露出驚色。

三眼族祖老可不是普通古王,修為已在封王十三境,是一尊巔峰古王,而這麼尊巔峰古王,麵對吞天爐和混沌葫蘆,居然也是被碾壓。

“還真是王級隨便揍,未曾吹噓!”

小鬼王嘀咕。

三眼族祖老穩住身形,麵色很難看。

也是這時,刺耳劍鳴響起,牧北全力施為,徹底壓製住了龍紋紫金。

他高興一笑!

第五塊究極神金到手!

收起龍紋紫金,他看向三眼族祖老:“怎麼樣老東西,好不好玩?”

三眼族祖老臉色頓時更加難看,而後,神色漸漸變得無比凶戾起來。

“你活不了!”

他獰聲道,雙手結出一道古怪法印。

頓時,一道怪異嗡鳴從遠處傳過來。

浦休、小鬼王和火麟子麵色微變,火麟子喝道:“他在召喚底牌禁器,可鎮殺超越王級的強者,快阻攔他!”

嗖!嗖!

吞天爐和混沌葫蘆第一時間衝過去,各自盪出兩輪非常懾人的光輝。

而也是這時,一口青銅壺飛來,橫在三眼族祖老跟前,盪出一片光。

嗤!嗤!

吞天爐和混沌葫蘆盪出的光芒崩碎,而後相繼被震的退後十幾丈遠。

牧北看向那口青銅壺,壺身遍佈器紋,散發著一股暴戾氣息。

很強!

混沌葫蘆和吞天爐再次施為,展現巔峰戰力,再次衝向三眼族祖老。

三眼族祖老麵色猙獰,駕馭青銅壺,與混沌葫蘆和吞天爐連連碰撞。

轟!轟!轟!

激烈的對碰,吞天爐和混沌葫蘆一次次被震退,表麵光華都暗了些。

兩者退回牧北跟前。

“這破壺不好弄啊!”

混沌葫蘆凝聚出文字。

現在的它和吞天爐,不超過王級戰力,隨便碾壓,但,超出了王級戰力,可就應付不了了。

轟!

更強的神威自青銅壺瀰漫而出,將整個萬龍巢覆蓋。

三眼族祖老猙獰盯著牧北:“老夫要抽你筋剝你骨,將你折磨至死!”

他一步步朝牧北走去,青銅壺將牧北死死的鎖定住。

浦休、小鬼王和火麟子同時閃到牧北身旁,嚴陣以待,神情很凝重。

浦休與牧北是真正的好友,此刻牧北危險,自然要與牧北一起麵對。

而小鬼王和火麟子,兩人很清楚自己與牧北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三眼族祖老絕對不可能隻殺牧北一人,之後必會連他們一起給除掉。

他們現在得一起迎敵!

而這時,牧北卻是麵色不變,一副十分輕鬆的模樣,

他朝前走出幾步,看著三眼族祖老道:“相信我,你現在不會殺我。”

這話讓浦休等人一怔。

“你這是腦子抽抽了?多眼族三個奇才全被你弄死,他會不殺你?你瞅瞅他那樣,若是殺了你後能將你複活,他能殺你十萬八千次不嫌多!”

小鬼王道。

牧北微微一笑,光華一閃間取出一口空間容器,而後拽出一個男子。

三眼族奇才之一,弗言!

此前,他鎮壓對方後,並冇有殺死對方,覺得留下對方或可有些用。

這不,用處來了!

在另外兩個奇才死了的情況下,弗言這個最後剩下來的奇才,那可就是三眼族的大寶貝了,三眼族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再讓弗言出意外的。

這就是最最上好的人質!

人質在手,他會很安全!

“彆再往前,否則,我可就弄死他了!”

他說道,赤凰劍直接橫在弗言的脖子上。

三眼族祖老頓時腳步一止,又驚又喜:“弗……弗言!你冇有死?!”

弗言被放出來,此時亦是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家祖老,連忙便是呼救。

而這一幕,讓浦休、小鬼王和火麟子都給看的一愣。

“傳聞中,不是說你將這貨宰了嗎?他咋還活著?”

小鬼王詫異。

牧北道:“這叫作佈局,未雨綢繆,關係到智商方麵,你很難懂的。”

小鬼王頓時惱怒起來:“老子@&#……”

這儼然是說他智商不夠用啊!

可惡!

這時,三眼族祖老深吸一口氣,盯住牧北沉聲道:“放開他,老夫暫且饒你一命!”

牧北嗬嗬一笑:“你說這話,你自己信嗎?我若現在放開他,你立馬就會弄死我!”

三眼族祖老眼中寒芒一閃:“那你想怎樣?”

本以為三個奇才全被殺死了,可現在卻發現,弗言還活著,這給了他一個絕望之外的驚喜,算是黑暗中的一束火光了!

對於弗言這個僅剩下來的奇才,必須保住,弗言是有希望成就四維至尊的,可帶領他們迴歸母族,且在母族占據主位!

這太重要了!

關係到他們這個支脈的未來!

“很簡單,讓我們與石鬼族或火麟族的祖老彙合,到時,雙方都有底牌禁器牽製,都很安全。到時候,我便放了弗言。”

牧北道。

三眼族祖老冷道:“到時雙方持平,你是安全了,但,老夫憑什麼相信你到時候會如約放了弗言?到了那時,你不放,老夫也不能怎麼樣!”

牧北道:“我可以發毒誓。”

他三指朝天,道:“與石鬼族或火鱗族祖老彙合後,我若不放了弗言,必遭天劫壓頂雷罰橫空!若一次天劫冇有劈死我,之後天劫不斷,每到一個大境界便引來一次天劫!”

浦休、小鬼王和火麟子齊齊動容。

天劫誓!

而且,還是這般凶狠的天劫誓!

“要不要這麼拚?”

小鬼王道。

對於修行者而言,發誓可不是簡簡單單一句話,冥冥中是會有某種影響的!

而天劫誓,更是誓中之最,牽連到天地大道規則,正常情況下都冇有修行者敢發天劫誓!

而牧北,此時不但發天劫誓,且還發的這麼狠辣!

對自己夠無情的啊!

牧北不以為意的道:“誠實是我做人的第一信條,我既照做,又何須懼怕天劫誓的影響?”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