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八十一章 劍名原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八十一章 劍名原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洞府裡岔道極多,加之光線不是很亮,走在其中,時不時倒容易迷路。

大概一個時辰後,前方出現一座石室。

牧北走進去,裡麵有幾個木架,盛放著一些瓶瓶罐罐,表麵滿是灰塵。

他拍掉灰塵,而後發現,這些瓶瓶罐罐裡竟都是裝著丹藥。

不過,這些丹藥大部分已發黴,隻剩下一瓶儲存的比較完好,上麵寫有【融元丹】三個大字。

牧北扒開瓶塞,頓時間,一股濃鬱的藥香和靈氣撲麵而出。

其中有三十顆拇指蓋大小的丹丸,丹丸表麵有紫白色紋烙。

“賺了!”

他眼中劃過一抹光亮。

參悟藥典這麼久,他自然知道融元丹,四品寶丹,對合一境的武者有著難以想象的作用。

修為到了合一境,需使淬鍊後的皮肉、骨骼與血氣再進行契合融洽,這個過程非常艱難。

而這融元丹,便是為此境的修煉而生,可使這個境界走的既順暢又穩健!

他距離合一境已經冇有多遠,如今有了這融元丹,便可解決接下來合一境時的修煉所需!

普通合一境修士,三顆融元丹足以,他修一劍絕世,消耗必定會多,但三十顆也足夠了!

“交出來!”

一道聲音響起,兩個青年走了進來。

兩個青年容貌極其相似,一個身著紫衣,一個身著金袍,高高在上的看著牧北。

牧北掃了眼兩人,收起融元丹朝外走去。

紫衣青年豁的動手,一拳轟向牧北麵門。

拳式淩厲逼人,儼然是一宗強橫的拳技。

牧北持檮杌劍,一個疾刺點在對方眉心。

血水頃刻流出。

紫衣青年拳頭還在半空,身軀頓時僵住。

他能感覺到抵在眉心的劍的鋒利,隻要牧北一用力,瞬間可貫穿他頭顱。

一時間,他不敢亂動了。

金袍青年臉色一沉,看著牧北道:“立刻放了他!”

牧北看向他,持劍的手朝前輕輕一頂,劍尖頓時冇入紫衣青年眉心小半寸,血水嗤的迸濺。

金袍青年臉色變得森寒,死死盯著牧北:“你可知我等是誰?魏國皇子!你這是在找死!”

牧北看著他:“服個軟求個饒,我或許會留情,威脅我?”

他持劍的手又朝前輕輕一頂。

嗤!

大片血水從紫衣青年眉心溢位,令的紫衣青年麵露恐懼。

金袍青年麵孔猙獰起來:“我發誓,你若敢殺他,我必殺光你全家!”

牧北持著檮杌劍猛的朝前一推,噗的一聲,紫衣青年的頭顱被貫穿。

“二弟!”金袍青年嘶吼,近乎發狂的盯著牧北:“你該死!你……”

牧北疾步而上,瞬空斬施展開來,一瞬間割下對方頭顱。

他將兩人的納戒拔下,意念先後探入,共發現一百多塊二品上等靈石、幾株靈藥、幾件不錯的兵器以及數百萬銀票。

總的來說,價值不俗。

他離開石室,繼續往洞府深處走去,途中看到了幾具屍體,儼然是爭奪寶物時被人殺死。

他往前走,而後,洞府內的其它岔道漸漸開始朝著同一方向彙聚,最終彙聚到一條道上。

沿著這條唯一府道,大約半個時辰後,他走到儘頭,前方橫著兩扇巨大石門。

石門高丈許,重若萬斤,附近圍了不少人,相互間保持著警惕。

與此同時,有人在全力轟擊這石門,想將之打開。

咚咚咚!

一次又一次的撞擊,終於,兩扇石門被強行轟開。

一行人魚貫而入。

牧北也踏入其中,就見著,石門後是一片非常寬敞的空間,足有數百個平方。

這片空間正中心處躺著一具枯骨,不知已經死去了多少年。

枯骨旁邊,一塊拳頭大小的光團漂浮在距離地麵五尺位置的空中,熠熠生輝。

“道源!”

三個老者突然出現。

“長老!”

有洞天弟子驚呼道。

這使得六大國的一些青年動容,這三人竟是洞天大教的長老!

三個老者死死盯著光團,他們本是此次洞府曆練的監視者,卻不想府裡居然發現了這等神物。

而這時,牧北的臉色變了,他體內的神劍此時竟自行抖動起來,似在催促他將那光團取過來。

嗖嗖嗖!

三個老者同時衝向那道光團,且,各自朝著另外兩人動手。

三股狂暴的氣刃席捲開來,光暈灼灼,似可輕易割裂空氣。

內氣出體,元道強者!

其中一個紫袍老者靠到近前,手心壓到光團上。

然而,還未等他露出激動的表情,便就被一股無形力道震飛十數丈遠,有血水從口中流出。

另外兩個老者動容,相繼停下來,一瞬不瞬的盯著那光團。

其中一個黑袍老者掃了眼枯骨,沉聲道:“想來這就是當初的洞府之主了,建立這座洞府,應該就是在這裡發現了道源,想將之收為己用,可惜冇成功。”

“古籍記載,道源乃大道精華,常人難以降服,果真不假!”

旁邊的黃袍老者道。

紫袍老者已經走回來,死死盯著那道源,卻是冇有再出手。

剛纔那下,他被傷的不輕。

見著三個元道強者都停了下來,其餘人更是不敢輕舉妄動。

畢竟,剛纔那個元道級的紫袍老者隻是碰了下道源,便遭了重創,他們上去,估計會死。

這片空間隨著寂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團道源上。

便是這時,一道身影衝了出來,衝向道源。

正是牧北!

牧北速度極快,刹那間便衝到近前,一把將道源抓到手中。

而後,拔腿便跑。

眾人齊齊怔住,元道強者都無法觸碰的道源,竟被一個養氣境武者如抓皮球般握到手中!

“快追!”

不知是誰喊了聲,眾人一窩蜂的追出去。

牧北已經跑出數百米,手中的道源如水般冇入他體內,轉眼便被體內的九色異劍吸進去。

這很詭異,但此刻牧北卻是壓根冇功夫去在意這等詭異,後麵有一大群人正朝著他追來!

其中甚至有三個元道強者!

三個元道強者速度快的嚇人,最多再有十個呼吸就能追上他。

這等情況,他哪有時間考慮其它,直接將風行九轉施到極限。

“少年,進來。”

就在這時,一道女子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

牧北動容,誰在說話?!

這個念頭剛生出,他身畔的空間突然如水紋般波動起來,直接將他捲了進去。

“人呢?!”

三個老者追到這裡,眼睜睜看著牧北突然消失在視野中。

“找!”

三人相繼散開。

……

視野漆黑如墨,牧北感覺雙目宛若失明瞭一般,什麼也看不到。

下一刻,當眼中有了些許光亮,他掃視四周,周圍一切全變了。

放眼望去,他現在已經不是在洞府,而是處在一片無垠荒漠中。

不遠處,一柄巨劍懸浮於空,約有九丈,密集的古紋橫呈劍表,仿似天地初開時便存在的般。

牧北變色,眼前這柄巨劍與他體內的九色神劍,除了尺寸不一樣外,其它地方冇有任何區彆。

這是怎麼回事?!

這片荒漠又究竟是什麼地方?!

他之前明明是在那處洞府內,怎麼突然出現在了這片荒漠中?!

“感覺如何?”

之前的那道女聲再次響起。

前方,一個女子忽而出現。

女子白衣素裹,飄飄若仙,坐在巨劍的劍柄邊緣,淺笑安然。

牧北頓時怔住,眼前這個女子太美了,美的不講道理,他竟是找不出任何詞語來形容。

傾國傾城?

閉月羞花?

不夠!

甚至,他覺得以這等詞語來形容這個女子的容貌,是一種侮辱。

他還從不曾見過這般漂亮的女子!

夢裡都未曾見過!

不過,他很快便回過神,警惕的看著對方:“你是誰?!”

突然出現在這片荒漠中,一柄巨劍懸浮於空,又出現這麼個白衣女子,這一切都顯得很詭異。

他無法理解,所以自然不能大意。

“開場白略顯老套。”白衣女子看著他:“此番心情尚可,除我是誰外,解你三個疑惑,問吧。”

牧北依舊保持警惕,頓了頓道:“這片荒漠是怎麼回事?”

“劍內空間。”

白衣女子道。

牧北動容,這片荒漠,是他體內那柄異劍內蘊的空間?

這實在是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這柄巨劍又是怎麼回事?”

沉默了下,他道出第二個疑惑。

“你體內的劍,於這片空間所生的實質化投影。”

白衣女子道。

牧北怔了一瞬便明白過來,簡單來說就是,這巨劍和這荒漠,都是因他體內的異劍所形成。

“我體內那柄劍是什麼劍?”

他又問道。

這纔是他真正最在意的問題。

體內那柄劍實在太不尋常了。

“原始劍。”

白衣女子道。

“其它呢?”

牧北追問。

白衣女子自上而下的看著他,淺笑道:“三個問題已過。”

牧北:“……”

……

ps:今天的第五更送上,希望小夥伴們看的愉快啊!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