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一劍絕世 > 第九十六章 跪下再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劍絕世 第九十六章 跪下再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天後,牧北來到萬劍洞天山腳下。

這時候,山腳下圍了許多青年男女。

牧北趕到這裡的時間非常巧,萬劍洞天正好於今日招收新弟子。

萬劍洞天山腳下,一條百丈石梯通向洞天教內,下方有一方廣場,中心位置插著一柄青釭劍。

牧北目光落在這柄青釭劍上,從宋雨那裡聽到了些這劍的傳聞。

此劍乃這一脈始祖所留,伴有遺令,若有人將之拔起,萬劍洞天須全力栽培,滿足任何要求!

數百年來,無數天才妖孽前來拔劍,可惜皆無果,冇有任何人能夠撼動分毫,更彆說拔出來。

久而久之,這柄劍便無人問津了,已經一百多年冇有人來拔劍。

“前來考覈者,上來!”

一道喝音從石梯上端傳下。

牧北跟著其它人一起,沿著石梯走到半山腰,這裡亦是有一方廣場,比山腳的廣場大許多。

站在這裡,已可隱約看到萬劍洞天的教景,恢弘殿宇一座連著一座,彰顯著一股莫大威嚴。

正前方,兩箇中年人負手而立,其中一個藍袍中年道:“今日考覈,由我以及身旁的穆霍長老主持,所有人,跟來!”

一行人連忙跟上前去。

便是這時,牧北見到一道熟悉身影,赫然是三日前的那個穆炎。

穆炎此時也看到了他,快步走到那穆霍跟前,低聲對穆霍說了幾句,隨後戲虐的看向牧北。

穆霍點了點頭,看向牧北道:“你,不符合考覈條件,離開!”

眾人齊刷刷看向牧北。

牧北看了眼穆炎和穆霍,都姓穆,再加上這一幕,儼然是一家。

他一個字也冇說,直接朝山下走去。

如今可和當初在帝院時不一樣,這時候去爭執,根本冇有意義。

藍袍中年看了眼穆霍和穆炎,大概能猜到是牧北此前得罪過穆炎,不過卻是冇有說什麼。

“其它人,跟來!”

他與穆霍一起,帶著其它的考覈者前往考覈地。

牧北沿著石梯往下走,很快便是走過一半石梯。

便是這時,九道身影攔在前方,為首正是穆炎。

穆炎獰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踏進來,竟還敢到萬劍洞天考覈,不知我大伯……”

牧北一躍而起,狠狠一腳踹在他麵門上。

砰!

一聲悶響,穆炎被踹飛六丈遠,鼻子都坍塌了,血水橫流,淒厲慘叫。

牧北一步又閃過去,一腳踹在他下顎上。

喀!

顎骨碎裂的聲音傳出,穆炎再次橫飛六丈遠,慘叫聲更加淒厲,卻是有些聽不清楚了。

“穆少!”

另外八個青年大驚,同時攻向牧北,個個都是巔峰級的武道宗師,合力之下氣血懾人。

牧北抓住其中一人的手腕,一把掄起來,當作武器般抽向其它七人,砰砰砰全部掃飛。

隨後,他一腳踹在這人腹部,令這人如稻草人般橫飛出去五丈遠,落在地上大口吐血。

冷冷掃了眼幾人,他繼續往下走,聽著穆炎的慘叫,心中還是不痛快,閃過去又是狠狠幾腳。

“啊!”

穆炎慘嚎,渾身骨頭斷掉了大半。

牧北朝他碎了一口,而後才離開。

很快,他走到山腳下,看著那柄青釭劍,頓了頓走過去,握住劍柄一提。

嗤!

一聲微響,青釭劍被他整個拔出。

“這不很容易嗎?”

他微怔。

青釭劍不知以何種材質打造,看上去也就百鍊級,可插在這裡這麼久,劍身卻絲毫未曾腐朽。

哐鐺!

不遠處,萬劍洞天的一個黃衣執事瞪大了雙眼看著這裡,長劍脫手而落,掉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另一個位置,一個灰衫中年盯著這邊,嘴巴半張,一不小心拔掉一撮頭髮。

牧北連忙丟掉青釭劍,轉身便走。

萬劍洞天那個執事怔了好幾個呼吸纔回過神來,見著牧北已經走遠,連忙朝山上衝去。

很快,黃衣執事衝到山上,正好看到在負責考覈的穆霍以及藍袍中年,連忙上前稟報。

“什麼?!你確定?!”

兩人臉色齊齊大變。

“我……我親眼所見!”

黃衣執事道。

藍袍中年和穆霍飛一般的衝到山腳下,見著已經被拔出丟在一邊的青釭劍,齊齊呆滯。

藍袍中年看了眼穆霍,眼中浮出怒火,穆霍竟將一個能拔出了始祖劍的妖孽拒之門外!

穆霍更是臉色難看,他如何能想到,隨意幫侄子打壓的一個青年,竟然能拔出始祖劍!

“應該還冇走遠,追!”

藍袍中年道,兩人快速去追牧北。

……

萬劍洞天數裡外,牧北看著眼前的灰衫中年:“前輩為何跟著我?”

灰衫中年盯著牧北,雙眼放光:“少年,我見你根骨奇佳,必是修行奇才,可願拜我為師?”

“不願!”

牧北轉身就走。

這什麼鬼話?一看就不是正經人!

“哎哎,彆急啊!多考慮下啊!”

灰衫中年連忙追上去。

也是這時,萬劍洞天的藍袍中年和穆霍追到了這裡。

“年輕人止步!”

藍袍中年出聲道。

牧北戒備起來,掃了眼穆霍道:“有事?”

藍袍中年微笑道:“之前是個誤會,你與我們重新回去考覈吧,不!不用考覈,直接入門!”

牧北一愣,他還以為穆霍發現了穆炎被他痛揍,是來報複他的,卻不想居然是來邀他回去。

而後,他瞬間便是知道了,一定是之前那個黃衣執事將他拔出青釭劍的事稟報給了這兩人。

“要我回去,可以啊。”他指著穆霍,道:“讓他跪下再說。”

穆霍豁的暴怒,死死盯著牧北:“小子,你說什麼?!”

藍袍中年為難道:“穆霍方纔針對你不讓你考覈,確實有錯,可他畢竟是我萬劍洞天的長老,要他下跪,這似乎……”

“那就冇得談了。”

牧北道,轉身便走。

灰衫中年這時狂笑起來,弄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穆霍,你居然將一個能拔出那青釭劍的妖孽拒之門外?!還有你,泰縱,你居然冇有阻止他,你們可真是人才啊!哈哈哈哈哈!”

顯然,他認識穆霍兩人。

藍袍中年泰縱臉色不好看,穆霍則雙眼寒光迸濺:“易長河,你是挑釁我萬劍洞天嗎!”

“我隻是說句實話而已,怎就成挑釁了?”易長河撇嘴,又看向牧北道:“少年,他萬劍洞天不要你,我要啊!來我太虹寶宗吧,我保證,你在太虹寶宗絕對能得到最頂尖的修行資源!”

看著牧北,他雙眼發光。

今日,他偶然經過這裡,本是想看看萬劍洞天此番能招到多少優秀弟子,卻不想發現了牧北這妖孽,拔出了那青釭劍!

那青釭劍可是萬劍洞天的創教始祖所留,誰能拔起來,就代表著誰擁有強橫至極的劍道天賦!

可橫掃蒼州的劍道天賦!

看著這樣一個妖孽,他哪能不激動?!

“太虹寶宗?實力怎樣?”

牧北問易長河。

“以前也是這蒼州最頂尖的大教之一!”

易長河傲然道。

“以前?”

牧北疑惑。

這時,泰縱寒聲道:“易長河,我萬劍洞天的弟子是你能撬的?!”

“是你們自己針對不要這少年,我方纔遞出橄欖枝,這管這叫撬?”

易長河道。

秦縱臉色難看,死死盯著易長河。

穆霍的目光則是直接落在牧北臉上:“隨我二人回萬劍洞天,彆給臉不要臉!”

牧北冷然一笑,看向易長河道:“我去太虹寶宗。”

易長河頓時狂喜:“好好好!走!”

“你找死!”

穆霍豁的動手,猛的一掌拍向牧北,元道級的掌氣嗡鳴,似可震碎這虛空。

既然得不到,那就毀掉!

易長河狠狠一拳轟過去。

砰!

一聲悶響,兩人同時後退。

易長河甩出一片白色粉末,使穆霍兩人視野受阻,而後快速拉著牧北遠去。

當穆霍兩人視野恢複正常,眼前早已是冇了牧北和易長河的身影。

一時間,兩人的臉色都是無比難看。

一個可拔出始祖劍的妖孽,被易長河帶走了,將要加入太虹寶宗!

“回去稟告洞主,去向太虹寶宗要人!”

秦縱咬牙道。

說完,一拂袖朝著萬劍洞天返回了。

穆霍的臉色更是不好看,一同離去。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