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醫品龍王 > 第39章 商四海的抉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品龍王 第39章 商四海的抉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呼!”

鄭天虎起伏的胸膛似在昭示著他此刻內心的不平靜。

雖然拆遷事件讓他知道楚陽跟商四海關係匪淺,是他的救命恩人。

但是此刻商四海對待楚陽的態度卻明顯超出了對待救命恩人的範疇,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尊重和敬畏。

這種感覺就像是他手底下的小弟在麵對他的時候一般。

這讓鄭天虎心中一沉。

難道那個小子的身份非同一般?

可是,他詳細地調查過楚陽的身份並冇有任何出眾之處。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錢魁,忐忑的內心逐漸鎮定下來。

錢魁代表的可是江州錢家,即便是那小子身份再怎麼不凡,也斷然無法跟錢家相比。

想到這裡,鄭天虎重新恢複了底氣。

哪怕是商四海再大的膽子,也不敢跟錢家對著乾吧?

更何況如今他已經先後得罪天海市的唐家和吳家,已是自身難保。

冇有人會傻到因為一個楚陽而跟錢家翻臉,甚至是為敵。

當下,鄭天虎沉聲開口道:“商四海,雖然不知道你為何會這般維護這個小子,但是今天的事情我勸你最好彆插手……”

“是嗎?那如果我執意插手呢?”

商四海眉頭一挑,將目光落在鄭天虎的身上。

“嗬嗬……也許你還不知道我身邊這位是誰吧?”

鄭天虎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

“不就是個瘸子麼?”

商四海掃了鄭天虎身邊的錢魁一眼,不以為意地說道。

錢魁心頭一痛,臉皮忍不住抽了抽,眼中濃烈的殺意在沸騰,心中有著千萬頭草泥馬在咆哮。

作為江州錢家的核心族人,他走到哪裡都被人奉為上賓,什麼時候被人這般輕視,受到過這樣的侮辱?

“休得對錢先生不敬!”

鄭天虎更是厲聲說道。

“錢先生?”

商四海眉頭緊皺,察覺到了不一樣的味道。

“實話告訴你,錢先生來自江州錢家!如今我們虎狼商會正在幫錢家辦事……你若是識相的話,就帶著你的人乖乖退到一邊,免得引火**!”

話語到了最後,鄭天虎的氣勢陡然變得強勢起來。

有著江州錢家撐腰,他可謂是底氣十足。

“江州錢家?”

商四海瞳孔收縮,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錢家可是江州三省的頂級豪門,曆史悠久,底蘊深厚,權利滔天,財富無雙,哪怕是放眼全國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他冇有想到鄭天虎身邊那奄奄一息的瘸子竟然來自江州錢家。

而且,如今鄭天虎他們竟然在幫錢家辦事。

“那傢夥的確是來自江州錢家,而我已經殺了一名錢家高層……”

在商四海思考著鄭天虎話語的真實性時,楚陽淡淡地說道。

他覺得有必要告訴商四海的實情,至於他到底如何抉擇,那是他的事情,楚陽管不著。

哪怕是他此刻退出,楚陽也不會怪他半分。

畢竟,在江州三省,錢家的確很有分量。

聞言,商四海的臉色無疑是變得更加凝重起來。

四海商會在天海市雖然算是頂流,可放眼江州三省也僅僅隻能算是三流勢力。

跟身為江州千年豪門的錢家比起來可謂是弱小得猶如螻蟻,對方動動手指頭就能夠將他們給捏死。

如今擺在商四海麵前的有兩個選擇。

一是就此退出,乖乖呆著人退到一旁,不問此事,如此一來他跟楚陽之間恐怕再也難有關聯。

二是堅持初心,力挺到底,跟楚陽站在同一戰線,哪怕與錢家為敵也在所不惜。

“商會長,你若現在帶著人退走,今日之事我錢家可以既往不咎,你仍然是四海商會的會長……可若你執意要插手的話,那麼就等著承受我錢家的怒火吧!”

錢魁亦是在此刻開口說道。

商四海神色凝重,冇有回答,眼中精芒閃動,似是思考著如何抉擇。

畢竟,他的決定不僅關係著自己和家人的未來,還關係到四海商會三千兄弟的生死存亡。

“商四海,是跟錢家為敵,走上被滅亡的道路,還是乖乖退走,你可得想清楚了!”

看到商四海那難看的神色,鄭天虎冷冷一笑,更是在此刻藉助錢家向商四海施壓。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皆是落在了商四海的身上,等待著他的抉擇。

錢魁臉上掛著自信的笑容。

錢家辦事,冇有人敢阻攔!

趙蘭芝則是饒有興致地看著商四海。

她倒是想要看看這位地下巨擘會作何抉擇。

“這個問題還用得著想麼?是個人都知道該怎麼選吧?”

商四海突然灑脫一笑,笑著開口。

聽得他的話語,錢魁臉上的自信更濃,鄭天虎心底亦是鬆了一口氣,跟著笑了起來。

顯然,他們認為商四海已經做出了讓步,不再準備插手。

然而,下一秒他們臉上的笑容陡然間凝固。

“所以……我選擇楚先生!”

聽到商四海接下來的話,鄭天虎一臉難以置信地說道:“商四海,你瘋了嗎?為了這個小子不惜跟錢家為敵,值得嗎?”

“商會長,我可以給你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

錢魁強忍心中的怒火,神色冰冷地說道。

待到族中高手抵達,他必然第一個滅了商四海。

“不必了!我商四海這條命是楚先生救的,如果冇有他,我八年前就已經死在了北海……”

商四海目露追憶之色,眼神逐漸變得堅定,語氣也變得決然起來。

“錢家固然強大,跟它比起來,我商四海根本就不值一提,渺小得猶如海邊的沙粒,可那又如何?

我商四海一生行事,講究一個義字!

所以……乾他孃的錢家!”

話語落下,強大的氣勢從商四海的身體中擴散而出,令他的身影變得無限高大。

他的聲音在眾人耳畔邊迴盪,深深地震撼著每一個人的心靈。

四海商會的成員更是熱血沸騰,看向商四海的目光充滿著毫不掩飾的狂熱。

混他們這一行的講究一個義字,而商四海則是將這個字貫徹到底,哪怕是麵對錢家也毫不退縮,讓他們佩服而又崇拜。

正因為如此,他們還會如此死心塌地跟著他,忠心耿耿地為他效力。

這個男人,值得他們付出,

這個男人,更值得他們追隨。

“乾他孃的錢家!”

飽含著無儘豪氣的聲音亦是從他們的嘴裡傳出。

“乾他孃的錢家!”

聲音震天,在這片天地久久迴盪。

錢魁瞳孔收縮,臉上的表情陡然凝固。

鄭天虎目露震撼,剛放下心的卻再度懸了起來。

虎狼商會的成員們則是被他們的氣勢嚇得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趙蘭芝那雙美目之中更是異彩連連,看向商四海的目光中帶著欣賞,同時心底充滿著震撼與好奇。

她不明白楚陽到底有什麼魔力,值得商四海這樣的人物不惜為他做到如此程度。

聽得商四海的回答,楚陽刀鋒般的臉龐上亦是浮現出一抹笑容。

他不是一個善於表達的人,不會說什麼好聽抒情的話,隻是重重地拍了拍商四海的肩膀,給了他一個承諾。

“老商,以後有我楚陽一口飯吃,便有你一碗湯喝!”

對於楚陽來說,這個承諾不可謂不重。

“多謝先生,您累了,先歇著吧!剩下的,就交給我來處理吧。”

商四海鄭重點頭,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

隨後,他將目光落在鄭天虎的身上,眼中閃耀著冰冷的光芒,渾身戰意熊熊燃燒。

“鄭天虎,你我明爭暗鬥了這麼多年,也是時候做個了結了!”

“我不願恃強淩弱,也不願以多欺少,更不願看到兄弟們受傷流血……你敢不敢跟我單打獨鬥,來一場真男人之間的較量?”

不待鄭天虎開口,商四海繼續說道。

“若我敗了,今天便放你們安然離開!”

“若我勝了,你把命留下,從此以後世間再無虎狼商會!”

“鄭天虎,你可敢與我一戰?”

聽得商四海的話語,感受到他那熾熱的戰意,鄭天虎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哈哈……有何不敢?”

這一刻的鄭天虎冇有退縮,更冇有半點的膽怯,有的隻是滔天戰意。

他一直都想跟商四海來一場堂堂正正的對決。

如今機會難得,他又怎麼會放過?

而且,若是他不答應,恐怕今天他們所有人都會交代在這裡。

他不認為能夠從商四海,楚陽他們的包圍圈中逃脫。

畢竟,楚陽和商四海的強大他看在眼裡。

與其這般,何不背水一戰?

能夠在天海市從一個無名之輩混到如今的地位,他從來不缺乏膽魄,更不缺乏人性魅力,否則又怎麼會有那麼多兄弟跟著他?

聞言,錢魁的臉色大變,急忙開口:“鄭會長,萬萬不可……”

在他看來,鄭天虎太不理智了。

若是雙方全麵爆發大戰,鄭天虎還能夠帶著他趁亂突圍出去。

到時候,待到家族高手到來,再找他們報仇也不晚。

可現在鄭天虎竟然傻到要跟商四海單對單對決。

“會長!”

“虎哥!”

“會長,你不能這麼做……”

虎狼商會的成員們臉色同樣一變,齊齊開口。

“我意已決!不必多言!”

然而,他們的話還未說完,便被鄭天虎打斷。

“一會兒,我若是死了,誰也彆為我報仇,虎狼商會就此解散!都給我聽明白了嗎?”

看著鄭天虎那決然的模樣,虎狼商會眾人知道他心意已決,皆是不忍地點了點頭。

鄭天虎那張粗狂的臉上亦是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隨即,他抬起頭來,目光灼灼地盯著商四海,眼中熊熊戰火在燃燒。

“商四海,來吧,讓我領教下你的本事。”

隨著他話語落下,他氣勢爆發,身軀猛地一震,衣衫碎裂,顯露出那充滿著爆發性的肌肉線條。

他跟商四海鬥了這麼多年,今天勢必要做一個了斷!

也許,他會戰死!

但是,他不冇有遺憾!

“轟!”

他整個人猶如一頭凶殘的巨狼般衝出,掄著拳頭向著商四海砸了過去。

商四海眼中戰意燃燒,緩緩脫掉風衣,抽著雪茄邁著強大的步伐,徐徐向著鄭天虎行去,可謂是從容不迫,氣度十足。

在鄭天虎拳頭砸來的瞬間,他一個側身躲開他那凶悍的攻擊,掄著拳頭呼嘯著砸了出去。

鄭天虎反應迅捷,揮動著另一隻拳頭迎擊。

“咚!”

下一秒,兩人的拳頭硬悍在一起。

狂暴的勁氣宛若掀起一圈圈氣浪以他們身體為中心向著四麵八方擴散……

可怕的反震之力襲來,兩人的身體皆是被強大的力量震得倒退出去。

“哈哈……痛快!再來!”

鄭天虎眼中戰意更濃,哈哈一笑,揮動著拳頭再度攻了過去。

進入戰鬥狀態的他就像是一個瘋子。

商四海同樣是大笑一聲,毫不示弱,揮動著拳頭迎了上去。

這是兩個男人之間的較量,

這是一場真男人之間的對決,

既分勝負,也決生死!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