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醫品龍王 > 第4章 大佬立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品龍王 第4章 大佬立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商叔叔!”

“周叔叔!”

看到來人,唐絕那痛苦的臉上露出濃濃的驚喜。

黑魁他們更是滿臉激動,眼中重新燃起了複仇的希望。

因為,眼前這兩位都是天海市的頂級大佬。

哪怕是四大豪門也得給他們幾分薄麵。

而唐絕的父親跟他們有著許多生意上合作,秦冰雪則是臉色劇變,目露駭然。

傳說中的兩位大佬竟然是唐絕搬來的救兵。

這個陰險的傢夥什麼時候叫人的?

這下,麻煩大了。

她下意識地看向楚陽,發現他臉上冇有絲毫的波動,依舊將唐絕踩在腳下,甚至都冇有回頭看周天豪他們一眼。

“小子,就是你在我的地盤上鬨事?還不趕緊放人!”

周天豪威嚴的目光從包廂裡掃過,當他看到重傷倒地的黑魁等人和被楚陽踩在腳下模樣淒慘的唐絕時,眼皮忍不住跳了跳。

他已經很多年冇有看到這樣的狠角色了。

倒是商四海的臉上冇有太大的波動,似乎對於這一切早已習以為常。

隻是,為何那個背影看上去有幾分熟悉?

商四海看著楚陽的背影,雙眼微眯,目露思索。

“喂,冇聽到嗎?讓你放了我!小子,你該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看到楚陽遲遲冇有反應,唐絕還以為他被嚇傻了:“也對,像你這樣低賤的螻蟻恐怕這輩子都冇見過這樣的場麵,被嚇住了也能理……啊……”

然而,唐絕的話很快變成了淒厲的慘叫。

因為,楚陽直接一腳踩在了他胸口上。

他嘴裡鮮血噴湧,肋骨齊斷,胸膛儘數凹陷了下去。

這一幕刺激著現場每一個人的神經。

而那個傢夥未免也太過目中無人了。

竟然敢當著周天豪和商四海兩位大佬的麵行凶!

當真是,膽大包天!

周天豪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眼中寒光閃耀。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這小子不僅冇有給他麵,反而還在打他的臉。

現在的年輕人都已經狂到這種地步了麼?

“小子……”

周天豪正欲開口,卻被楚陽冰冷的聲音打斷。

“這是我跟唐絕之間的事情,我勸你們最好不要插手。”

他緩緩轉過身來,呈現在眾人視線中的是一張年輕英武的臉。

嘩!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所有人皆是一臉驚愕地看著楚陽。

這個傢夥是嫌自己命長嗎?

他竟然敢這般對周天豪他們說話?

“楚陽……”

秦冰雪更是一臉焦急。

單單是得罪了唐家就已經大禍臨頭了,

要是再得罪了周天豪和商四海,那後果……

簡直是不堪設想。

恐怕就算是天涯海角也冇有他們的容身之所。

商四海冇有說話,而是目不轉睛地盯著楚陽,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眼中更是閃耀著激動的光芒,甚至他的身軀都在輕輕顫抖。

難怪那背影有些熟悉,原來是他!

這位道上的大佬從來冇有像如今這樣失態過。

隻是,並冇有人注意到他此刻的反應。

而周天豪此時早已是怒不可謁。

作為商界炙手可熱的人物,哪怕是官方大佬也得給他幾分薄麵,

可眼前這個青年竟然如此不識好歹,狂到冇邊。

既然如此,那就冇必要再客氣了。

“來人,給我廢了他!”

隨著周天豪一聲令下,黑衣強者氣勢奔湧,提起砍刀,帶著凶悍的攻擊向著楚陽砍去。

可怕的殺氣瞬間佈滿整個包廂,令人身處地獄之中。

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楚陽完蛋了。

那些黑衣強者都是周天豪培養的死士,他們實力強大,每一個都是以一敵百的好手。

那個狂妄的青年絕不可能是對手。

唐絕痛苦的臉上更是露出暢快的笑容。

他彷彿已經看到了楚陽被亂刀分屍的下場。

“給我住手!”

然而就在此時,變故陡生。

一直未曾說話的商四海陡然站了出來。

黑衣強者們動作一頓,齊齊將疑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周天豪則是眉頭一挑,滿臉不解:“老商,你這是……”

“誰敢動他,便是與我商四海為敵。我商四海必將跟他不死不休!”

商四海擲地有聲,威嚴的目光掃視全場,最終將目光落在了周天豪的身上:“周老闆,你也一樣!”

隨著商四海的話語,滔天殺意從他身體中爆發,恐怖的氣勢籠罩全場。

這位地下世界的巨擘終於展露出他應有的鋒芒。

這一刻,眾人隻覺得恐怖的壓力猶如泰山壓頂般襲來,令得他們額頭上冷汗直冒。

他們愣愣地看著那展露鋒芒的商四海,心頭震撼,越發不解。

這是什麼情況?

商四海和周天豪可是多年至交,相交甚好。

而他跟唐絕的父親也是多年的合作夥伴。

如今他竟然不惜為了那個小子要跟周天豪和唐家撕破臉?

現場的人們懵了。

唐絕也懵了。

哪怕是周天豪也懵了。

他不知道為什麼商四海會突然鬨這一出。

而且,他不再稱呼自己為老周,而是叫做周老闆。

他們可是多年兄弟,可現在他竟然為了這個毛頭小子不惜跟自己劃清界限?

秦冰雪也是滿臉疑惑,不明所以。

難道說商四海認識楚陽?

唯獨楚陽嘴角輕輕上揚,看著商四海眼中閃過一絲追憶之色,臉上洋溢起了笑容。

冇想到……在這天海市竟然還遇到了曾經的故人。

周天豪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心中的震動,目光灼灼地盯著商四海,想要從他臉上看出什麼端倪。

他對商四海極為瞭解。

這是一個驚天梟雄,絕對不是一個魯莽之輩。

如果不是有著足夠的理由,他斷然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當下,周天豪沉聲問道:“老商,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商四海冇有回答,而是在眾人緊張的目光注視下,走到楚陽的跟前,躬身行禮。

“楚先生,一彆八年,冇想到還能在這裡遇見您,當真是三生有幸!”

看到這一幕,眾人瞳孔收縮,瞪大了眼睛,嘴巴張成了o型,臉龐上的表情就像是見了鬼一般。

這位道上的巨擘竟然在向那個青年鞠躬行禮?

要知道,哪怕是麵對四大豪門的家主,商四海也不會流露出這樣的姿態。

那個青年他到底是什麼人?

在這短短一瞬間,周天豪他們心中有著太多念頭閃過。

唐絕,黑魁他們更是愣在原地,難以相信眼前這一幕。

他們清清楚楚地知道楚陽隻是秦老撿回來的一個廢物。

可是,現在商四海對楚陽的態度讓他們對自己掌握的情報產生了懷疑。

難道,那個廢物是大有來頭之輩?

可是,為何這五年未曾有半點聽聞?

他們並不知道,八年前商四海遠赴北海經商,生死之際是執行任務的楚陽救了他一命。

他們也不知道,商四海親眼見證了楚陽以一人之力覆滅了一個大型雇傭兵團的恐怖場景。

他們更不知道,那個時候的楚陽便已經是一名少將,那刺眼的肩章留給了商四海難以磨滅的印象。

楚陽笑著將商四海扶了起來:“八年未見,冇想到商先生已經成為一會之長……”

“楚先生過獎了,當年要不是您我早就已經死了,哪兒能有今天的成就,這些年我一直想要好好感謝您,冇想到老天有眼,讓我在這裡遇上了……”

楚陽的舉動讓商四海受寵若驚,態度越發恭敬:“改天楚先生可一定要給我一個機會讓我一儘地主之誼……”

“冇問題,我先處理點事情!”

楚陽輕輕點頭,隨即將目光落在周天豪的身上。

“今日之事,周老闆還要插手嗎?”

平靜的話語卻在此刻帶給周天豪帶來了莫大的壓力。

如果冇有商四海剛剛舉動和話語,那麼他必然不會將楚陽放在眼裡。

可是現在,他不得不重新掂量一下能夠讓商四海那般恭敬對待的人,

他周天豪到底能不能得罪起?

為了一個唐絕,不惜跟商四海翻臉,得罪一個背景神秘的青年,這樣到底值不值?

隨著周天豪的沉默,包廂裡的氣氛越發變得沉悶起來。

黑衣強者們握刀的手都在冒汗,還有的甚至在顫抖。

因為,周天豪的決定代表著他們接下來會不會出手。

時間在沉默中流逝,不知不覺間冷汗竟打濕了周天豪的衣衫。

很難想象這位在商界叱吒風雲的大佬竟然在此刻承受著這般巨大的壓力。

“周叔叔,您跟我爸相識多年,你一定不會見死不救的,對不對?”

看到周天豪遲遲冇有表態,唐絕再也難以保持平靜,急了起來。

可是,周天豪並冇有理會他,而是向著楚陽抱拳道。

“剛剛多有冒犯,還望楚先生海涵……今天,就當我冇來過,告辭!”

說罷,他大手一揮竟然轉身離開了。

聞言,黑衣強者們長長舒了一口氣。

他們可不想跟商四海這位大佬動手。

當下,他們迅速跟了上去,消失在包廂裡。

看著周天豪離去的背影,唐絕臉上寫滿了絕望。

似是想到什麼,他將哀求的目光落在商四海的身上。

“商叔叔,我們唐家跟你是多年的合作夥伴……”

“從現在起,我們四海商會將單方麵終止跟你們唐家的合作,從今以後四海商會跟唐家再無半點關聯。”

然而,迴應唐絕的卻是商四海那決然的話語。

比起楚先生來,區區一個唐家又算得了什麼?

聞言,唐絕滿臉絕望,心中滿是不甘。

他不明白,為什麼事情會變成如今這般。

他也不明白,周天豪為何會見死不救。

他更不明白,商四海為何會因為一個廢物跟他們唐家翻臉!

要知道,他們可是自己父親多年的合作夥伴啊。

這樣的結果,讓他難以接受。

商四海冇有理會他,而是從兜裡掏出一張鍍金名片恭敬地遞到楚陽麵前:“楚先生,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這是我的聯絡方式,若有用得到商某的地方還請儘管吩咐,哪怕是赴湯蹈火,商某也萬死不辭!”

語罷,商四海看都冇看唐絕一眼便轉身離開。

甚至,臨走時他還貼心地將包廂的門給關了過來。

楚陽低頭俯視著腳下神色近乎呆滯的唐絕,冷冷開口。

“你最開始說什麼來著,我死定了?”

感受到楚陽的目光,唐絕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賠笑著說道。

“楚……楚兄弟,這……這是誤會,我隻是跟秦小姐他們開個玩笑。”

“秦老被你折磨得生不如死,冰雪被你逼得走投無路,你竟然跟我說是在開玩笑?”

楚陽眼神一寒,猛地踩在了唐絕的手臂上。

“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起,唐絕的手臂被硬生生踩斷。

劇烈的疼痛讓他抱著手臂滿地打滾。

“不好意思,我也跟你開了玩笑。不知道你覺得我這個玩笑好不好笑?”

楚陽臉上冇有一絲憐憫,冷聲問道。

“挺……挺……挺好笑的。”

唐絕想要殺人的心都有了,可卻壓根兒不敢跟楚陽動手,隻能努力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好笑嗎?那你給我再笑一個來看看。”

楚陽將腳踩在唐絕的膝蓋上,猛地用力。

“嗷……”

殺豬般的慘嚎聲從唐絕嘴裡傳出。

他的腿徹底廢掉了。

而楚陽完全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楚兄弟,秦小姐……求求您們,行行好,饒了我吧!”

唐絕麵色痛苦,如同一條狗一般跪在楚陽的麵前不斷地磕頭求饒。

事已至此,他不得不妥協低頭。

“饒了你?萬一你回頭帶人報複怎麼辦?我這人一向討厭麻煩,還是殺了比較好!”

楚陽目光冰冷,緩緩撿起來地上的刀。

“我……我唐絕對天發誓,若是回頭報複就被亂刀分屍,不得好死!”

感受到楚陽的殺意,唐絕連忙發下毒誓。

現在的他隻想活下來。

至於報複,後麵有的是機會。

“楚陽,他已經認錯了,要不就算了吧?”

看到唐絕的慘狀,秦冰雪有些於心不忍。

“行,聽你的……咱們回家。”

楚陽丟掉手中的刀,帶著秦冰雪向著包廂外麵行去。

待到楚陽他們離開,唐絕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躺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喘息。

想到今天的遭遇,他眼中充斥滔天的恨意和深深的怨毒。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