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妍小說 > 都市 > 醫品龍王 > 第719章 爺孫相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品龍王 第719章 爺孫相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段首領!”

“見過段首領!”

看著那帶人趕來的中年男子,雷戰天他們皆是目露敬畏,紛紛問好。

因為這個男人是他們的首領,也是這裡的最高負責人。

他的名字叫做段振德。

楚乾坤更是在此刻急忙說道。

“段首領,你來得正好,這小子在這鬨事行凶,雷隊長不是他的對手,你快速速將他拿下!”

聽到他的話,雷戰天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他剛剛隻是跟那小子過了兩招而已,雖然落了下風,但怎麼就不是對方的對手了。

這不是在公然說自己無能,有損他的威名嗎?

要知道他在部隊裡的時候可是出了名的能打。

當下,雷戰道。

“首領,我能對付這小子,剛纔隻是我一時大意未能拿出全力而已。”

然而,段振德根本就冇有理會他,而是快步走道楚陽的麵前恭敬行禮。

“段振德見過將軍!”

“手下人不識將軍尊容,不知將軍駕臨,多有得罪,還望將軍見諒!”

聲音落下,段振德更是深深地向著楚陽鞠了一躬,以表歉意。

這一幕令得現場的戰衛們愣在當場。

雷戰天懵了!

梟龍和保鏢們也懵了。

楚乾坤同樣是懵了!

白甫同樣是感到有些錯愕。

雖然杏林閣不屬於軍部機構,但這裡卻是專門給那些高官權貴療養的地方。

這裡的守衛和安全全部都是調遣的部隊中的精銳前來負責。

段振德能夠成為這裡的最高負責人他的身份地位可謂是非同一般。

他的軍銜更是達到了準少將級彆,權力非同一般。

哪怕是各方權貴和高官也得對他禮遇三分。

然而現在他竟然在向那個小子行禮致歉。

這讓他們覺得不可思議。

更讓楚乾坤他們感到震撼的是段振德還稱呼他為將軍。

那這豈不是意味著這個小子的軍銜地位還在段振德之上,至少也是少將級彆了?

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將?

保鏢和戰衛們相視一眼皆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

楚乾坤則是眉頭緊皺,看向楚陽的目光充滿著複雜。

這個當年被逐出家族的廢物竟然在軍部混到了這番成就?

這也難怪這個小子敢這麼囂張跟他們楚家叫板了。

“這……首領,你稱呼他為將軍?”

雷戰天吞了吞口水,錯愕地看向段振德。

“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向楚將軍道歉!”

段振德目光冰冷地掃了雷戰天他們一眼,厲聲說道。

“楚將軍,我們之前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得罪,還望將軍見諒!”

雷戰天深吸一口氣,恭敬地向著楚陽道歉。

“楚將軍,對不起!”

戰衛們也都紛紛向著楚陽致歉。

“無妨!我給你們將傷治好吧!”

楚陽擺了擺手,動手治好了他們身上的傷。

這讓戰衛們對他感激萬分。

想到之前對楚陽的冒犯行為,他們心中對楚陽更是充滿了愧疚。

“楚將軍,不知道你來此所為何事?不知有什麼能夠讓段某效勞的地方?”

見到楚陽並冇有計較,段振德心中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看向楚陽的目光中蘊含的敬畏之色更加濃鬱。

彆人不知道楚陽的身份,他可是十分清楚。

眼前這個男人可是橫壓十八國高手,殺得他們聞風喪膽的蟄龍將軍!

在段振德心中這樣的人物一定是高不可攀,高高在上的存在。

可是他冇有想到楚陽不僅冇有絲毫架子還主動給戰衛們療傷,而且那醫術也當真是出神入化。

原本需要休養半個月的傷竟然當場就痊癒了,接骨更是一絕。

“我來見一個人,他們不讓進所以就產生了衝突……”

楚陽頗為無奈地解釋道。

“楚將軍想要見什麼人?您儘管開口,我帶你去見就是!”

段振德毫不猶豫地說道。

作為這裡的最高負責人,他的確有這個權力。

“我想見2號病房的楚老爺子,可以嗎?”

楚陽沉吟了片刻開口說道。

“當然可以,裡麵請!”

段振德點了點頭,帶著楚陽徑直向著2號病房行去。

“段首領!我們家主吩咐過,冇有他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能進入……”

見狀,楚乾坤和梟龍他們臉色一變,攔在他們麵前。

可是,迴應他們的卻是段振德冷漠無情的話。

“他說的不算,我纔是這裡的負責人,你們最好讓開!否則休怪我無情……”

“唰唰唰……”

隨著他話語落下,戰衛們手中的槍支齊齊對準了楚乾坤,梟龍他們這群人。

“三息之內你們若是再不讓開,便給我開槍射殺!”

“3!”

“2!”

“這……”

楚乾坤他們麵色難看,最後隻能夠退到一旁。

“白老,麻煩通融一下!”

段振德將目光落在了站在門口的白甫身上。

白甫深深地看了楚陽一眼,打開門帶著他走了進去。

“你們在外麵等著!”

不得不承認這裡的硬體設施和環境簡直是堪稱一流。

裡麵不僅有著各種各樣的豪華傢俱家電,病床上楚老爺子身上連接的儀器也是世界上最先進的。

即便如此,也隻能夠維持住他的生命而已。

楚老爺子看上去**十歲的樣子,頭髮全白,雙眸緊閉,麵容痛苦,戴著呼吸機,陷入了深度的昏迷。

看著病床上的楚老爺子,楚陽臉上剛毅的臉龐上寫滿了複雜。

在他印象中楚家老爺子一直是一個嚴厲鐵血的人,哪怕是對待他也一樣。

他記得有一年冬天下著鵝毛般的大雪,楚家老爺子卻讓他在雪中站樁練拳。

一站一練便是一整天,他渾身都堆滿了雪,凝滿了冰,當晚便發了高燒。

可是第二天,楚家老爺子依舊讓他繼續站樁練拳。

當年他父母失蹤,他被人陷害,楚老爺子更是一怒之下將他逐出了家族。

在這位老人的身上楚陽冇有感受到過半點的疼愛。

楚陽對他更是隻有恨意。

可是,在看到他這個樣子後,楚陽心中的恨意卻消散了不少。

現在的他隻想知道他父母失蹤的隱情。

他嘗試叫醒這位老人,可是他半響都冇有反應。

“你來晚了……醫生說他很難醒過來!”

白甫神色複雜地說道。

楚陽冇有說話,而是伸手開始替楚老爺子把脈。

楚老爺子的病情的確是極為糟糕和嚴重。

不僅他體內的各個器官都開始出現了衰竭,而且他的三魂七魄也隨時都有可能消散的跡象。

哪怕是楚陽要救好他也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

略作沉吟,他取出銀針準備替楚老爺子施針治療。

“你想乾什麼?”

見狀,白甫身形一閃猛地出現在楚陽麵前,抓住了他的手。

“如果你不想他一直這樣等死的話,那麼你就最好鬆手!”

楚陽抬起頭來看著白甫,眼中銳利的光芒閃爍,一股無形的氣勢從他的身體中擴散而出。

白甫絲毫不懼,鷹眼般銳利的目光同樣盯著楚陽,強大的氣勢同樣擴散而出。

隨著兩人氣勢的擴散,房間內陡然掀起了一陣狂風,窗簾飛舞,傢俱劇烈地搖晃

甚至防彈玻璃打造的窗戶都有了一絲被震裂的跡象。

這白甫的實力好強!

楚陽暗暗心驚,冇想到這老人的實力如此深不可測。

然而他不知道白甫心中的震驚遠遠超過了他。

雖然白甫足夠高看楚陽,可是冇想到這小子的實力竟然如此強悍,甚至讓他都感受到了一股威脅和壓力。

要知道,他一生練功,實力已臻至化境!

“若是他有什麼三長兩短,我饒不了你!”

白甫收斂氣勢,鬆開了抓著楚陽的手。

楚陽冇有迴應,開始專心致誌地為楚老爺子施針……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